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省女监恶行:下药、抽血、不许如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几年前,黑龙江邪党恶警为查电视插播事件的同修,绑架了我们全家。我与此插播一事无关,但被恶警怀疑,即使我家人不炼功,也照样被抓。

恶警把我反铐在铁椅子两天一夜;在寒冷的初春,扒下我的棉衣,一个下午两次用两盆冰冷的水泼我,并长期不让上厕所,致使便秘,小腹剧痛难忍,后来便出的东西像已腐败的酱油一样;由于长期被禁锢在铁椅子上,腰椎疼痛难忍。后来我被邪党非法判刑,关押在黑省女监(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为达“转化”率:恶警下药

黑省女监为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达到邪党下达的所谓“转化”率,卑鄙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被非法关押在黑省女监的法轮功学员,都有被恶警在菜饭中下药、或被恶警注射不明药物的经历。

我曾有过两次被恶警下药的经历。第一次是我被绑架后,遭铁椅子酷刑,一次恶警放我上厕所,回来后,我发现铁椅子上放的纸杯里的水由无色变成了黄色,我在昏迷中有一丝的警觉,没有喝那水,并在没有人时将其倒掉。后我发现恶警在门口窥视我的变化。可以肯定是恶警在水里做了手脚,企图等我意识不清醒时继续迫害。

第二次是在我被非法判刑、被劫持入黑省女监后。一天,正是中午时间,非常炎热,我在干活的案子上放着一杯水,恶警突然喊放风,我还没来得及喝水就出去了,那日放风共有十几分钟;不知什么原因,我心里总有些不安,第一个上楼奔回车间,发现案子上的水杯里有一片白色的药片,正在溶化……我告诉了其他同修,注意自己的水及饭菜。由于大家警惕,恶警后来就不太敢轻易给法轮功学员下药。

从“转化”监区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讲,为了达到监狱的“转化”指标,八、九个恶警恶犯“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白天黑夜不让睡觉,轮番战术,强迫看,听污蔑大法与师父的录像电视片,稍有不从,便刑具“侍候”。更有甚者就是给法轮功学员饭菜里、暖水瓶里下不明药物。据说用这样的水洗头,都杀头皮。

法轮功学员褚秀和,被黑省女监迫害致出现严重病态,家中人花钱将她保外就医,可黑省女监竟以查病为由,将她从家中骗出,又非法关押进女子监狱;恶医指使犯人徐珍等在褚秀和昏睡中强行给她注射不明药物。褚秀和醒后意识不清楚,昏昏迷迷,心慌意乱,只得到外面去走,恶犯又多次往其菜饭中下药。褚秀和曾指问恶医,恶医恬不知耻的说“没这事”。当指问恶犯徐珍,徐珍马上“招供”,说“有些药是监狱允许给法轮功用的。”

赤裸裸的谎言已经无需再证明了,邪恶的表演已经昭然天下。

邪恶的交易:强行抽血化验

二零零四年至二零零五年冬季一日上午,与平时不一样,恶警让被非法关押着的法轮功学员和刑事犯人分小组从车间回监舍如厕,只能一个小组一个小组去。

当我们小组刚踏入监舍时就看见恶警颜玉华、贾文君、张秀丽带着恶犯打手郭英、柏丽君等许多犯人站在监舍门口,录音机里放着迪斯科音乐,震耳欲聋,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此时已有几个恶犯将法轮功学员聂绪梅架着往监舍外走廊尽头的狱警办公室走。一个法轮功学员上前问贾文君怎么回事,恶警贾文君凶狠的说:“给你们抽血化验有没有艾滋病,这是狱里对你们的关心。”几个法轮功学员同时表示:炼功人没有任何病,不参加抽血。

话音未落,一恶犯就将一位表态的法轮功学员绊倒在地,在恶警贾文君和张秀丽眼皮底下,恶犯柏丽君、郭英等拽着这位法轮功学员的头发拖向办公室,商小梅等十几个犯人将她用大被盖头,踹到地上,踩着她的头和肚子、胳膊,用很粗的针头刺向法轮功学员的血管。此法轮功学员正念很足,没有配合,恶警愣是没得逞,没有抽出一滴血。恶警张秀丽、贾文君不甘心,指使犯人再抽,犯人一连扎了八九针也没抽出血,只好罢休。

