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修炼故事:信师信法,平安过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农村大法弟子,我想把我这些年修炼的心得写出来与大家共享。

我出生在承德地区一个小山村,从小体弱多病。从我记事起,就记得我有病,到了十三岁以后,身体才渐渐壮起来。成年后到石家庄地区当了上门女婿。到了九十年代,社会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气功。当时我也想学,但又不知道学哪一门好。有一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个年轻的师父说“我教你一套功法,很简单,很好记。”说着就开始炼,让我看。一共五套功法,他炼完了,我说:“就这么点?”他说:“就这些,好记吗?”我说:“好记”,我一下子就醒了,醒了我就想刚才梦中师父教我的功法,从头到尾想了一遍,觉着又简单又好记。可到了第二天,梦中师父教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一个动作也想不起来了。

到了九六年六月份。有一天,去一个哥哥家看到了《转法轮》一书,一看到书中师父的照片,就觉着面熟,好象在哪见过。想了许久,我一下子想到梦中教我功法的人就是李洪志师父。我用了两个晚上看完了一遍《转法轮》。我一下子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以及以前弄不明白的事。比如人有元神等,因为小时候,元神离体过一次,也见过别人被附体等等。

在以后学法过关中,师父一直在梦中点化我,鼓励我。比如,在学《转法轮》第三讲中,有这么一句话,说“静到一种可怕的成度”(《转法轮》)。当时就想,静怎么还可怕呢?可是到了夜里,睡了一觉醒来,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完全是空的。师父让我体会了一下静的感觉,当时真的有点害怕。大约过了十分钟,这种状态没了。

到了秋天,我第一次过病业关,当时咽喉肿痛,牙床也肿了,牙也疼。当时正秋收,农忙时候,白天还得干活,晚上才能学法,那种痛苦的感觉真是度日如年,当我坚持到了第八天的时候,心里有点动摇了,心里没底了,是坚持还是去看医生。突然脑海中出现这么一句法:“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转法轮》),想到这段法,我下定决心,一定按师父说的去做,不把它当成病,把它当成一个关去过。到了第九天中午,嗓子、牙、牙床不疼了。渐渐的到了晚上,能吃东西了,咽着也不费劲了。当时觉得大法太神奇了。

到了第二年也是秋天,又过了一次病业关,这次的症状和第一次一样,但比上一次来的还厉害。嗓子肿得水都喝不下。人一天比一天瘦,白天还要下地干活。晚上疼得睡不着,记得疼得最厉害的一天,我只睡了十几分钟。疼得不能睡,我就看《转法轮》,看累了,我就听老师讲法。法中讲“物极必反”,我就这样坚持着。家里人看到我的样子都快认不出我了。我告诉他们没事,就这样我按照法的要求去做,到了第十天中午不疼了,晚上能吃东西了,过了这一关后身体强壮多了,也有力气了。

到了九九年“七·二零”前,有一天梦见,我和我小婶子,还有几个同修一起爬山,到山顶看到每一棵树上只有一个大果子,形状象苹果,大的有大盆那么大,小的也有脸盆那么大,我们谁也没有摘,顺着道一直向前走。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知道这是师父点化我们,个人修炼时期结束,以后是正法时期。

“七·二零”后,中共不让大家学了,电视整天播放侮蔑大法的新闻,当时的气氛非常紧张,仿佛天要塌了,当时有人就动摇了。我犹豫过,当我把得法前后我的变化分析了一下。大法教人向善,遇事先考虑别人,这没有错。这一定是政府错了。当时就想告诉大家电视上说的不是真的,是假的。

有一次发资料,我们几个人分了几个村去发,当时什么也没想,强烈的想法就是要让大家知道真相,后来知道这就是正念。我很顺利的发完了就回来了。天安门“自焚”事件后,对大法学员是个严峻的考验,人最难突破的就是怕心,人的正念不强,怕心越重,心跳的越厉害,越不敢出去发。当时有一阵子我也害怕,没出门之前,心跳的厉害,左思右想,是出去还是不出去。最后一咬牙,豁出去了,这样一次二次,慢慢的也就不觉得怕了。后来师父教我们发正念后,每次出去都很顺利,有一次遇到一个喝醉的,在我后喊,让我停下来。当时心想你赶不上我,结果那人就真的没跟上。农村养狗的比较多,狗一叫主人就要出来看看。我发资料之前,发正念不让狗叫,结果就很顺利。有一晚特别黑,走到一户人家放资料,没看到有一条狗一下向我扑来,狗刚要叫,我在心里说:你不要叫!这只狗刚叫了半声,后半声就没叫出来,我当时也吓了一跳。

