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然在湖南攸县网岭监狱遭奴工、暴力灌食等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一日】湖南省岳阳市四化建职工李自然,因向被中共谎言蒙蔽的人们传递真相,发放资料,被人恶意告发,先后四次被绑架,三次绝食,因生命垂危被放回。2005年3月3号李自然在单位宿舍被岳阳县恶警李十全、周造林绑架,被岳阳县检察院杨勇、法院肖志军、李雄为首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津市监狱迫害两个多月。李自然不配合,又被劫持到郴州监狱酷刑。二零零七年四月,李自然又被劫持到湖南株洲市攸县网岭监狱继续迫害。

2007年4月12日,李自然被非法劫持到湖南省网岭监狱。进去几天,教育科专干巫××就强迫李自然下蹲与其说话,李不配合这种侮辱人格的邪恶制度,恶警巫××就指使狱警龙卫红对其抽耳光。由于多年很多次遭到邪党“610”恐怖组织的绑架与折磨,李自然曾多次绝食抵制,多次正念闯出看守所,但身体一直没有彻底恢复。一进网岭监狱,李自然就只能吃一点豆奶和一点菜汤,硬的食物、比较刺激的食物根本就吃不了,加上恶警又监控其不让炼功,身体就变得极虚弱,在这种情况下,狱警还居然强迫其穿灯泡、扫地等奴工。

5月初的一天,李自然身体突然全身抽搐,手脚蜷缩成一团,呼吸困难,生命危险。狱医彭祖林(绰号彭兽医)给其开了两粒去痛片的药,见其状况比来的时候有所好转,便恶狠狠的说:“反正死不了,没事!”此人不但态度对大法弟子恶劣,对服刑人员也经常是毫无人性的,毫无职业道德可言。

李自然在此等很难进食的情况下,狱警残忍的不给其提供容易消化的食物,如稀饭、面条等。流氓警察谭冬明(大队副教导员)及教育科专干巫X邪恶地说:只有“转化”了,我们才给其提供一定的方便。维护生命和身体健康,是一位公民最起码的权利,这是天经地义的。监狱的这种做法,暴露了其赤裸的法西斯管理本质。在当时艰难的环境中,幸亏隔壁分监区一大法弟子经常给其买一些食品,才活了下来。

在车间被迫做奴工时,警察谢高义经常对其侮辱,逼迫其多做工,经常把其坐的凳子抽掉,往地上摔,强迫其站着做工。此恶徒经常对服刑人员随意殴打、体罚、虐待。看其丧心病狂虐待这群社会弱势群体,大法弟子李自然看到都不少于一百次了。警察谢高义经常扬言:在这个月中,如果谁做事做少了,那就扒了谁的皮。这就是邪党体制下监狱真实的一面。对于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此恶警虽然不敢随意殴打,但也经常刁难迫害。每逢法定休息前夕,邪党体制下的监狱都要进行清监及搜身,警察谢高义在大法弟子李自然身上到处乱摸,摸了胸部又摸下面,接着又摸屁股后面,连屁股后面的口袋都不放过,来回摸了几分钟,完全是一副流氓无赖的丑恶嘴脸。

在网岭非法关押期间,警察唐孝平(中队长)挑选监狱最邪恶最没有人性的牢头狱霸对大法弟子进行所谓的夹控,夹控犯罗仲柳就是其中一个。此恶徒是恶警唐孝平的亲信,也是其亲戚。一天二十四小时对大法弟子李自然进行跟踪、流氓式的夹控,不让其说话,不让其炼功,不让接触其他人,晚上不允许在外头院子里散步。一个人被关在一个非常狭小的房子里,连喝的水都没有,身体和精神长期遭受着折磨。

那里的服刑人员都知道恶警唐孝平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土皇帝”。但是一般人从外表看不出来,因为其伪装得很好。2007年10月13日晚上,李自然一个人在走廊里散步,犯人牢头狱霸罗仲柳从房间的床上爬起来,气势汹汹的冲过来,抓着李自然胸前的衣服就往墙上来回撞。李自然极力的挣扎出罗犯的双手,最后,罗仲柳掐着李自然的脖子把其顶在墙壁上,准备大打出手,见其隔壁监房有人,就没有动手。进了房间以后,罗犯又掐着李自然的脖子,把李自然摁在墙壁上,准备对其下毒手,李自然高呼“打人啦!”恶人猛的一惊,李自然才趁机跑出了房间,这一恶性事件才得以中止。

