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行凶打人和迫害种种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八日】

一、正发生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的迫害

2009年3月份,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对一位大法学员超期关押,到期不放,并殴打。大法弟子集体反迫害,不干活,不穿劳教所的衣服,不戴名签,不参加点号(就是早中晚饭及睡觉前集合报人数)。据悉,坚持者被铐在铁床(死人床)上。其他待查。

3月20日起,被劫持在二大队的大法弟子也集体反迫害,其中有:金英石、孟春芳、秦秀丽、许芹、安凤香、张淑仙、刘丽华、刘淑梅、赵桂萍、周淑芝、张秀芹、张玉娥等。当日,大法弟子金英石被带到管教室,两个大队长,刘连英、任枫,还有其它管教开始大声吼叫,连打带骂。刘连英更是连踢带打,并问“金英石,我打你了吗?” 金英石回答“你不是正在打我嘛”。随后又是一顿打,刘连英再问,金英石还是那么回答,直到金英石站立不住。刘连英仍说“谁看见我打你了?谁作证?”并逼金英石穿所谓的校服,金英石不穿。

大法弟子金英石被恶警刘连英迫害的五、六天不能下床吃饭。同时,大法弟子孟春芳被迫面朝墙站着,张淑仙被于波(管教)强迫站在墙边。大法弟子安凤香被恶警刘连英把肋骨打折了,据说恶警王小玲也参与了。

3月22日,刘连英值班(周日)看到张淑仙、刘丽华坐在车间不干活,不穿所谓的校服,强行拉起她俩站着,不许坐,并叮嘱护廊看着,没有人听她的。

到23日,一直被关在单间的姜桂云被迫打针,她拒绝,并喊“法轮大法好”,被绑在死人床上打针。当时动手迫害姜桂云的马天殊当场腰痛的受不了,到医院看病。

长春有个叫雷晓婷的大法学员于4月初被劫持到“黑嘴子”的,现在仍坚持反迫害,被关在单间,约4月9~10号晚被值班的大队长任枫和管教张小辉带到管教室迫害。恶警张小辉失控的大叫,当晚遭报,胃剧痛,起早4点左右就到医院去看病,一连几天胃痛难忍。


二、管理科行凶打人

2007年9月19日,10多点钟左右,三大队来了四人,这四人都是管理科的。一个是科长岳某,女,警号2200193,一个是干事徐某,女,警号2200195,还有两个男的,其中那个姓陈,55岁左右,警号是2200147。

姓陈的一句话:“抓紧时间,下午还有,明天还有别的大队要处理。”就开始了三大队的迫害行动。姓陈的又是手掌霹大法弟子的头,又是皮鞋踩大法弟子的脚趾,还用电棍使劲的电大法弟子后腰。三大队的“思想干事”金丽华也参与了此次迫害。金丽华警号是2200292。

她们在每个小队找出三个人,共有三个小队,其中每个小队有两人,他们都动用了电棍殴打他们,理由是听说你们炼功了,就问现在还炼不炼,不出声,就用电棍电,电到写“保证”为止。

被打的人有一个是35岁的,其余几个人都是47岁-59岁之间的。这么些老太太就是想做个好人而已,对他人对社会也没有构成危害,这些恶警却对这些好人大打出手。

三、强迫学员带病、超时劳动

按劳教所的规定,每天是3-6小时劳动,而这里是早上7:10-10:40,3个半小时,下午是12:00-16:40,4个小时,晚上17:10-19:10,2个小时,这9个半小时都是纯粹的强制劳动时间,不包括洗漱时间,休息时间一般在21:00左右。有病的、高血压的人,恶警也不放人,仍然强迫其劳动。

1、荣春玲,55岁,高血压。2月2日-5月22日期间,承受大负荷的劳动,昏迷多次。直到现在,仍然是时好时坏,但是劳教所仍然不放人,而且还要在昏昏沉沉的状态下,每天都要参加9个半小时的劳动。

2、有病的学员,劳动中也不准休息,并且强迫在车间打吊瓶,然后继续强迫参加劳动。

四、不允许接见和探视的家属带东西

好多东西他们不许带,可是在劳教所那里买可以,恶警的目的就是为了高价出售他们的东西牟取暴利。有些大法弟子本来就很苦、很难,食堂吃的菜又没有几滴油,菜也很单调,有些人的头发都斑白了,强迫高价买劳教所的东西,进一步加重了对这些大法弟子的迫害。

五、随意加期,到期不放人

1、不填“解除鉴定表”的 到期也不放人

当地抓人一般都不符合法律程序,有的被当地派出所接回后,仍然不许回家,又重新送回劳教所。送人时,家人或本人没有签任何手续,都是当地派出所一方伪造的手续。许多大法弟子不配合劳教所,没有签字或填写“解除表”等东西,就被劳教所随意加期。

2、各大队的大法弟子都有被加期的问题,有的因为不参加“学习”,不参加“考试”,有的写声明,有的炼功被抓住,都有不同天数的加期情况。这些都是劳教所加强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

3、学员关押到期 劳教所通知当地派出所

学员被非法关押到期,劳教所应该是直接放人的,不应该通知当地派出所来接,让他们来接的目的实际上就是双重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