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女子劳教所的苦役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安徽女子劳教所在省城合肥市,又被称为“合肥女教所”。在这个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及劳教人员被逼每天早晨六点起床,干活一直干到晚上九点,中间除三餐以外不准休息。而对于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恶警管教最通常的而又极其狠毒的做法就是:不准睡觉。

劳教所所谓规定说是晚上九点停工,而实际上,每年从八月中秋节前二个多月,恶警就开始每晚逼迫法轮功学员加班,加到夜里十二点以后。而从农历大年前的二至三个月前开始,每晚又要加班到半夜一至四点,睡一至二小时后就又得按规定六点钟起床。年前的二至三个月的时间内,每天至少干十六至十八小时的活,劳役强度是一个普通工人的三至五倍。例如女教所二大队常做的手提袋(装衣服或食品、酒类的大中型号的袋子),每人每天的定额是四百个,穿书签的丝带每人每天要达到四千个,还要加上晚上九点回牢房后的六百个定额。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即使从早到晚拼命地紧张干活,通常也难以完成这样的定额。

如此没日没夜超高强度的奴役,使人根本无法得到正常的休息,因此法轮功学员普遍黄肿,精神压抑、紧张麻木,营养不良,身心受到极度摧残,进去时健健康康的人,二、三年后就只能扶着墙走路了。

恶人周鸣凤是一个极其狠毒的恶警,临到他值班,病人、老人同样被逼加班到半夜一至四点,所以在他值班时,经常有病人、老人累倒,有一次一天就有四人累倒在地,起不了床了。他的一句邪恶的口头禅就是“你们要增强角色意识”。他实际上就把法轮功学员当成了死刑犯对待。恶警周鸣凤、盛诗琴之流的观念是:不让你们吃苦,你们还来(还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因此他们把人往死里整。

对法轮功学员的这种超极限的苦役迫害,劳教所恶警很害怕外人知道。一次恶警范贝贝队前训话说:“明天有人参观,问你们一天干活多长时间,你们就讲六小时,别讲八小时、十小时的。”每个出狱的人还必须填写一张表格,在“劳动时间”一栏里,必须要写八小时以内。女教所里还有个形式的东西叫“民主测评”,表格里的“劳动时间”也必须写六至八小时以内。

女教所二大队的洗脑班全年不断的搞,由恶警周鸣凤、盛诗琴、林芸操控着所谓的“民管会”的“帮教”强逼着法轮功学员看邪党编造的谎言录相,诋毁法轮功的书籍等。恶徒们曾把绝食中的奄奄一息的五十多岁大法学员时长英绑在长条椅上,逼着她看谎言录像。每到“四·二五”、“五·一三”、“七·二零”等所谓的敏感日,劳教所恶警就搞“揭批会”,逼着所有被关押的人(包括不炼功的人)参加,毒害世人。恶警还将拒绝参加的大法学员戴上手铐拖进会场。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