随着不断的出去,把安全问题放松了。有一次,我们几个去发资料,我被片警捉住,当时人念大于了正念,把我抓到派出所。第二天把我关到看守所。因为第一次面对警察时,脑袋懵了,就只记得不能说出别的同修,不能说出资料的来源。我回答说传单是我捡的,让我签字,我说我不会写字。他们把笔给我,我把笔握在手里,他们一看我拿笔的姿势,一下子把笔要了回去说:“你这样写我的笔会坏的,我的笔一百多块钱啊!”最后他们把我关到牢房里。牢头问是什么原因进来的?我说是法轮功,他就告诉所有的犯人,对我客气点。他们也就没有对我怎么样。晚上所有的犯人都睡了,我理理自己的思想。这一天多来,心里七上八下的,各种观念,不好的念头全都往出冒。我强迫自己静下来,先什么也不想,当时只觉得自己的心好象从几万米往下掉的感觉。我开始向内找,我哪儿有漏了,让邪恶钻了空子。回想起这一段时间,是我放松了学法,把发资料当成了任务,有了干事心。没有从救人的角度去考虑,认为自己正念强不会被抓,放松了安全问题。我找到这些后,我就开始发正念,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开始除恶,这时感觉自己的心不再往下掉,开始往上升了。我一晚不停的发正念,到了第二天我明显的感觉着自己的正念强了。在这里也感谢外面的同修发正念。白天我给犯人们讲真相。中午所长把我叫去问话。我不停的发正念,所长让我坐在他对面,双眼不眨的看着我。我看着他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我们对视了有五六分钟,所长把眼神移开了,很和气的问我老家是什么地方的,我当时回答了他。转念又一想,我回答了他的话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了吗?他再问我什么我也不回答了。所长见问不出什么了,最后让我好好配合他们工作,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回到牢房后,牢头问我挨打了没有,我说没有。犯人们都很吃惊。问我:“和他们认识?”我说:“不认识。”“你外边有人?”我说:“没有。”

在牢房里我开始背《论语》、《洪吟》。背一会,发一会正念。到了晚上,我回想了一下白天的事,所长正视我想从气势上吓倒我,想用伪善来迷惑我。让我配合他们的工作,怕我绝食。你越怕绝食,我就越绝食,我下定决心从明天开始绝食。夜里梦见一头黑色巨兽,四方脑袋,向我扑来,张开大嘴就要咬我。在它张开口时,我看见它嘴里有一颗红色的发着光的珠子,我一伸手把珠子抓出来吃了。这头巨兽疼得乱转,也顾不上咬我了。我醒后,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邪恶就象纸老虎。这更加强我绝食的决心。到了第二天牢头让我吃饭,我说从今天开始,我不吃这里的劳改饭。牢头说:“你不能叫劳改饭,应该叫改造饭。”牢头把我不吃饭的事告诉了所长,所长把我叫去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我没有犯罪,不放我出去,我就不吃这里的饭。”所长又说:“不是这里的饭你吃吗?”我一听他还真会找空钻。我说:“不吃!只要是在这里我就不吃!”有两个警察一看我这样跟所长说话,过来把我按在地上,拿起棒子,在我屁股上打了几棒子,边打边问,你吃不吃,我坚决的说:“不吃,打死也不吃。”他们停下来,让我站起来。告诉我说:“你不吃,以后我们有的是办法。”回到牢房,牢头问我:“打疼了吧?能走吗?”我说:“能走。”(因为关押我的牢房,离所长办公室不远。他们都能听见)他们不信,让我脱掉裤子看一下,结果是不红也不青也不疼。就这样,我绝食了三天,他们没办法让我吃东西,只好向上反映。局长来了,我也不认识,也不知道,只看见进来三个人,有一个人边问边记录。问我为什么不吃饭。我说:“这里的饭是给犯人吃的,目地是让他们改造好,我在家里孝敬父母,对妻子我是一个好丈夫、对儿女我是一个好父亲,你们让我往哪里改造?所以我绝不吃改造饭。”我的态度非常坚决,那两个人出去了,做记录的问我:“你知道刚才那个人是谁吗?”我说:“我不认识。”他说:“先出去的那个是局长。”同时对我竖了一下大拇指。也出去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在看守所里只要你有一点执著,邪恶就会钻空子。

