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辉老师,不要害怕,不要妥协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有一天换衣服的时候,拿起了一件我最喜欢的T恤,不禁勾起了我温暖而又悲伤的回忆。这是徐辉老师在酷热的下午不知走了多少商家挑选的。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阴天似乎还飘着小雨。我接到了徐老师的电话,她说自己被带到当地派出所,有几个警察正要去她家非法抄家,希望我能帮她把重要的东西收拾好。这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

徐辉老师,女,今年应该四十七岁了,她长的很高、很漂亮,说话时和蔼可亲,与学生、同事、邻居相处很平易近人。徐老师在吉林省松原市扶余县大林子镇小五队住(她的户口在蔡家沟)。她是大林子镇中学正式的地理老师。

以前我与徐老师并不相识。二零零六年我因在她家寄宿,她对我照顾有加,与她相处不象陌生人,倒像是久违的亲人。她很忙,周一至周五早出晚归的到学校教书,还要负责家中大小事务。我在她家住的那段日子,她中午吃完饭还要回来为我做饭,嘘寒问暖的,令我很感动,其实她可以在学校吃完不必管我的。

徐老师有一个女儿今年二十一岁,她女儿十多岁时,爸爸就因某事被抓,二零零七年才获释。徐老师自己一人把女儿抚养大,她工资微薄,不够生活费,每天教书回来还要种地;冬天的东北很冷,她家的屋子很空旷,烧柴是很令人为难的事,她也熬过来了;因为她相貌好,还有工作,很多人都以为她会再嫁,有人甚至上门介绍,都被她拒绝了。

即使在那样艰难的情况下,徐老师还经常帮助邻居,我在她家的那一段时间就有很多故事:邻居家的孩子生病了无钱医治,她无偿的送给邻居钱去治病;邻居家没有水泵抽水浇园子,她把自己家的水管安上通到邻居家……

问她为什么如此坚强善良,她会很平静的说:“我的信仰是法轮功,因为信仰法轮功就是要做好人,甚至更好的人,做好人要为别人着想,不为名利,与人为善,遇到艰苦的事要坚韧……

因为徐老师信仰法轮功“真、善、忍”,她每年都要被学校用教师资格威胁几次,逼迫她放弃信仰,包括强迫她在学校住、扣发工资等。迫害法轮功最严酷的那几年(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她差点被绑架到洗脑班,因为正义之人指责不明真相的警察才罢休。二零零六年,本来应该教学的她,被学校强迫去当门卫。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徐老师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又被劫持到扶余县拘留所,关押七天,因她不放弃信仰,后被秘密劳教一年六个月,被关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七大队。现在已经一年二个月余了。

打电话给她的家人,她的家人充满了无奈,是啊,丈夫刚回来不到一年,团聚不到几个月,妻子又被绑架走了,而且徐老师是个好人哪!

她家人说,徐老师瘦了很多,脸色苍白,每天要被强迫做很多活,完不成劳教所规定的数量还要“加班加点”,吃的东西是窝头、没油且很脏的菜汤,劳教所的东西要比外面贵上一倍还多,而且也不能花钱去买,因为不放弃信仰,家人不许带吃的东西。

到长春火车站下车,坐246路公交车,最后一站就到黑嘴子了。你会看见那是个破破烂烂的地方,在劳教所旁边的住户房子低矮破旧,很脏很乱。黑嘴子劳教所高高的围墙长长的,有一个不起眼的小黑门,显的死气沉沉。那里面的管教一个个满脸横肉,膘肥肉厚,说话大吵大嚷,很凶。探视的时候,每一个话筒都是噪音不断,听不清说话。头上还有摄像头,听说通过它要把每一个去探视的人查看一番是不是法轮功学员。

有消息说被黑嘴子劳教所七大队奴役的大法弟子抗议长时间劳动(每天最短15小时)而被打,我真担心徐老师啊!

那些肥胖、高大、很凶的管教,我不知道这些打好人的家伙们,最后是不是也会象被审判的纳粹大屠杀刽子手们一样,无论天涯海角都有追捕他们的声音。

徐老师,我知道你没有放弃信仰,不要害怕,不要妥协,加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