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赤崁楼景点讲真相的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四日】目前赤崁楼是台湾台南唯一的讲真相景点,有三条大横幅,一条是“退党中心”,一条是“法轮大法好”,另一条是“天安门自焚”,展板有20多块,另加一台电视。场面虽然不小,能让中国人看到不少真相,然而干扰不断,警察局或市政府时常会因为接获投诉电话而前来关切;此外,前去赤崁楼支持的同修人数并不多,不少时段甚至只有一个同修。为何会有那么多人投诉?为何同修不愿意去支持呢?

关于投诉问题,香港景点之前也时常发生。香港同修会和来的警察说,那些人是特务。说实在的,当时的我并不是很认同香港同修的说法,那时我想,真的都是特务吗?所以,当我发现赤崁楼也有人投诉时,我开始注意这个问题,我曾到赤崁楼周围的商家征签,我也询问那些来到赤崁楼的台湾游客的反应,针对支持者,我请他们做正面投诉,帮我们说话。我发现,台湾民众普遍支持我们,当然也有中立者,也有极少数负面者。但是,不管他们持什么态度,很少有人态度强烈到真的想去投诉。关于这一点,我的理解是:一般常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除非真的犯到他头上,否则他不想和警察打交道。

我们都知道,台湾的特务几十万,其中针对大法来的肯定最多,因为中共最怕的就是法轮功,尤其我们的退党中心,那是它的眼中钉、肉中刺。所以针对“投诉”这个问题,我想我们可以向警局询问投诉人是谁,那些留有姓名和地址者,我们可以找上门告诉他真相,至于那些无名无姓者,我们除了向内找出可能的不足,我们也要告诉警察真相,让警察了解那些人的可能背景。

关于很少同修支持景点这件事,事实上,有部份台南同修一直觉的景点的布置不美观,所以提出了一个改良方案,可是,参与景点的同修认为该方案不可行,易遭破坏,由于双方都觉的自己的方案比较好,所以长期以来台南同修无法形成一个整体。

我曾经埋怨那些不参与景点却坚持改变景点的同修,认为他们不但没支持景点还给景点负面能量,终于有一天我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我的心促成的。美其名是觉的新方案不可行,美其名是认为自己的方案对众生最好,可是我们从法中理解,方法好坏不关键,关键是大家心齐吗?我越执著新方案的缺点,同修就越看不到该缺点,我这边还在想,同修怎么就认识不到呢?他们当然认识不到,因为我从来没有发自内心感谢他们提出新方案,不管新方案可行性如何,同修们付出了,他们想让景点更美好的用心是应该被肯定的,应该被珍惜的,况且我认为的缺点或许也只是我所在层次的认识。修炼呀修炼,同修为何这样,为何那样,这么简单的道理,同修怎么就不懂呢?不是这样呀!同修之所以不懂只因为我的心性还没有到位!难怪同修一直不放弃他们的构想,只因为他们一提构想我就动气。

事实上,当我认为这样做才行,那样做不行的时候,我真的以为那件事情是我做的,是我的办法让它成功的,其实只是我们有这颗心去做了,真正事情的成功是靠大法的力量。说什么慈悲众生,甚至认为自己的坚持是对中国人最好的。就算我所坚持的方案真的比较好,但我和同修无法形成一个整体,导致景点长期人手不足,甚至干扰不断,我这真是对众生好吗?

不参与景点的同修当然可以提意见,可以批评,因为我是在修炼,修炼就是修自己。师父说:“必须做到谁说都行,有就改无就注意,”(《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只能要求自己多做事少批评,我不能这样要求别人。每个人的认识不同,自己所在层次的认识是用来指导自己修炼的,我怎么可以把它拿来要求别人呢?

说到讲真相,我理解在台湾景点讲真相,中国人和台湾人同等重要。台湾人虽然没有参与迫害大法,没有加入恶党,但是不少人对这场迫害的原因和严重程度不了解,我们需要让他们多了解。所以最近每当我看到台湾游客,我就举着展板说:“迫害十年了,我们需要大家的支持,请支持我们。”果真每个人都有反应,很多人就会说,支持,我支持你们。这话一出口,或许他就属于未来,不属于过去了。我理解我们和世人的互动是很重要的。曾经有位开天目的同修看到世人和我们的展板隔着一层薄膜,当我们告诉他展板内容时,薄膜消失了,对方就会有反应。

关于劝退中国人,我理解一个人是否得救,不光看他是否退了,而是看他是否发自内心退,发自内心退,他体内的毒素才能被清理掉。而要让对方发自内心退,我理解我们必须真心为他们好,所以我们要考虑他们的接受能力,而不是一味的讲。

如果对方说只爱自己的,只爱钱的,我就说,爱自己很好呀!爱自己就要赶快退党保平安;爱钱也很好呀,没有共产党,你能赚更多钱。先说的让他不抵触,然后再细致讲真相。

说“中国和以前不同,现在多好”,我就说那是因为你好,老百姓好,不是党好,你看现在恶党多腐败呀,而腐败这点他们都很认同。说“恶党给我钱,让我出国玩”,我就说没有共产党,你早就出国了,凭你的勤劳,到哪里都能赚更多钱。是你在工作,你在缴税,是你养活党,不是党养活你。

问我哪个党执政好,我就说不能一党专政,老百姓没有保障,要多党轮政,老百姓才能真正的当家做主。

说自己喜欢某某某的,我就说那很好呀,等共产党垮台了,中国民主了,老百姓有投票权了,你就可以投票选他当领导人,你爱选谁就选谁,这多好呀!

如果他说自己爱恶党,我就笑着说,不是啦,你是爱中国,对不对?中国人当然是爱中国,共产党根本不珍惜中国人,我们不要爱它,帮你取个名字“爱国”退党﹝或爱华﹝爱中华﹞、锦华﹝锦绣中华﹞、美华﹝美丽中华﹞等等﹞,要记的我们是中华儿女,炎黄子孙,不是马列子孙喔!

总而言之,就是尽量顺着他们的执著,不要和他们争辩。真的什么都听不进去的,我们也不要动心,不要灰心,更不能对他产生不好的念头,我们的一思一念是有强大能量的,我们只能救人,不能推人下地狱。

说到推人下地狱,我想到了导游。有时候,我发现我对导游的好并不单纯,是有目地的,我并没有发自内心的想救他,只因为他会影响中国人得救,我才对他好的。我发现自己有分别心,就象一个母亲较疼爱某个孩子,如果其他孩子欺负了这个孩子,我就不干了。事实上,如果我在讲真相过程中碰到干扰而不高兴,我的慈悲心并没有出来,因为真正的慈悲是没有分别心的。

最后谨恭录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的一段法和同修共勉:

“人的思想来源很复杂,而且有许多人是观念在讲话,不是自己的真念、不是自己真正的人在讲话,所以说出的话往往是似是而非、言不由衷的,他讲过了啥他自己马上就忘了。他自己都不重视他讲的话,你为什么重视呢?别管他讲啥,你讲的话对他来讲每一句话都是当当响的炸雷。”

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