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为名之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最近从网上看到,淄博市接连有多名大法弟子,被六一零和公安局恶警疯狂绑架、抄家和非法关押,给当地证实法和救度众生,造成了许多重大的损失,令人痛惜。

自邪党迫害大法以来,在其邪恶政策(败坏名誉,截断经济,消灭肉体)的迫害下,各地许多大法弟子,相继遭受了邪党空前的严重摧残和迫害,如窃听、监视、洗脑、软禁、罚款、非法传讯、拘留、抓捕、羁押、劳教、判刑,开除公职、学籍、剥夺所有权利、直至活体摘取器官等等。对资料点的干扰和破坏,更是从未中断。这次淄博多名同修先后被绑架,据悉是与恶警从一同修的家中,抄出其他同修捐钱的名单有关。由此我想与同修交流一点自己的看法,不当之处,还请同修多给指正。

我们知道,这些年来在邪恶迫害下,不少同修在经济上遭受了很大损失,但许多同修在异常艰难困苦的环境中,仍以各种方式,竭尽全力在做着讲真相救人的事,多少同修看到资料点资金缺乏后,就自愿默默的拿出自己的收入,用以维护资料点在证实法中的正常运转。而资料点的同修,也深知同修送来的每份款项都来之不易,所以为了把每笔钱都管好用好,真正用到实处,有的就对同修的捐款作了各种记账式的明细管理,姓名、时间、钱数、收支等等,一一理清,完好有序,其目地是觉的这样做能对得起同修的付出。而如此一来牵扯一个问题,就是把捐款的众多同修的名字,如花名册般的留记下来了,如本文同修所做的那样,从而也给整体证实法留下一些安全隐患。

我在与当地资料点的几名同修交流此事时,同修认为,为了管理和用好资料点的每笔钱物,以适当的方式作个收支记录(同修认为智慧及加密的保存好非常重要),不是说不可以,但账面上还是不出现同修的真实姓名为好,这对自己,对同修,以至对整体,都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想必捐款的同修,只为用心救度世人,是不求名利,不计个人得失,更不会以此为名显示自己的。

记的前几年邪恶迫害最严重的时候,由于我的家境比较宽裕,为使我地资料点在救度众生中能有效的运作,因此,我对资料点的捐助相对要多些。最初一段时间,我把每笔捐助的款项,都详细列记在了一个帐簿上,时间、钱数、去向等等,其间附近两位同修的几次捐助,我也都一块记在本子里了。时间一长,随着捐款次数和钱数的增多,我一看密密麻麻的还真记了不少,此后不断翻看捐款的账本,我发现心中竟不时泛起一丝为名之心,潜意识中认为自己付出的多。直到有一天,看到网上一位老年同修,家境非常贫寒,但还是把辛苦积攒大半年的一百元硬币,默默的送到资料点,说让同修多做些救人的资料。看到这里,我的心被震撼了。

过了两天,我的一位亲戚来到我家,不经意间看到了这个本子,翻看着那些捐款的项目,不解的问我:“这捐助的是什么钱啊?”我笑了笑,没有回答他就放起来了。等这位亲戚走后,我坐在那里仔细想了想,觉的既然这钱早已全都捐助给资料点了,还留这个干什么呢?这不是一颗为名的显示之心吗?这不是修炼之漏吗?神看重的是我们那颗心系众生向善无私的纯净之心,而不在乎什么名份哪。想到这里,我马上把它干净利索的处理了。

其实,在这场亘古未有的洪大的宇宙正法中,在这个表面空间,我们即使不留名,不记同修的名字,在宇宙历史中也是真实存在的。我们修炼人做的一切,证实法中我们前行的足迹,或所展现的一切神迹,都同样是载入史册的。对此,师父在讲法中鼓励我们说,“各地区大法弟子所做的那些事情可歌可泣,只是没有拍成世间的片子,但是在宇宙中有你们的片子。(鼓掌)你们每一件好事都没落下,都做了录像记载。真的是录像。都记载着,因为那是你们走过的路,那是你们的辉煌。”(《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