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应城市部份大法弟子多年来遭迫害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日】

大法弟子褚四春遭迫害真相

褚四春是一九九五年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自从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褚四春和中国大陆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经历了邪恶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褚四春到省政府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希望政府人员能及时明白真相,尽快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七月二十一日派出所非法抄了褚四春的家,抢走了私人物品若干。褚四春从武汉回家后,被派出所的指导员甘文超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八天,强加的罪名是:谣言惑众,破坏社会秩序。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六日,应城市“六一零”、市政府、公、检、法部门密谋绑架了应城市的二十九名大法弟子到邪恶的应城市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非法剥夺学员的人身自由,企图通过精神折磨和谎言宣传强制学员放弃正信,有的学员压力太大被逼疯。操控洗脑班的人是“六一零”及从公、检、法、司抽派的人员。褚四春也被绑架到洗脑班,遭精神摧残两个月,直到洗脑班解散为止。

二零零一年十月的一天,褚四春被当地派出所骗去,在派出所,应城市政保科的詹学华和杨应威对褚四春进行逼供,对褚四春大打出手,左耳当场被詹学华打聋,杨应威从下午四点一直到晚上八点,毒打褚四春四个多小时。

二零零二年三月,褚四春因讲法轮功真相而被恶警绑架。具体实施绑架的是郎君镇委副书记陈春尧、褚四春单位的同事彭忠勇、郎君派出所的刘明芳、冯小飞等人。陈春尧亲自上阵,指使彭忠勇用手机打电话给褚四春,谎称单位有事,将褚四春骗出家门并强行绑架到长江派出所。在长江派出所,首先逼问褚四春的是郎君派出所的指导员裴丹平和副所长刘明芳,他们逼问一下午一无所获后,晚上又换了应城市政保科的周涛和一个叫练友清的警察,他们见问不出什么后就开始体罚褚四春,褚四春不配合,他们就开始打褚四春,练友清当即左右开弓狠狠的打了褚四春两耳光,周涛用拳头猛击褚四春的胳膊,强迫褚四春站军姿,整夜不让褚四春睡觉。褚四春被他们折磨的身心疲惫,神情也有点恍惚。第二天早晨,孝感市的恶警和当时的应城市政保科科长聂么山也来了,他们摆出一副要动大刑的势头恐吓褚四春。当天下午在恶警们的密谋下,褚四春被刘明芳等人送到了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后,又被非法定了两年劳教,先后被劫持到沙洋劳教所和襄北劳教所,由于所谓的手续不全和体检不合格被劳教所拒收,回来后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八月七日,褚四春结束了四个多月的牢狱迫害走出了看守所。回家后邪恶的郎君镇“六一零”主任范志敏,让褚四春第二天就去上班。谁知褚四春因身体摧残太大,当天昏倒在地,摔破了后脑勺。陈春尧和范志敏晚上赶到褚四春家后,见褚四春身体很差,脸色又不好,才没有逼他上班。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奥运前夕,恶警何建设带一帮人非法抄了褚四春的家,抢走mp4等私人物品,并将他绑架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了13天。 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湖北省应城市“六一零”、国保、公安局、东马坊派出所(许自斌、褚红波等)、湖北双环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一起出动,疯狂绑架并非法关押褚四春等三位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又通过编造假材料将他们非法劳教并劫持到湖北省沙洋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迫害褚四春的相关责任人:
应城市陈河镇镇委书记柴望想手机:13508633826、13508699826
应城市陈河镇政法副书记柳红兵
王卫红(职务不详)、周涛(职务不详)

大法弟子向洪新遭迫害真相

向洪新,男,四十多岁,湖北双环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上十一点多钟,应城市公安局原政保科(现国保大队)聂么山、杨应威、新集派出所何忠平等十几人到向洪新家非法抄家,并把向洪新带到化工镇派出所(现在的东马坊派出所)。杨应威非法对向洪新逼供一个晚上,后转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生活费200元。回公司后被调离原工作岗位,由调度员变为办事员,工资每月少拿近百元。

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何忠平打电话到向洪新的单位,要向洪新到派出所,在派出所要向洪新表态不炼法轮功,向洪新因坚持炼功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生活费二百元。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向洪新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生活费二百元,勒索保证金五千元,原新集派出所周崇武打的收条。

