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濮阳蒋照芳、巨黎黎多年遭迫害真相(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河南省濮阳市大法弟子蒋照芳、巨黎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晚遭中原油田“六一零”、公安局恶警绑架。两位大法弟子曾多次遭邪党恶徒绑架、关押、非法劳教,并曾被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


中原油田大法弟子蒋照芳

中原油田大法弟子巨黎黎

蒋照芳屡遭迫害事实

蒋照芳,女,四十多岁,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左右被中原油田公安局恶警绑架,现非法关在二公司看守所迫害。蒋照芳(原会计中心职工)修炼前,身体多种疾病,身体极度虚弱、全身无力,到处求医问药。药吃了不少但是收效甚微,学习法轮功后,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身心恢复了健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坚持修炼大法的蒋照芳多次被中原油田“六一零”韩青等非法关押洗脑班强迫洗脑,多次被强行送精神病院非法迫害。中原油田“六一零”恶徒韩青还到蒋照芳单位,威逼蒋照芳的同事做蒋照芳有精神病史的伪证,开大会谎称她有精神病,强行把她关进中原油田水电厂精神病院。蒋照芳不吃精神病的药,被邪恶医务人员强行从鼻子灌药、遭高压电击,肉皮被击糊。蒋照芳年迈多病的父母心如刀割,多次要见女儿也遭拒绝。由于蒋照芳拒绝“转化”,又被劫持到新乡精神病院继续迫害近一年。

一个正常的人除了天天面对恐怖和可怕的精神病人外,还要承受药物毒的副作用,致使蒋照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因为不吃药被七、八个人强行按压插管灌药,打摧毁人中枢神经的药物,针头还没拔掉,人就失去了知觉。在精神病院,蒋照芳还被强迫签字买断工龄、被逼迫离婚。

蒋照芳多次被非法拘留、非法劳教。在郑州劳教所,一次她亲眼目睹恶警用各种酷刑残酷折磨大法弟子,就写信给劳教所制止恶徒的恶行。恶警贾美丽气急败坏的把蒋照芳关进阴冷潮湿的小屋,睡在结冰的地上,指使包夹她的吸毒犯人抓住头发把头往墙上撞,并拳打脚踢,边打边骂。蒋照芳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走、不能下蹲,经历一年半的非人折磨致使蒋照芳回家时走路瘸腿,骨瘦如柴。

经历了残酷迫害,蒋照芳从劳教所出狱不到半年,于二零零八年十月又被中原油田公安局恶警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每天被奴役十几小时,曾在劳教所受伤的大腿处,烂了一个大洞,流出的都是腥臭的脓水。在这样的情况下,蒋照芳仍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所外执行)。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晚,蒋照芳再次被绑架。

巨黎黎屡遭迫害事实

巨黎黎,女,四十多岁,中原油田“电大”职工。巨黎黎曾多次被邪党恶徒绑架到看守所、洗脑班、精神病院,两次被非法劳教二年、三年,被迫离婚。

巨黎黎被新乡精神病院非法关押期间,中原油田六一零恶徒打电话指使新乡市精神病院逼她看天安门自焚伪案录像,巨黎黎说这是陷害大法、是假的。中原油田“六一零”的恶徒知道后说:“她住了这么长时间医院,头脑还不迷糊,一定要给她加大药量。”新乡精神病院不法恶徒在收到中原油田“六一零”的指使后,把巨黎黎手脚绑在床上,强行给她灌入大量不明药物,导致巨黎黎四天昏睡不醒。四天后,巨黎黎被“过电”醒来时,牙齿松动、胃出血、头晕、肝痛、小便失禁;后来口中长期苦涩、记忆力明显下降。

巨黎黎清醒时,就给其他病人家属、医护人员讲“法轮大法好”,时常还照顾两个和她住在一个房间的两个较重的病人,其中一个开始不知道吃饭,上厕所不会用纸、提裤子,巨黎黎都帮她。这个病人的父亲流着泪说:“你是个好人,你没有病,是他们太坏了,害你们。”这个病人的父亲回家后多次打电话问巨黎黎的家人她回家没有,很担心她。

巨黎黎回家后,二零零五年元月二日在讲真相时,被濮阳市华龙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巨黎黎不配合邪恶“转化”,被关在阴暗的小屋,睡在地上一年多,二十四小时被人看管,巨黎黎被迫害的身体十分虚弱,严重贫血,多次晕倒,生命出现危险,家人要求保外就医,中原油田六一零恶警丧尽天良,就是不许。

在巨黎黎被非法拘留期间,油田公安局法治科的乔春兰及政保科曾分别向巨黎黎家人索要所谓的“保证金”七千元、五千元,没有收据也没有退回。

巨黎黎被非法劳教三年回家后,中原油田“六一零”恶徒又以她没‘转化“为借口,拖延近半年不让她回单位工作。在“奥运”期间,巨黎黎被非法关押在中原油田电大院内强行洗脑“转化”,迫害得无法起床,“六一零”恶徒还逼她“转化”、写“悔过书”。


中原油田公安局

中原油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直接责任人:
沙启军,中原油田局邪党委书记
韩青,原局工会女工部长、610办头目
朱艳群,油田公安局610头目
王献安,原中原油田公安局邪党委书记
以及段崇礼、张中华、申宝霞、陈可、桑虎等


中原油田邪党书记沙启军

中原油田“六一零”恶警韩青

中原油田邪党书记 石油化工管理干部学院邪党书记王献安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