后来,李自然将此事向各中队狱警反应,管教狱警戴玮居然没作任何处理。中队长唐孝平充当罗仲柳的保护伞。因罗犯是他安排来当夹控的,也是其亲信,他对狱霸罗犯说:你怕什么?有我在,什么事我会给你撑着。

唐孝平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他派最邪恶最没人性的恶徒夹控迫害大法弟子,有几个目地:一是为了“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二是担心他对服刑人员经常拳打脚踢、电棍、手铐、体罚虐待的丑事被暴露,他就是怕大法弟子写材料向上面揭发他违法犯罪的情况。因为他知道大法弟子有这个能力与勇气。所以他就安排最没人性的犯人来夹控迫害,不让大法弟子写东西和与人接触。

10月27日,为了全盘抵制邪党监狱体制对大法弟子的种种迫害,李自然绝食4天反迫害,教育科专干巫××及大队恶警谭冬明(其人曾残酷迫害其他大法弟子)指使中队狱警戴玮对其进行暴力灌食。戴玮全然不顾李自然在长期折磨下身体消瘦、弱不禁风,一脚将其踹倒在地,指使三、四个犯人对其残忍的灌食,恶警戴玮用硬塑料筒用尽全力将李的牙齿撬开,强行往下捅。

此后一个多月,李自然都不能吃下饭及比较硬的食物,每天只吃一点牛奶、豆奶维持生命,身体非常虚弱。要求吃一点面粉,负责此事的副教导员谭冬明及教育科专干巫××拒绝提供食物,原因是没有“转化”。毫无人性。

11月底,李自然找大队长袁敏乐反映自己身体虚弱,东西吃不进,要求提供一点面粉。狱警袁敏乐毫无人性的说:“吃不得,你就不要吃!”监狱本来就有这样的规定:对病人或身体虚弱的人应该提供营养餐,身体状况实在不行的,还应保外。

为了抵制迫害,第二天,李自然开始绝食绝水,第三天狱警戴玮及唐孝平指使四、五个犯人对其暴力灌食,用硬塑筒强行把李自然的嘴撬开,一犯人捏着李的鼻子不让其出气,夹控犯罗仲柳不停的用硬塑料筒猛往下插,李自然的喉咙被其捅破流血。由于李自然极力抵制,嘴里的食物就是不往下咽,所以还是没被灌进去。在非常疼痛之时,李用正念反制邪恶,夹控犯罗仲柳自己疼痛难忍,只好停止了罪恶的双手,接着自己跑在水龙头旁边呕吐不止。

第四天,教育科专干找李自然谈话,李自然义正辞严的说法轮功遭迫害是千古奇冤,自己没犯罪,要求无罪释放。

第五天,教育科专干巫××指使狱医彭祖林对李自然进行暴力灌食。

第六天,狱医彭祖林再次对李自然进行插胃暴力灌食,本来胃管已完全插到位了,为了折磨大法弟子,狱医彭祖林还不停的猛用劲往下插,胃管在胃里面都变成了弧形了,彭祖林嘴里还恶狠狠的说:“看你还绝不绝食!”接着彭祖林又气势汹汹的叫嚣要给李自然灌大便。其行为极其粗暴残忍,完全是人性泯灭的写照。

后来狱警跟李自然谈话,不能保证其吃好,但是一定会保证其吃饱。由于暴力灌食的原因,以后李自然再吃东西时不知道饱饿,食物吃进去之后,总觉得没吃饱,再吃的话,就感觉很不舒服。

