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师父慈悲苦度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我是个老年弟子。得法十三年,既漫长又短暂,有辛酸也有甘甜,但都走了过来。我万分感谢师尊对我的慈悲呵护。我把修炼中的几件典型事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也是为了证实大法,让世人了解大法的超常和美妙,同时写下自己的决心,督促激励自己更加精進。有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百病缠身三日消

我自幼体弱多病,长期背着药罐子,活的又苦又累。随着岁月的流逝,身体越来越不行,从头到脚都是病:脑血管硬化、鼻炎、咽炎,胸膜炎、胆囊炎、十二指肠糜烂,结肠炎、关节炎……家人打趣的说:你可以开烟(炎)酒公司了。由于身体不好,性格变的特别古怪,稍有不顺心的事就暴跳如雷,谁都不敢惹我,子女也被我赶出了家门。

九五年七月十日这天,我碰见了一位老邻居。她见我身体十分虚弱,就叫我晚上去炼功点学法轮功,并借给我一本《中国转法轮》看。回到家我一口气读完了宝书,晚上七点钟准时去炼功点学习功法动作。当晚炼功动作虽没完全学会,但师父已给我下上法轮了。晚上睡觉时,我看见卧室的墙壁上一个金光闪闪的大法轮(当时还不知道是法轮)旋转不停,他转,我的小腹部位也跟着转,人感觉特别舒服。学功的第三天晚上炼完功回家睡觉,刚躺在床上,听见空中有人说:“我来了有声音。”话音刚落,床边的茶几“啪”的响了一声。瞬间我感觉到床的周围站满了人,同时还听到他们的说话声,说的什么听不懂。他们很快从我的头和胸里面大把大把的抓出黑乎乎的东西,抓完之后又给我洗胃。当时很难受,但心里始终记着一句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一定要坚持。就这样,师父三天就把我全身的病祛掉了。从此后我精神抖擞,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同时也暗下决心:今生今世修定这部大法了。

开顶

九九年二月初一早上三点整,师父给我开顶。前几天牙痛,后来头也痛,开顶的头天晚上全身骨头都在痛,痛的我坐立不安。我跪在师父法像面前,求师父给我缓解一下。刚跪下我越想越不对劲:这一关本身就是师父为使我提高而设的,师父能拿掉吗?修炼不苦能行吗?过不了这一难,就升华不上去,长功才是关键。

就这样痛到了三点整,我觉的头一下裂开了,感觉就象孙猴儿从石缝中蹦出来一样,轻松了,同时看见层层叠叠的佛道神从裂开的缝隙中走出来,个个都是慈祥慈悲的,最后师父给我安上了三块象荧光屏一样的东西,一块比一块大。从此,我在心静打坐时可以看见不同空间的景物和不同空间的人。

雷火烧遍全身,有惊无险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党对法轮功开始全面疯狂的迫害,邪恶铺天盖地,当时好象天都要塌下来了。到底该怎么做?我们心中都无底。

七月二十二日正吃午饭,外面突然雷声隆隆,电光闪闪,大雨倾盆而下,屋里变得一片漆黑。这时我想起卧室窗外空调上的《转法轮》书,赶快去拿。书刚拿在手里,一团兰兰的雷火将我全身包住,我急忙双手往下赶,赶到哪火就烧到哪,大约半分钟雷火熄灭了,全身哪也没烧着。我立即明白了,在邪恶对大法如此残酷的史无前例的疯狂迫害中,只要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正自己的路,一定是有惊无险,不会有生命危险。

两次被非法关押 两种心态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我第一次被非法关進看守所。恶党对法轮功迫害近一年来,同修失去切磋机会,非常渴望聚在一起交流。

六月二十五日,大约四、五百同修一起来到公园,象常人聚会似的边吃瓜子糖果边進行交流。虽然我们什么也没做,但邪恶感到恐慌,安插了很多便衣進来暗中打探消息并已做好了准备。第二天早上大家一起到某公园开始炼功时,我们被邪恶团团围住。大部份同修被带進了派出所,照完像后被各片区派出所领走,最后就剩下我和一位年轻女同修。我们俩向警察洪法,告诉他们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做一个好人,这没有错,国家对法轮功镇压是错误的,他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们。结果下午他们就把我们直接送回了家。

我这个人修炼前个性就特强,争斗心、显示心比较厉害,在人中从来不服输。第二天早上我独自一人又去公园炼功,结果再次被警察抓走。在派出所,我不停地向警察洪法,没有一点怕心,我不听从警察的命令和指使,最后四个警察强行把我抬上警车送進了看守所。国安大队长提审我,我根本不配合她,她从我这儿什么也没得到。我被关了二十八天,最后由派出所来车把我送回了家。

