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的世人共同抵制邪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九日】

  • 觉醒的世人共同抵制邪恶

  • 那一刻寂静无声

  • 明白大法真相的村支部书记

  • 觉醒的世人共同抵制邪恶

    我是辽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五月中旬,两“六一零”恶徒给我的亲属打电话,说要找我谈话。我说不去,不配合他们。“六一零”为了达到他们的邪恶目地,第二天来到我单位跟领导说:建国(篡国)六十年大庆,要把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辽宁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恶警要单位配合他们工作,扣本人工资三千五百元,洗脑班二十天,吃住都自己承担。一领导坦率的说;“我们没有权力扣人家的工资,扣工资是违法的,要想扣工资必须拿正式判决来。”

    “六一零”不甘心,又找到我亲属,让给弄钱,送洗脑班。我亲属却说:“钱我没有,炼法轮功的有什么不好的,按‘真、善、忍’做好人、干好事、不干坏事,病都好了”。

    “六一零”一看都不配合他们,也达不到邪恶目地,就灰溜溜地走了。


    那一刻寂静无声

    文/一萍

    一九九九年我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非法抓起来押回当地。在非法押送我回去的火车上,警察头子污蔑我是去北京闹事,扰乱了社会治安。我说我是行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去北京是善意的向政府反映情况,没有闹事,也没有违法。

    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整节车厢里的乘客都围过来看,并叽叽喳喳的提着各种各样的问题。那时,全国的媒体都大肆对法轮功进行污蔑、造谣,很多人都听信了媒体的谎言。有一个戴眼镜的小伙子,自称是某某大学某专业毕业的,提的问题最多,而且提问的速度极快。我们俩就象答记者问一样的一问一答,他问的快,我也回答的快。最后,他说我思维很敏捷,但不忘说一句你精神有毛病。

    是啊,在他眼里,中央都对法轮功定性了,全国一片“揭批”打压声,我居然还敢顶风而上,跑到北京去为法轮功说话,他觉的是精神不正常。有两个受谎言蒙骗的旅客也骂我。警察头子得意洋洋的看着我。

    “他这个学说(指法轮功)当初提出的时候,遭到很多人的反对,但是,后来也承认了。没有关系!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一个抄着普通话的男子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听到这话,刚才还喧闹不已的车厢一下子寂静无声了,所有的人,包括警察头子都呆若木鸡,无言以对。我感激的望了一眼说话的人,那是一位穿夹克衫的中年男子,他说完后就转身走了。

    在当时,在中国大陆那谎言泛滥的环境里,哪怕一句真话,一份坚持道德良知的勇气,一个维护正义的举动,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同时,又有着多么令人不可思议的震撼力量。

    很多年了,我一直难以忘怀这一幕,难以忘怀中年男子说的话。这些年,在高压下无论有多难,我始终坚定的走自己的路,坚守着对信仰的那份真诚,并把法轮功真相告诉给相识和不相识的人们,使人们从中共的谎言中走出来。


    明白大法真相的村支部书记

    河北省阜城县码头镇某村支部书记,经大法弟子讲真相,明白了大法真相,并退出了中共邪党组织。大法弟子再去某村讲真相时, 还有几位和他同村的村民在场,他对那几位村民说:共产党要完了,你们赶快退了吧。那几位村民听他劝说后,大多退出邪党组织。大法弟子临走时,他还要了几份真相资料, 说:我再给其他村民看看去!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