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七日】

一.河北女子劳教所各大队及其迫害

河北女子劳教所位于石家庄石铜路,与女子监狱只隔一条马路。一进劳教所后院是一大片地,由在押人员种植蔬菜。劳教所的围墙上、院子里都装有摄像头,包括门口和接见室。后院有两座四层楼,楼头上都标有“学员公寓”的字样。

第一座1~4楼是1~4队,每层住一个队,被关押人员的每个房间容纳12个床位,包括上下铺,但不一定都住满。有时就在住所里进行强制的奴役劳动。四队在四楼,既是住所又是奴役劳动的场所。

第二座虽然也标有“学员公寓”的字样,外人看以为是公寓,而实质上这里是被关押人员的强制奴役劳动的场所。一层是医院,有几个绝食的大法弟子每天都在这里被灌食。二、三、四楼分别是二、三、一队干活儿的地方。

两座楼的每个房间都有监控和监听装置。这两座楼表面给人的感觉很冠冕堂皇,而在里面迫害大法弟子的事情却是一桩桩一件件正在这里发生着!

所内被关押人员人数大约400人左右,大多数是奥运前被抓的,共有四个队,四个队人数基本相当。其中多数是大法弟子(最小的20多、最大的70岁左右)。其次是民间有冤情的防民、搞传销的,和有其他信仰的人。很少一部份是真正犯罪的,这一部份恰恰是被劳教所利用的对象,他们大多都是班组长,对大法弟子经常打骂,骂人不堪入耳、打人出手凶狠。

一队和四队关押的多数是比较坚定的大法弟子。2008年6、7月每天都抓进许多大法弟子,之后的一段时间,多处窗户上都发现了优昙婆罗花,两栋楼都有。

二、三队关押的是被所谓的被“转化”的大法学员,其中有明白过来很坚定的,也有邪悟的。二、三队是半开放式管理,相对一、四队管的松一些。刚被抓进去的大法弟子一进所,就被犹大们围着“转化”洗脑,一连几天不让睡觉,灌输他们的那些歪理,如果法理不清被“转化”后,分到二队或三队,不“转化”,就分到一队或四队。

劳教所对一队和四队的大法弟子是封闭式管理,也就是所谓的“严管”,每个房间都有两三个包夹(普教犯),上厕所洗漱干活儿,都被人看着,早5点半起床,晚10点睡觉,这之间,谁也不许上床。平时在房间要按指定的位置、方向坐好,不许闭眼,说话只能说家常话,不许互相交流,背经文,小声都不行,更不许炼功。每个房间的一举一动监控室看的听的一清二楚,还经常进行安全检查,名为安检,实际上就是查经文(笔纸都是违禁品,连超市的小条都要上交,家信、纸笔都由队里统一保管)从每个人的被褥到所有的衣物,甚至让大法弟子扒光衣服,只要查到经文,查到谁就扣钱50元,不光扣本人的,也扣同室的每人10元。手段非常卑鄙。上厕所全室的人都去(不包括普教)只要发现有不去的,就扣钱,出房间门,必须穿劳教服,否则就不让洗漱,不让去厕所。

劳教所四个队每个队都有几个犹大,每天都帮着邪恶在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事(这些人邪恶,不让她们干活儿,专职做“转化”,因为她们顺从邪恶,所以管教对这些人管理宽松,每月每人减期3-4天,特殊情况,还另有减期)。

二.单独关押、洗脑

河北女子劳教所“转化”迫害大法弟子最普遍的手段,就是把大法弟子单独关押,不让其他大法弟子知道,昼夜不让睡觉,不允许坐下,一直让其罚站,甚至24小时只允许上两次厕所,罚站的时间少则几天,多则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时间。

被罚站的大法弟子由于长时间的站立,两脚又红又肿,走路艰难,甚至不能行走,期间被管教、犹大和邪恶利用的普教犯训斥、打骂。劳教所给犹大们提供一本河北某出版社出版,作者叫丹林写的《天国梦》的恶毒的书,书中断章取义引用师父的经文,用非常恶毒的语言攻击师父和大法,她们不但让被转化者看,还在普教犯中传看,毒害了许多人。