2007年过年那段时间,狱警又对其迫害不提供食物,李自然就只能吃一点方便面和饼干过日子。

2008年3月中旬早晨,夹控犯罗仲柳突然对李自然进行殴打、谩骂,李自然写了一份报告向狱警反映这个情况,在了解到这个情况属实后,大队和中队狱警居然不作任何处理。相反,恶警唐孝平还不断的找罗犯谈话:你千万不要怕,有什么事我给你撑着。罗犯几次要求换一个岗位,不愿再死心塌地的为恶警唐孝平监控法轮功。罗犯也找过李自然要他跟狱警去说,他不愿再监控大法弟子的事。但恶警唐孝平深知罗犯是一个几乎没有人性的恶徒,加上罗犯长相丑陋凶恶,又经常喜欢殴打其他人,为了能所谓“转化”大法弟子中能捞取到政治资本,所以恶警唐孝平就利用他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弟子。

从2008年4月到11月,湖南省攸县网岭监狱毫无人性的虐待、折磨大法弟子,一步步逼大法弟子李自然妥协“转化”。在吃不了饭及一切比较硬的食物下,极其残忍的不给其提供任何食物,在身体状况非常虚弱的情况下,也不给其保外。李自然自己出钱让狱警在外面买一些容易消化的食物来维持生命,这也不行。因监区里面的小卖店东西仅仅只有几种。从4月份到11月份,李自然吃的食物全部是家里母亲千里迢迢用很大很大的包裹寄来的,非常的不容易。

维护生命和身体健康的权利是公民最起码的权利。残忍的不提供食物目地是逼其“转化”,又不让其所谓监外执行。这本身就非常荒唐与无耻!恶警许碧炎(副监狱长)及教育科恶警巫××,恶警周卫和谭冬明负有主要责任。

8月初的时候,大法弟子李自然身体极度虚弱,走路都很困难,呼吸短促、困难,面容非常消瘦,恶心并呕吐,每天只能吃上一两杯豆奶。恶警唐孝平见此情况,还逼迫李自然呆在车间,在身体非常痛苦的难受的情况下,李自然只能躺在地上休息。

11月中旬,管教狱警江铮违法失职的不让李自然上厕所,极其邪恶的说要拉大便只能拉在裤子里,原因是防止其与隔壁车间法轮功学员接触。同月狱警逼迫李自然穿囚服,并威胁他如不穿就关禁闭室或送严管队迫害。

从2007年4月到2008年12月26日,网岭监狱非法关押期间,邪恶之徒安排3个夹控犯对李自然24小时非常监控,不让与其他人员接触和说话,不允许其炼功。同时还邪恶的额外安排一名勤杂事务犯对李自然进行殴打。

2008年3、4月份,因李自然在狱警面前揭露了其恶行,勤杂犯陈志勇用手掐住李自然的嘴和脖子,准备对其大打出手,被李自然正念制止。非法关押期间,勤杂犯受恶警的指使,经常编造不实的消息和事实对李自然进行所谓的“攻心”,被李自然一一识破,不为其所动。

狱警在要释放前的几个星期还妄想将其“转化”。在网岭监狱一年多的非法关押时间里,李自然几乎每天都听到看到不法人员虐待、殴打、体罚犯人。“噼噼啪啪”的电棍声经常不绝于耳。在任何场合、任何情景下都可以对这些犯人随意搜身,中队流氓头子、土皇帝唐孝平及流氓警察谢高义对这些弱势群体采用的手段极其残忍的已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把这些服刑人员视为奴隶为其捞取政治资本,为了往上爬,就泯灭人性的要把他们做事的最大潜能打出来。

2008年12月26日,是大法弟子李自然被非法关押四年的最后一天,教育科专干巫××逼迫李自然在释放证上签字,李自然要求无罪释放,拒绝在释放证上签字,并给其讲真相,讲大法学员是在做好人,法轮功是千古奇冤!巫××恶狠狠的说:我不听你那一套,接着指使三个犯人抓着李自然的右手在释放证上强行按了手印。在走出监狱大门的时候,恶警巫××还要强行对其搜身,并在李自然身上乱摸,李自然拒绝恶人对其人格侮辱,恶警巫××在李自然脸上连打两拳,对其进行殴打。

从99年7.20之后,大法弟子李自然先后被邪党“610”组织、国安、公安等绑架过六次,其中四次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被所谓的取保候审。而这仅仅是因为李自然信仰了法轮大法,弘扬了“真善忍”。在湖南攸县网岭监狱所遭受的迫害仅仅只是他经历的一小部份,他的遭遇也是中国大陆千千万万大法学员的真实写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