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七十八岁独居老妇遭“六一零”绑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三日】5月25日早上7点30分,家住上海市普陀区清涧二村的独居老人任秋玲刚刚起床,被一阵猛烈的敲门声惊起,跑出来一开门,发现居委会治保主任符仁珍和民警蒋建中带着一帮“六一零”恶警冲进屋来,几个恶警说:跟我们到派出所走一趟,把事情说一说。任秋玲老人说:“我刚起来,衣服还没有穿好,为什么要跟你们走?”

恶警二话不说拉着老人就走,把她从二楼拖下来,然后推进停在下面的警车,旁边还有二辆黑色小车。接下来,留在屋里的恶警就在没有家人在场的情况下,私自非法抄家。恶警把家里的电脑、打印机、手机、书籍等物品全部都抄走,这些都是他儿子邓国平几个月前出国去澳洲时留下来的私人物品。抄家的时候连空白信封,私人通讯录,还有她儿子出国前,在去年给市政府、市公安局、信访办写的要求政府给予出国护照,使自己和分开4年的妻子团聚的信件和相关政府部门的回信也全部给抄走。

任秋玲老人被带到真光派出所后,又被带到在北石路的区公安分局。恶警“六一零”接着就开始非法审问:“你是否去过铜川路的一个炼法轮功的人的家里,是否从那里拿过真相资料。”老人说:“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我不认识你说的人。我在家里学炼法轮大法,你们凭什么来抓我,国家有没有法律。为什么我炼大法做好人都不能做了。”

后来,来了一个市“六一零”的头子,男,将近60岁,脸又黑又长,脑壳扁平,凶狠的威胁道:“我要把你在家观察一年,你到外地去必须事先告诉我们,这次考虑你年纪大,罚款2000元。”老人说:“你们抄走我家的东西,要给我收据,你们拿了我的钱也要给我收据。”这个“六一零”头子说:“收据过二天给你。”(但一个星期过去后,什么收据都没有。)“六一零”又问你是怎么学的法轮功,老人说:“我04年得了脑梗,舌头嘴都歪了,眼光都呆滞了。我儿子就叫我炼法轮功,结果我几个月以后就恢复了健康。这么好的功法还不让我炼吗?我在家里炼功影响到谁了。”

当老人问这个市“六一零”头子“你叫什么名字”时,那人心虚地说:“我可不敢告诉你,让你们法轮功把我名字曝光啊。”显然,这些人心里太明白自己干的事情多么见不得人,却还要昧着良心干坏事,死心塌地跟邪党走。

从早上到晚上,恶警轮番非法审问,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放回家,中间没有让老人合眼睡过觉,老人被折磨的精疲力竭,差点导致生命危险。

对一个这样的78岁在家独居的,没有多少社会活动能力的老人,邪党也要花费那么人力、物力,当作一个“政治任务”来完成,当作自己一个可怕的阶级敌人来对待,可想而知,它自己是多么脆弱,多么不得民心,多么害怕世间的任何正义力量存在。

那些良心尚存的,但为了自己的生存还在参与迫害的警察和其它工作人员,共产邪党对法轮功这样的迫害当中,你们应该清醒过来了,即使在你们自己不情愿的情况下,参与了这些迫害,在不久的将来对这个邪恶的政党最后大审判时,你们将会作为迫害的参与者一起受到正义的判决,给你们自己和家人造成巨大的不可挽回的痛苦。希望你们尽快脱离这个邪党,做一个正常的有尊严的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