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张德明自述八年遭迫害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一日】我叫张德明,是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洗煤厂职工,自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没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是疾病缠身,天天吃药,每年的医药费用得几千元钱,并且随着社会道德下滑。自从修炼法轮大法,我再没吃过一片药,而且身上的疾病一扫而光,一年节省医药费几千元。从此身心健康,家庭和睦。行为上处处以大法弟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大家看到了我的变化,都说“法轮大法好”。大法能改变人,修炼法轮大法的都能变成好人。

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团开始非法迫害法轮功,九九年七月十七日清晨,我到炼功点炼功时,桃东派出所片警高松和几个不知姓名的警察,把我强行拽到派出所,当时我很害怕哆嗦成一团,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高把我带到一间没人的小屋,他说上面要打击法轮功闹事的人,我说你打击坏人我不管,是你的职责,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要打击可不行,他说些其它的话,我就不理他,就这样一个多小时之后才让我回家。

我想从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非浅、家庭和睦,干工作中按师父要求的早来晚走、工作中兢兢业业。同时全国炼法轮功的有一亿多人,为国家节省大批医药费,这么好的功法对国家、社会和家庭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为什么就不让我们炼呢?可能是国家领导不了解实际情况,我应该向国家政府反映情况,于是在七月二十日我去北京上访。

回来后,片警高松经常到家骚扰、恐吓,还强迫我交法轮大法书籍,还要到分局去报到,我单位书记崔树贤、保卫科科长王勇江和副科长张东博,对我和同修阎刻成和郭刚等三人不让回家,进行洗脑迫害。七天后郭刚因不放弃信仰而被单位开除公职,十五天后我俩为了工作和家庭生活,在这种压力下,违背良心写了保证,才让我们上班,每天还得到保卫科报到。

十月份又一轮迫害开始了,江氏流氓集团和共产恶党相互利用,把法轮功非法定为“×教”,逼迫我们与法轮功决裂,并威胁不决裂就不让回家,不决裂就拘留,把我们非法劫持到矿区公安处,后来公安处又把我送回厂里,不让回家继续迫害。厂长王喜福亲自出马和我谈了一上午,在各种压力面前我又一次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尊的事。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四日,我和父母、妻子我们一起来到北京,我们来到天安门广场,在广场讲大法的真相,又被绑架到前门分局进行迫害,因为那天去向政府反映法轮大法真相的人太多,把我们又强行转到石景山体育广场。

那天天好热,气温高达四十度,把我们关押在广场里,不让喝水和上厕所。晚上把我强行带到一个小黑屋,有两恶警问我是从那儿来的,我没有回答,他们连打带骂,他们对其他同修也是这样。第二天我们二十几个人被非法绑架到门头沟看守所,在那儿受尽了折磨。进看守所犯人上来就打,恶警们装着看不见。晚上一个恶警把我叫出去,带到一个屋子里,头一句话就说你是哪地方的,对我连打带骂,不说,我今天就整死你,在这样情况下我说出是哪里人,到北京来反映情况证实大法好来了。就这样,第二天我被七台河驻京办事处的人劫持到驻京办事处,我被他们非法关押在地下室,那里已被非法关押二、三十个同修,两天后,我和同修闫刻成被我单位保卫科副科长张东博、陈清义非法劫持回七台河,非法关押在矿区公安处拘留所。拘留所条件极其恶劣,关押大法弟子的监舍,原是养猪、狗的地方,清理清理,铺上木板,整个监舍潮湿、加上粪便臭味,潮虫床铺下都有,我们三十多名同修被非法关押在这里面。公安处长张克,副处长董占林恶警一起参与迫害,因我们不配合喊口号,就给我们开飞机。刑警王元松问我是否随一起走的,我不说就对我连打带骂,还强行给我灌了两勺精盐。还多次骚扰、恐吓,市公安局610不知姓名的警察审讯,国家安全局几个不知姓名的警察审讯,桃山公安分局李科长和警察审讯,新兴公安分局曹科长和警察审讯,桃东派出所高松和几个不知姓名的警察审讯,新兴派出所刘亚洲和一名恶警,把我强行绑到一个小屋,进屋什么也不说就开打,他俩打累才罢手,还说今天我就来打死你的,我很害怕,后来他们走了,就这样我关押在拘留所三个月,那时候只要一听到铁门响,警车声心就怦怦跳。

我们家因修炼人比较多,被迫害的也很严重,抄家、罚款,再加上伙食费共计一万多元,单位还扣押1600元钱,三个月没有开工资钱,生活没有出路。我父亲张守信,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关押三次,最后在威逼、恐吓,被迫害的旧病复发,回家不久就含冤离开人世。母亲唐少荣,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被非法关押两次,一听到警察如何如何的话,吓得不会走路。我妻子为了向政府反映修炼法轮大法给社会和家庭带来的好处,而被非法关押四个月,女儿被吓得到现在看见警察就害怕。

二零零一年,街道马主任和街道书记赵传贵,来我家说给我们找点活,相信我们能干好。把小区的垃圾包给我们家,当时以为他们真是给我家找活干,就同意了,借了钱买了车,开始三个月没给工资钱,管他们要钱,让我们自己收费,当时没有让我们自己收费,让我们自己收费我们就不干了,收费是很难的,街道收费都很难。我们经济非常紧张,该给的工资钱还不给,在十二月份出了车祸,我才开始清醒明白了,原来他们用这种形势,监视我们一举一动,看我们干的挺好,街道垃圾拉的干干净净,桃山区政府和街道主任利用我们善找到我,让我上电视污蔑诽谤法轮大法、诽谤师父,我拒绝了没有配合他。到现在为止工资钱还没给齐。

二零零三年我市有很多同修被绑架迫害,我和妻子被迫流离在外,市公安局到我家骚扰、威胁、恐吓、蹲坑,连七十多岁的母亲都吓得不敢在家,一天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就连过年的日子里恶警还经常到我家进行恐吓、威胁,还到我儿子的工作单位,以威胁、恐吓的手段要他们说出父母的下落,不说就拘留,还要他在拘留证上签字,好在儿子单位的领导出来说:不准在我们单位把人带走,谁的事你们找谁去,警察灰溜溜的走了,两个孩子回家大哭。

二零零五年我连襟家孩子结婚我去参加婚礼,市公安局知道后,恶警把我连襟带到公安局,对他审了近一个小时,最后连襟胡乱说了我住的地方,才放过他。

善良的人们,我们只是为了信仰真、善、忍,做一个好人,道德高尚的人,面对这场无辜的迫害,请伸出你们正义之手,共同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真心的希望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众生了解真相,明辨是非。愿每个人都看一看《九评共产党》,真正的了解共产党的历史和今天。中共解体是天意,望早日退出共产邪党的一切组织,并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