二零零六年中秋节我第二次被非法关入看守所。中秋节是中华民族的重要的传统节日,我和老伴想借这个机会回家乡拜访老友,同时向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去之前我们打电话告诉了老友。这位朋友中中共的毒太深,对大法半信半疑,加之他有比较强烈的嫉妒心,对我家在各方面条件比他好心中总是不平衡,最重要的可能是有怕心,就把我们要去的事告诉了县公安局。就在他家,居委会借“查水管道”为名来确认了我们的确在这里。我们感觉到情况不对决定离开他家。刚一出他家门,等在街上的警察就把我俩拽上了车。在公安局折腾了一晚,早上约五点钟将我们送進了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不配合邪恶,他们对我很凶,我不理他们。师父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我整天背法、发正念,没有怕心。我想既来之,则安之,这里一定有我们要救度的人。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监室里抢东西、打架那是家常便饭,進去不挨打的更是极少数。我進去后给她们讲真相,告诉她们少做坏事,同化大法,才有前途。结果她们不但没碰我,还有八个人退出了恶党组织,后来给她们都从中受益。我还写字条传進男监室,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给他们带来美好的未来。不久,对我凶的干警都被调离了看守所,新上任的所长比较善良,对我也比较客气,见我吃不下饭,身体比较差,就在他管辖范围内给我提供方便。他们能在这特殊环境下善待大法弟子(全所只有我和老伴是大法弟子),就是功德无量了。

半年后,我要离开看守所时所长说:你是一个好人,你为我们做了很多事,解决了很多我们无法解决的问题。回到家,我一边学法,一边找自己这次的漏在哪。很快归正了自己,又走上证实大法之路。

剜心透骨去人心

因为个性强,家里一切历来都是我说了算,别人都得听我的,按我说的做,如不合我意,先善说不行,就要来硬的,就要跟他斗。在修大法前,我宁愿输个头都不输个耳朵,争斗心、好胜心就那么强烈。

修炼后表面上改了些,根子却没断。当看见老伴修的不精進,很多心不去,我心里就很不是滋味,经常说他、指责他。我觉得我是在帮他,可他一点也听不進去,还多次顶我,家里环境搞的很紧张。到后来,矛盾越来越突出,子女都怪我总是指责他,从没说过他的一点儿好处。我就说,他没有什么好处值得我赞扬的。我把买菜做饭的事都做完了,还要做炼功人该做的事,够累的,作为子女,你们有什么资格责怪我?同子女干起来了。吵的厉害时,九岁的外孙女把师父的法像拿来放在我们面前说:“你们还在争吵,看看师父怎么想的!”我当时有所触动,停止了争吵,但执著的东西没有放下,心里还是怨恨对方。我進屋倒在床上,心里越想越气,饭吃不下,觉睡不着,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流,真想离开这个家,永远不再见到她(子女)。外孙女進来坐在床边说:“外婆,你们双方争吵都是头脑不冷静。师父说修炼人都是修自己,谁修谁得,修炼人在矛盾面前都找自己的不足,那矛盾不就都解决了吗?大家不就升华上来了吗?你和姨妈争吵这么厉害,现在你们是母女关系,生生世世转生,哪是你的母亲,哪是你的儿女,生你最早生命的母亲那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们都是师父的弟子。今天走到一起来了,要珍惜这份缘份,要象你跟陌生人讲真相那样亲切、慈悲、善良。”她那颗心那么真挚、纯净、善良,没有一点杂念,真令人感动。

我知道这是师父看到我还有这么强烈的执著没去,利用她的嘴慈悲点悟,让我赶快悟上来。向内找,原来一直认为只有老伴有怕心,怕得病,怕迫害,怕取消养老金,细想一想,我不也怕吗?我怕和他一起出去,因他状态不好,影响我讲真相效果;看到他炼功动作不正确(多次放师父教功录像给他纠正都不听)心里难受,怕影响自己入静,影响将来圆满……多么强烈的自私心!私是旧宇宙的特性,一定是要去掉的,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徒,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师父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来,把这么神圣的任务交给我们,我们不能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啊。我下决心要在这最后有限的时间里修好自己,在这个基础上帮助老伴,多与他沟通,帮他归正。

谢谢师尊慈悲点悟,我一定走好最后这段路。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