因为非法拘留,一九九九年底全厂工资加级,向洪新有二级半没加上。

二零零零年四月中旬,向洪新到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非法拘留二个月,被勒索生活费一千二百元,被勒索保证金五千元(原新集派出所周崇武打的收条)。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向洪新到派出所询问同修被绑架一事,被周涛、何忠平等人非法抄家、非法拘留并被劳教1年,应城市政保科杨应威和双环公司的经警等人把向洪新送到孝感劳教所。在孝感劳教所邪党政委孙某某唆使班长郭志勇逼向洪新骂大法师父,并用木板打向洪新,用打火机烧向洪新的右脚大趾甲,导致向洪新右脚大趾甲溃烂几个月才好。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向洪新因与同修交流修炼体会被绑架到湖北双环化工集团公司的双环宾馆。在那里政保科恶警周涛用脚踢向洪新,原新集派出所刘强用铁衣架上弯钩打向洪新的头,头被打破,鲜血流到地上,恶警们用拖把拖地上的血,向洪新的上衣也被血染红了。随后向洪新被绑架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向洪新绝食抵制迫害二十八天,生命垂危时才被释放。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湖北双环化工集团公司派出所的许自斌伙同当时的安环部部长余鑫明把向洪新骗到公司办公楼内,将向洪新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进行精神摧残。五月八日向洪新才被释放回家。

双环公司擅自以非法劳教为借口解除了与向洪新的劳动合同,将向洪新由固定工变为大集体工(红双环实业公司),劳务输出到原单位上班,工资待遇比原来低很多。二零零五年双环公司改制,买断工龄的钱一分也没给向洪新,住房公积金也没给,岗位工资少给,红双环买断的钱至今一直没有给。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晚八时左右(奥运前夕),恶警们非法抄了向洪新的家,抢走私人物品若干并将他绑架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三天。

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湖北省应城市“六一零”、国保、公安局、东马坊派出所(许自斌、褚红波等)、湖北双环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一起出动,疯狂绑架并非法拘留了向洪新等三位大法弟子,五天后,又通过编造假材料将他们非法劳教并劫持到湖北省沙洋劳教所迫害。

* 大法弟子严三明遭迫害真相

严三明,男,五十多岁,湖北七二八盐化有限公司退休工人。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五日,严三明被应城市东马坊派出所恶警绑架到双环招待所,恶警问严三明情况,严三明不回答,恶警祝继东用烟头烙严三明眉毛。之后恶警祝继东、何建设、景斌三人轮番打严三明耳光一百多下。下午几个恶警把严三明按住,企图把严三明双手背宝剑或铐上,严三明坚决抵制没有让他们得逞。恶警就气急败坏的用警棍毒打严三明的腰部、臀部,就这样被恶警折磨到晚上十一点,他们没有从严三明口中得到他们要的任何信息,他们就连夜将严三明劫持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第二天在看守所洗澡时,有在押人员看到严三明的腰部、臀部被打的青紫,跟严三明说:你可以去告他们。看守所所长汤竹青阻止他炼功并对他拳打脚踢;严三明不愿意被当成犯人来点名,看守所指导员宋江就用罚站来折磨他。严三明绝食抵制迫害,五天后被释放。

半个月后,应城市法院、“六一零”到严三明家中绑架严三明,严三明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江氏邪恶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在去看守所的路上严三明一直在喊。看守所恶警很害怕,不敢把严三明送到监号,就把严三明和外牢的刑事犯关押在一起,所长汤竹青打了严三明两耳光,踢了严三明两脚。严三明身体非常虚弱,眼窝深陷,小便带血。看守所晚上把严三明送到医院。严三明不打针,恶警就给严三明戴脚镣手铐,严三明昏迷过去了,在医院两天后被释放。

