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女子劳教所以强制苦役摧残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安徽省女子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也是剥削公民劳动力最严酷的地方。在那个失去一切自由的高墙铁门里,无论是年过七十的老人或十二、三岁的未成年人,都是一样起早贪黑超负荷的被强制做苦役。

安徽女教所二大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那里大部份是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每天被强制干的活是做各种手提袋、包装盒之类的产品。这些产品都必须使用一种化学胶水粘合。所用的胶水在大量使用时,整个车间都充满着一种刺鼻的气味。该胶水毒性很大,法轮功学员经常被熏得头昏,喉咙、眼睛刺痛。而这种化学胶水还用来做月饼盒,茶叶盒、食品袋等投入市场。

女教所的几个大队基本上都是强制做外贸活的,主要是针织服装、箱包。由于劳教所里的劳教人员都是无偿劳动,成本极低,利润再低的活都能接,因此订单很多。(许多外商可能还不知道他们的产品是出自中国劳教人员之手。)

表面上规定早上六点起床,而实际上每天五点多钟劳教人员就已经在车间干活了。每天除了三顿饭(最多不超过一个小时),全都是在不停地干活。在车间,不准讲话,低头干活,稍有停顿,马上就会被来回巡视的警察训斥,或扣分(扣十分就延期一天)。

上厕所,喝水都严格限制时间、次数。一些年龄大的劳教人员经常是等不及警察批准,就小便在了裤子里。这样一直到晚上九点下班,然后再大包小包地带着手工活,回监舍继续干。

为了防止“上面检查”,不准使用大灯,所有的人都在监舍里昏暗的灯光下干活,一直到二、三点,完不成任务的要干到天亮,(警察订的劳动任务不断上涨,稍慢一点,就永远都完不成任务)。光线暗,看不见,做出产品质量“不合格”,白天再返工。这样恶性循环,永无休止。劳教所里任何一个警察都可以以任何一个“理由”让劳教人员延期。曾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因直言讲劳教所严重超时劳动的事实,让人带出,投诉到有关部门,结果被无理延期数月。

更甚者,还要在填写每天劳动时间的表格里,按警察的要求填写“6个小时”,否则将受到严厉处罚。以至一些吸毒的劳教人员甚至当警察的面说:“下次再犯,就犯大的,直接进监狱,也不进劳教所。”

为了让劳教人员拼命干活,为他们挣到更多的钱,这里的警察根本不顾及劳教人员的生命安全,更谈不是上健康。在他们眼里劳教人员就是他们谋利的工具。

一次劳教人员晚上正在车间加班,突然说有人来检查,结果警察将几十名劳教人员关进了一间仓库。窗门紧闭,等检查人员走后,有几个劳教人员差点窒息。

有一个大队是专门做出口箱包的,使用的都是高速电动缝纫机。一名劳教人员在干活时,由于太困了,放在电机上的手慢了一下,结果粗粗的机针一下将手指穿个透。警察看到劳教人员将血渍弄到了产品上,大骂这名劳教人员,到了卫生所拔掉了机针,这名劳教人员用不断流血的手指洗擦着被她鲜血染红的产品。

长期的超负荷奴工,严重睡眠不足,致使许多人血压高,心脏不好,引发许多其它疾病。这时劳教警察们就毫不吝啬地强迫大量吃药。这些药都是廉价的,降压药100粒只需一、二元钱,副作用很大。警察并不管这些,只要表面上能把病压下去,不影响干活就行。

近几年来,由于安徽的“劳教资源”不够用,于是每年都从上海劳教所买一批劳教人员(主要是吸毒和卖淫的),教期长的500元一名,教期短的300元一名,她们大都是年轻能干活的。这些事实都是有据可查的。每年都有许多来自各地的被安徽女教所从上海劳教所买来的劳教人员解教回去。她们就是证据。

这些事例,对劣迹斑斑的中国大陆劳教所来讲,只是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5/2045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