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遭绑架迫害 金总善含冤离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一日】2009年3月24日晚22时多,黑龙江省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大队长丁玉华(女)伙同副大队长关景伟、恶警金海珠、第四派出所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金总善、闫凤梅夫妇家入室抢劫,抢走了电脑并绑架了金总善、闫凤梅夫妇和正在金家做客的闫凤梅的姐夫孟宪国。金总善从公安局走脱后,被迫流离在外,2009年5月15日被家人发现时,已不省人事,2009年5月22日含冤离世。


金总善

在送葬时,金总善的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声喊,年迈的父母老年失去独子的伤痛,没有能坚持参加完葬礼,令在场的人无不落泪。在金总善去世的前一天,海林市公安局秘密将他妻子闫凤梅送往哈尔滨劳教所迫害,闫凤梅至今不知丈夫已不在人世。

金总善,46岁,与妻子开了一个发廊。金总善上有将近八十岁的父母,九十五岁的姥姥,下有正在外地上学的女儿,一家人的生活几乎全靠夫妻俩的发廊支撑。老人们的生活几乎全是闫凤梅夫妻料理。金总善夫妻被迫害使全家陷入困境。

金总善夫妻3月24日被绑架后,一听到消息,金总善的父亲就躺倒了。全家人不知怎样面对天塌般的突变,不敢告诉金总善在外上学的女儿,孩子下学期的学费怎么办?三个老人今后的生活怎么办?无奈之下,金总善的母亲和姥姥只好到公安局要人,质问丁玉华为什么要抄家抓人。丁玉华的理由是金总善、闫凤梅修炼法轮功。老人们不明白了,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难道政府不喜欢做好人的人吗?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曾经卧床不能自理的闫凤梅,全身的病都不翼而飞;金总善的胃病,肩周炎等无影无踪;金母三十多年的哮喘好了,姥姥近百的人身体健康。老人慈爱,儿女孝顺,难道错了吗?


黑龙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闫凤梅70多岁的婆婆(右)和金总善95岁的姥姥(左)在为闫凤梅和金总善喊冤。

70多岁的金母和95岁的姥姥多次到公安局要人,丁玉华等不但没给任何答复,丁玉华还让门卫以后不要再放金家人进来。金母与姥姥只好站在公安局对面,因无处诉说冤屈,只好写成条幅,被公安局恶警发现后把两位老人强行架入公安局院内。丁玉华等与姥姥强抢条幅,把姥姥的手弄成大面积淤青,丁玉华还叫嚣,不放人。

迫害发生后牵动了许多善良人的心,海内外善良人士打电话、写信劝告丁玉华等行恶者不要再昧着良心迫害好人,世上的人都逃不过亘古以来的天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2009年5月15日,一直流离在外的金总善忧急交加,被家人发现时,已不省人事,送医院诊断为脑出血,手术不能保证下手术台。家属要求接见闫凤梅商量是否手术。丁玉华不相信,要求见诊断书,见了诊断书,又要求医生到看守所与闫凤梅谈。被医生拒绝后,才允许家属见闫凤梅。闫凤梅要求见金总善一面才能决定,家属要求释放闫凤梅照顾金总善,均被丁玉华无情拒绝,并说,放人不可能。

金总善于2009年5月22日抢救无效,含冤离世。自家人见到他,一句未曾说过。据金总善给海林公安局副局长赵化江的公开信:“在你的直接授意下,你的手下半夜三更非法强行入室抄抢我家的场景一个月来总是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给我的感觉不亚于土匪下山,鬼子进村扫荡,场面恐怖,并绑架了我们夫妻。 我当时愣住了,“土匪们”强行抢走了我家的电脑,MP4等个人财物,我不断地问在场的人,“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理我,“土匪们”就是翻箱倒柜,一阵乱翻。”

又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走了,又一个孩子面临失学,又一个幸福的家庭家破人亡,这只是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所犯罪恶的冰山一角。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