为了避免恶警的骚扰,严三明就到亲戚家暂避。严三明单位保卫处的张建军就把严三明妻子、儿子劫持到看守所,逼问严三明的下落。严三明不忍心看到亲人受到牵连,就回到家中。一个月后三辆车十几个恶人到严三明家中又一次绑架严三明,到看守所后,用看守所押犯人的车把严三明绑架到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残酷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晚,在应城市公安局邪党副政委吴小当(音)、吕山华直接指挥带领下,十几辆警车,以及从片区及派出所抽调警力不下三十人,气势汹汹的扑向东马坊地区,晚七点左右每三人一组,带著开锁匠开始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搜捕。 恶警绑架严三明时,严三明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用脚狠踩严三明的左脚,致使严三明的左脚出血不止。

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湖北省应城市“六一零”、国保、公安局、东马坊派出所许自斌、褚红波等、湖北双环化工集团有限公司等单位一起出动,疯狂绑架严三明等三位大法弟子到看守所,五天后又将他们劫持到湖北省沙洋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严三明、向洪新、褚四春三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一年并送到湖北省沙洋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

大法弟子陈德生遭迫害真相

陈德生,男,六十多岁,家住应城市古城台熊湾,经营服装生意。陈德生于九六年五月修大法,从此身体健康、心情舒畅。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城中派出所恶警非法抄了陈德生的家,并将陈德生绑架至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四天,被迫交了一百六十五元“生活费”。直接责任人:周涛、聂么山、徐国华。释放后当地派出所还要他每天到派出所去报到一次,生活被搅的不得安宁。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晚上八点,城中派出所警察王新华将陈德生绑架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一直非法关押到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期间不准家属探视,陈德生被折磨的便血二十天,瘦的皮包骨头。看守所还非法勒索了二千五百元,收据上只写了二千元,另五百元被所长汤竹清据为己有。这次迫害导致陈德生家服装生意严重亏损。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八日,城中派出所恶警闯进陈德生的服装经营店,将陈德生绑架并非法关押十八天,勒索二百元。村干部和片警从陈德生妻子手中骗走房产证和陈德生的身份证。(直接责任人:李京波、周涛、聂么山。)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城中派出所将陈德生绑架至洗脑班迫害了十二天。直接责任人:城中办事处驻古城村李某、古城村委员柴倪红、城中派出所张某等共十人。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一日中午,应城市公安局六人企图绑架陈德生,陈德生被迫流离失所,四处漂泊。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陈德生因讲真相被湖北省安陆市公安局恶警绑架,被安陆国安大队非法关押了三天。在这三天里,恶警们为了逼他说出姓名和地址,国安大队队长唐某某亲自指使恶警用各种手段折磨他。开始恶警们逼他下跪,他不配合,就坐在地上,恶警就抓住他的头发往上提,然后用拖把凶狠地打他的膝盖、脚踝处,用皮鞋使劲踩他的脚,将他双手在背后背宝剑式的绑著,后来又用一大摞不干胶打他的脸,打的他口吐鲜血,恶警说:“吐血不算,我们要你屙血。”最后用十人看守不让他睡觉。十一月二十九日他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所长刘某某用脚踢他,恶警岳某某谩骂他。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日,恶警到陈德生家里非法抄了家,同时诱骗他妻子替他写了“保证”。在安陆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八天,被非法处以劳教一年,因劳教所拒收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三日回到家中,看守所勒索二百元生活费。在非法关押过程中身体、精神受到严重摧残,回家时仍伤痕累累,骨瘦如柴。在非法关押期间,陈德生曾亲耳听到恶警岳某某炫耀其恶行,恶警岳某某曾给一安陆大法弟子灌食,将老虎钳磨成快口,塞进大法弟子的口中绞出一块肉来,以迫使其放弃绝食。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晚七点钟左右,湖北省应城市公安局恶警又进行第二轮的疯狂非法抄家、绑架法轮功学员。这次参与迫害的是应城市国保大队和应城市城中派出所恶警。

恶警闯到法轮功学员陈德生家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和其它物品及用具。当时几个恶警推拉陈德生时,陈德生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喊声不停,喊声惊动左邻右舍,三个恶警将陈德生强行塞进警车。并将陈德生非法关押在应城市第二看守所,十五天后(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又将陈德生转到应城市第一看守所继续迫害。这次陈德生被非法关押七十多天,遭受了残酷迫害,在生命出现危险时,才允许家人接回,但回家二十多天后,邪恶又以所谓“检查身体”的谎言,企图再次绑架陈德生,陈德生被迫流离失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