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六旬老人屡遭邪党迫害 流离失所

更新时间: 2020年01月1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七日】四川省双流县籍田镇东街六旬老人向茂华,坚持真善忍信仰,十年来五次遭邪党绑架,惨遭折磨。以下是她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是四川省双流县籍田镇东街居民向茂华,女,六十五岁,九六年六月修炼法轮功,从一个多病的人修炼后变成一个健康的人。

可是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邪党不准炼法轮功了,四川省双流县籍田镇邪党人员,紧跟江氏流氓集团,对籍田地区的大法弟子进行全面的排查,收集名单,用流氓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监视、监控、跟踪、帮教、劳教、劳改、关洗脑班等。

我被当地邪党人员定为重点监控对象,镇政府、派出所安排专人监控我,只要进门就有人跟上,全镇每个单位,农村大队,小队开大会向群众宣布,要与法轮功“划清界限”,法轮功有什么动向要检举,检举一个法轮功学员赏奖钱1500元。

我感到心情非常沉重,我的自由,人身权利受到极大伤害,我不分白天黑夜,思想中都在痛苦的思索,我们炼法轮功学员在李老师教导下,按宇宙特性真、善、忍指导修炼,李老师要求我们通过修炼,修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修去为私为我人的本性,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不论在什么条件下都要做一个好人,怎么会错呢?我思想中反复思考,肯定大法没有错。为了大法的清白,师尊的清白,证实大法是正确的,决定上北京上访,向政府讲大法是正确的实际情况。

第一次迫害:九九年十二月四日,我登上北京的火车。六日早八点左右,我们在天安门拉开了条幅和炼功,被天安门恶警非法抓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一天后,我们被驻京办送回四川,直接被关入双流县看守所,双流县县长金某指示,要按江××指示“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警三天不准我们睡觉。双流县这次去北京共十三人,后有三人被非法判三年半刑,一人一年半刑,二人被非法刑拘,四人被非法开除公职。

我被非法刑拘四十五天,开除公职,罚现金5000元。所有这些都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在非法开除我公职时,镇邪党委副书记颜靖之、街道支书李仕君、印刷厂厂长陆天国等几人阴谋策划开个职工大会就开除了,国家的劳动法就成了废纸一张。同时双流县公安局一科胡跃忠亲自带领籍田派出所恶警非法抄了我的家,没有抄家证。

参与这次迫害我的有双流县公安局一科胡跃忠,籍田邪党委副书记颜靖之,籍田镇长应华平,籍田派出所所长刘树根、副所长刘兵、籍田街道支书李仕君、籍田印刷长陆天国。

第二次迫害:2000年7月14日,籍田派出所、永安派出所恶警联合绑架我,先是永安派出所非法关押我24小时,接着籍田派出所又非法关押我24小时又15天,我拒绝放弃修炼。

这次参与迫害我的有:双流县公安局一科胡跃忠,永安派出所所长文所长,籍田派出所警察宋国涛。

第三次迫害:我在家受到地方政府,派出所的严重骚扰,人上门和电话骚扰,跟踪监控,每天报到二次。为了人身安全,我被迫流离失所。

2001年6月12日,我在都江堰玉堂镇放真相资料时被抓,玉堂镇派出所将我非法吊铐了一夜。第二天早上一女警察,看见手铐已勒在我的肉里,她才给我打开,我的手全成了紫色,手的罗骨起很大一个包,很长时间才散。24小时后籍田派出所的宋某、刘兵把我送到双流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我不在家的日子里,藉田政府、邪党委、派出所每天都到家要我丈夫交人,要丈夫租车带着他们出外找人,还要管他们的生活,逼得丈夫每天泪流满面。丈夫为了解脱,登报与我离婚,二月不见人回,由法院单方判决离婚。为了迫害法轮功,邪党的株连手段毁了多少家庭,逼得多少家庭妻离子散。我回家后同样强迫我每天报到,这次我坚决的不配合任何形势对我的迫害。

这次参与迫害我的有:籍田邪党委副书记颜靖之、籍田镇镇长应华平、籍田镇派出所警察宋国涛、刘兵。

第四次迫害:我是在2004年2月25日,双流县藉镇武装部长苏文华带领8人闯到我家绑架我。苏文华花言巧语的骗得家人的信任,家人配合了他们,强行把我绑架到双流县正兴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我受到迫害有不准上厕所,不准喝水,打耳光,扯头发,碰墙,罚站,连续十二天车轮战术,我的血压突然升高到180一220,吐出东西带血,六天不吃不喝,生命处在危急,被送回家。双流县610和洗脑班头头刘建生强迫家人写保证,回家后不准任何法轮功学员来看我,如有好转立即送回洗脑班。

这次参与迫害我的有籍田镇武装部长苏文华、藉田政法办祝勇、陈子X、联防队员高世民、雷娃,还有洗脑班头目刘建生、双流县公安局赵国培,司法局帮教小刘。

第五次迫害:当时我在攀枝花市大儿子家,双流县610办把我炼法轮功的情况告知攀枝花市610办,要他们帮助“转化”我,并把迫害我的黑材料转到攀枝花,利用攀枝花市610、公安、国安等迫害我。

攀枝花市610办、公安、国安、文化局、炳草派出所共20人围攻我儿子,要他把我交出来送洗脑班。儿子不配合,他说:“我妈被双流县610迫害差一点失去生命,她到我家休养的,你们不能再迫害她,我也不能把妈往死里送。”他们为了找到我,用各种手段骗我儿子说:只要把你妈交出来,可以提干,升工资。不管他们怎么说,儿子就是不配合。最后他们采用黑社会手段,由国安人员扮成夫妻以找孩子为名,骗我开门妄图绑架我,我没有上当。

在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日晚十二点左右,攀枝花市炳草岗派出所来了很多公安包围了儿子家。这栋楼共九层,儿子住的是顶楼,每一层都有公安把守,可是我已离开攀枝花,但我妹在儿子家,她也是炼法轮功的,双流县610也正在抓她。儿子为了保护我妹,坚持不开门。后在他的朋友帮助下,把我妹送到安全地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