三.邪恶管教

河北女子劳教所养着一大群女管教,她们中间有不少是来自迫害大法弟子出名的保定劳教所和高阳劳教所,这些年都是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干将。一队一个从保定调过来叫刘子维的管教对大法弟子心狠手辣,有不少大法弟子因为不穿劳教服挨过她的打,有被电棍打的,有被打耳光的,有被揪头发的,有的两眼被打的黑紫。平时只要有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她就大打出手。二、三队的管教们不管队里的人被强制奴役劳动多累,多么辛苦,每顿饭吃饭前,都要队里的人站在食堂门口唱邪党的歌曲,唱的最多的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学习雷锋好榜样”、“打靶归来”。管教们明知道这些人是写过“四书”的,还说什么“你们虽然不炼功了,但是你们不能不修”,平时歪曲“修炼的标准”,还要求这些人按他所谓“修炼的标准”去做。

四队一个叫赵园的管教动不动就训人,就吼叫,离老远就能听见。冬天四队有不少大法弟子不穿劳教服,上食堂吃饭只穿单衣单裤,劳教所强迫大法弟子穿劳教服,不少大法弟子因此挨了打,而这个队的犹大们因为帮助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得到了额外奖励(增加减期)。劳教所有个副所长叫冯可庄,此人黑乎乎、一脸横肉,经常到队里转悠,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她有直接责任。

2008年11月,劳教所新调进一个孙姓所长要求所有劳教人员戴劳教牌,一队和四队的大法弟子不配合邪恶,劳教所就调动全所的男恶警手持电棍配合各队管教逼迫大法弟子戴劳教牌,有不戴的就大打出手,甚至被弄到劳教所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屋子里迫害。在劳教所,医院这层楼的顶头,阴面有三个特殊的房间,房间的四壁是用黑灰色的材料密封的,没有窗户,唯一的进风口就是房门,如果关上房门里面空气不能流通,屋子里什么也没有,黑洞洞的,站在门口就给人一种非常恐怖的感觉。

四.强制奴役劳动和在饮食生活上迫害

劳教所四个大队每天强制奴役劳动干的活不同,但奴役劳动强度都很大。2008年农历年底,每个队工作量都非常大,一连几天加班加点,干不完活就不让睡觉,有时一天要干17个小时,体力消耗可想而知。而这里的伙食极差,早晚馒头、粥、咸菜,中午每人一碗菜,里面看不见油星。由于营养不良,每个人的头发都大量脱落,很多人岁数不大,白头发长出来不少。劳教所对关押人员根本不当人看,去年8月下旬的一天中午和晚上,连着两顿用变质了的鸡肉做的菜,弄的满楼道都是臭味,没人吃,都倒掉了。那天晚上8点多才吃饭,每人一个馒头连咸菜都没有。去年夏天,劳教所种了一片白萝卜,由于天旱,长了许多油虫,再加上不给萝卜浇水,到萝卜拔下来时,多数都是糠的,这些萝卜全部淹了咸菜,整整吃了三个月。这里饭菜非常单一,去年夏天连着五天,中午吃的是一种叫根达菜做的熬菜,由于放油少,基本就是水煮菜。

去年11、12月,劳教所强迫一队和四队的大法弟子穿筷子。四队有30多个同修不配合邪恶,被在外面罚站(当时已是冬天)连着好几天到食堂吃饭时只给她们吃馒头,劳教所不给菜也不给粥,只让吃干粮。一队有两个同修不配合邪恶,不穿筷子,被打、被铐,有十来天只给吃干粮,当时这两个同修被迫害的很严重(具体情况不详)。

劳教所不但精神上、肉体上摧残大法弟子,从饮食上也在迫害,明知道修炼人对葱姜蒜比较忌讳,可平时拌凉菜放好多大蒜,在有葱头的季节里,经常吃熬葱头甚至还吃过几次熬大葱(里面放一点儿肉,其余全部是大葱段),不少人因为吃不了,只好自己买方便面。这里的生活外面人是难以想象的。

五.野蛮灌食

劳教所对绝食的大法弟子早已是司空见惯,根本不拿人当回事,每天都由队里的管教和被邪恶利用的普教犯一起把绝食的大法弟子拖到所内医院野蛮灌食,灌食用的奶粉鸡蛋是自己出钱买。大法弟子抵制迫害,又被打、被铐。这期间不允许本队其他大法弟子出房门,不让去厕所,他们的行为怕被看见后曝光。对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都是单独关押,不让和其他大法弟子接触。由于她们不配合邪恶,受到的迫害比较严重,但接触不到其他大法弟子,所以受到什么样的迫害情况不详。

希望更多知情人、受害者揭露河北女子劳教所的恶行,曝光迫害。

河北女子劳教所的邮编是:050222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