当这位法轮功学员被拖出恶警办公室时,已被折磨得不成样子并昏迷过去,目睹这惨烈的一幕,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一个刑事犯人放声大哭说:“她们都是好人啊,怎么就这么样折磨她们啊!”当时许多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的被折磨得伤痕累累,多少时日都不能痊愈。

很久后,法轮功学员才得知,是配合邪党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的邪恶行径。女监给法轮功学员验血不只一次,这罪恶的幕后交易一直没有停止过。

不让上厕所

黑龙江女监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最常用的无耻手段还有:不让上厕所。

我因修炼法轮大法被绑架、非法判刑,邪党恶警采取各种卑鄙手段从精神上和肉体上摧毁着我的意志。经常是,几个邪恶的恶警在吹着口哨,嘴里不住地阴笑着说:“尿出来了。”连最起码的人性都没有。

黑龙江女监为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令犯人包夹法轮功学员,五、六个人监视一个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吃饭、洗衣、刷碗,都在犯人的监视之下。九监区恶警郑杰、颜玉华队下令,法轮功学员夜间上厕所不得两个法轮功学员同时去,要一个出来后一个才准许如厕。犯人怕恶警队长扣分,不敢怠慢。

一次早上四点许,一老年法轮功学员要如厕,犯人不让去,说里面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老年法轮功学员说憋不住了,犯人依然不许,十五分钟后,老年法轮功学员血压急速升高,心跳加速,脸色煞白……其他犯人看不下去,议论说:“两个法轮功同时上厕所能有什么事,还有人看着,硬要把人憋出病来才算完。”

当日,这位老年法轮功学员有家属来探视,看见她脸色如此苍白,询问缘由。在旁边看着的恶警,没等她说出原委,就强行将她拉走,说是给监狱抹黑了,家属没见成。

恶警害怕法轮功学员学法

黑龙江女监的恶警极其害怕法轮功学员学法,怕到不可理喻的地步。

二零零六年,恶警经常搜号,翻查法轮功学员手抄写的师父经文,残暴的把法轮功学员被子、棉垫撕开,甚至连瓶子里装的白糖、酱都要倒出来找查看。搜号过后,衣服、被子、酱、咸菜扔了一地,真是满目狼藉。间隔几天、几个星期不等,突然就来查一次。有时居然一个星期查了三次。

一次恶警杨华命恶犯用宽胶带将法轮功学员于玉梅嘴粘上,不许她呼喊,把她的白被单从被子上撕下来把门遮上,使别的法轮功学员看不见里面发生的迫害:恶警杨华命犯人把于玉梅死死按住,恶警许盟等开始搜查,非要翻出经文不可,把生活用品和食品全都过滤一遍,就这样暗中实施着迫害。

还有一次搜号来得非常突然,法轮功学员邓建梅的手抄经文在一个背垫中放着,被恶警抄到,一个法轮功学员上前一把夺回,传给另一个同修。当时搜号的恶警和恶犯十几个人,这个装着经文的小垫子在法轮功学员手中轮番传递着,恶警和恶犯撕扯着法轮功学员,在走廊里扭成一团。因长期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体力都有所不支,最终被恶警把经文抢走。在护经文的过程中,四名法轮功学员在暴力践踏下昏厥过去,她们苏醒的第一句话就是对恶警说:“把法还给我们,那是我们的生命!”法轮功学员们在迫害中,用生命护法的壮举,震慑邪恶。

以上几个受迫害的事实,其实只是冰山一角,更多不为人知的罪恶每天都在发生着。更有许多是让人难于启齿的卑鄙手段,简直听的人都不相信这是人的行为。这个地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却发生在被中共邪党标榜的”最好的人权时期“的中国大地上。

揭露、制止邪恶的迫害,每个人都不是旁观者。认清真相、维护正义是人类战胜邪恶的根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