请关注我女儿陈曼遭迫害情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九日】湖北省武汉大法弟子陈曼二零零八年大年初五被恶警绑架,陈曼至今仍被非法关押。陈曼的母亲周玉莲不能自理,失去女儿的照顾,生活完全靠邻居、朋友帮助。以下是周玉莲的公开信:

我是陈曼的母亲周玉莲,今年七十一岁,身体不好,从二零零七年开始,都是我女儿陈曼在家中照顾我的生活。平时我女儿的生活来源主要是给孩子们上补习课。

二零零八年大年初五,我女儿在武昌柴林宾馆开了一个英语补习班,取名冬令营。为了使孩子们在这假期生活得有意义,除补习英语外,还学新三字经,讲真、善、忍,教孩子们做个好人。我女儿陈曼在开课当天就被一群便衣给抓走。我在家里还在苦苦的等候我女儿回来。过了几天才有人告诉我女儿被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给抓走了。

没有任何手续,没有任何法律文书给我们家里。女儿失踪三个月,音讯全无,死活不知。二零零八年五月我们才收到逮捕书。

我睁不开双眼,无法开口说话,吃东西很艰难,行动不便,生活自理很困难。女儿不在家,我的生活完全是靠街坊邻居、朋友们帮助。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一日晚上,我起床上厕所时,双脚发软,摔了一跤,倒在冰冷的地上,动不了,直到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邻居们觉得不对劲,从窗户进来,把我抬起来。

善良的人们,帮帮我吧,大家都是父母所生。父母在最困难的时候是需要儿女们照顾的,需要儿女们帮助的。每个人都有困难的时候。

我女儿从小就是一个好孩子。在读小学时,她的作文就上广播。上初中时,正赶上武汉外国语学校第一次向外招生,她被优先录取了。初中参加国际作文竞赛获得二等奖。参加工作后,她在单位是个好干部。大学任教时,她是一个好老师。

陈曼从小体弱多病,是个药罐子,三天两头住院。在一九九六年她看到别人炼法轮功病都好了,也开始修炼法轮功,结果真的身体全好了,她真的受益了。就因为她炼法轮功病好了,就要被抓、被关,现在还要被判刑!法轮功是一种信仰。宪法不是规定信仰自由吗?

恶警在冬令营一共抓了三个人,从去年二月非法关押至今。二零零八年八月份以来,检察院认为材料不足,先后两次退回给补充材料。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二日,检察院把材料送洪山区法院。通知说三月三号开庭,结果至今没有开庭,也没有结果。按照法律规定属于超期关押应放人。我的女儿陈曼没有干杀人、放火、抢劫、腐化、贪污等违法之事,何罪之有?

恶警为了使冬令营能成为一个“案件”,还背着家长,把当时听课的孩子找去“作证”,告自己父母,这些孩子未成年,有的不满十岁。多邪恶,这对孩子造成什么样的心理负担和留下永生无法抹去的阴影,而这一切确是公安一处的公安人员干的,这是人干的吗?!

写到这我在流泪。将来当我们的孩子长大成人时,知道当时法庭用来判自己母亲有罪的证人是自己在公安胁迫下写的,那给我们的孩子造成的是永远的痛悔和无法弥补的。法官、检察官,所有参与这个案件的,你们想想吧,这比亲手杀人还毒啊!害了我们的孩子。

在国保大队的材料中,“记录”我女儿陈曼于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劳教一年。真实情况是,二零零七年三月,我的女婿张伟杰在上班途中失踪。我的女儿焦急万分,为寻找丈夫到处打听,直到五月份才探听到女婿被“六一零”关押在武汉市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我的女儿去看他。我的女婿偷偷将自己写的申诉信给我女儿,让她帮着寄给人大、检察院和各级政府部门。后来,武汉市江岸区委“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胡绍斌恼羞成怒,说我的女儿把申诉信到处寄,省里、区人大、区委都发了,他们一定要把我的女儿抓起来,要对我女儿劳教三年。

二零零七年六月八日,我女儿再次去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看我女婿,江岸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胡绍斌让谌家矶派出所,以110出警名义将我的女儿强行绑到江岸区谌家矶法教班非法关押。我不明白一一零公安人员为什么不调查我女婿被绑架失踪和后来被非法关押这个事件,却将去探监的陈曼抓起来,是按照哪条法律?一一零出警程序有没有这一条。怎么能按照六一零指使说抓就抓,说关就关,那公安不就成了六一零的看家护院了吗。警察应是维护正义的!警察不是依法维护社会稳定的吗?

我的女儿寄申诉信给人大、检察院和各级政府部门,却受到迫害,这是阻止举报、打击报复举报人。人大,检察机关应该调查一下。

当时我女儿并没有被非法劳教。这回恶警却拿出这个话题,为的是要重判我女儿。二零零七年江岸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胡绍斌就曾说一定要给陈曼办三年劳教。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仇恨我女儿,那么仇恨法轮功。当时他虽然没有得逞,但这回他们又伪造我女儿二零零七年被劳教一年,他们把持这个位子,伪造起来很容易,因为江岸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胡绍斌干过开后门把人送去劳教,当时他把那个人送了几次劳教都没有收,最后他开后门把人送去劳教。二零零七年我们家里、社区、街道派出所都没有收到关于我女儿陈曼被劳教的通知,我女儿陈曼本人也没有收到。那是谁违法了呢?

善良的人们啊!你们看一看,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在牢里被关押了一年多了,他们还要伪造材料进行诬陷,落井下石。我这个老太太如何承受得了这如此的打击。如何想得到啊?我真心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能帮助我们,为了我的苦命的女儿和她年老无助的母亲,放回我的女儿陈曼。

善恶有报。这可不是人说的报复,报复是人在仇恨心态下干的。善恶有报是天理,做好事有好把报,做坏事有恶报。这方面例子太多了。我真心希望你们都能得福报。

陈曼母亲:周玉莲
二零零九年四月五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