在绝食这些天中,又关进来一个开饭馆的,犯人们都问他各种菜的炒法,来勾引我的食欲。我当时就背《洪吟》〈道中〉的一段“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 食而不味 口断执著”。在绝食这些天中,每天夜里都梦见我北方的父亲,给我端来一碗饭让我吃,这些天中,白天一点也不觉得饿。到了第十三天夜里,梦见我北方的父亲来了,端来两碗饭说:“你吃完了就没事了。”醒后,我知道,我快出去了。这些天中,我一直在给他们讲真相,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不好的东西。在绝食第四天,所长把牢头叫去。牢头回来当着所有犯人对我说:“你成了一级保护动物了,所长特批准,什么时候想躺你就躺,别人不得管。”狱警每天都过来问一句“怎么样?坚持住吗?”我都笑着说:“没有问题。”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第十二天夜里,在女牢房中,狱警在毒打大法弟子。听见狱警在大声问:“还有谁?”随后听见女人的惨叫声。我不停的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在后来这几天中,和我一块的犯人都无精打采的。到了第十五天,晚上他们放我出来了。在这半个月中家里人因为我精神上也受到了很大的打击。

回来后,许多同修都来看我,鼓励我。回来后没几天,妻子手指着我说:“你是要这个家,还是要炼功?”我看她那个样子,我知道邪恶想利用亲情让我放弃修炼。我当时回答:“两个都要!”她说:“不行,非选一个!”我没有犹豫,对她说:“功我是学定了,别的你看着办吧!”她一看我态度这么坚决,没有一点让步的余地,眼泪一下子流出来了说:“你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以后我不管你了。”我当时能理解她,她精神受到的打击很大,但我也不能让邪恶钻空子。后来,妻子看得我很紧,不让我看书学法,我就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几天后,慢慢的也就没事了。

自从我被抓后这里的同修也就没有再发资料的了,家里人也都看得紧紧的。回来后的日子里,我知道了学法的重要,在这样邪恶的环境下,要是没有大法来支持我,我是闯不过这一关的。我就每天坚持学法,开始背法。用了两个月我背了一遍《转法轮》。等家里人都睡着了或有时早上天还没亮时,我就出去发资料了,就这样坚持了半年,家里人也不管我了,我们几个同修又可以在一块发资料了。

有一年冬天,我领着孩子们回北方老家。在老家我跟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当时我正念足,讲真相、劝三退也很顺利。过完年,回来后。觉着妻子言行有点不对劲。我这个人身体很敏感。晚上睡觉感到有一股凉气往我身上上。我当时就发正念销毁。并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妻子的邪恶,并清理家里的环境。我当时想一定是我走后家里被邪恶钻了空子。就这样,我发了一个星期正念后,才觉着家里及周围的场干静了。有一天晚上,我娘叫我过去一下。当时我正在学法,妻子已经睡了。我娘告诉我:“这些天学法总是静不下来,和这件事有关。”让我有一个思想准备。她说我妻子有外遇,让她看见了。我听了很吃惊。因为我们感情很好,没有吵过架。我当时想了想才对她说:“这件事对你是个关,人的怕心太多了。小女儿在外边干活怕她学坏,担心这、担心那的,这回冲着你这颗心来了,这回你得好好去去这颗心了。”我知道这件事对我也是一个考验。回到屋我炼完功,躺在床上想我娘刚才讲的事。我一下子明白了,是旧势力在钻这个空子。我回北方讲真相救人,它在这钻我娘正念不足的心。同时让我去掉亲情的执著。想从这方面往下拽我。我当时心想:“你休想,我不会上你的当。”当时想到《三国演义》里一个故事:“诸葛亮为了让司马懿出兵,诸葛亮给司马懿送女人的服装,想激怒司马懿,司马懿一发怒就会出兵,可是司马懿不但不发怒,还当着众人的面把诸葛亮送去的衣服穿上了。”想让我发怒上当,我就是不上你的当。有这样的想法,当时又想到法中进过的,这是让我提高心性的。妻子不惜名节,让我提高,我不能恨她,而且还要感谢她、关心她。可是人的一面又冒出来了,妻子对你不贞,你怎么在众人面前抬头呀?后来的几天这两种想法,反复出现,搞得心神不安。以前见过别的同修过这样的关,可到了自己身上感觉就不同了。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排斥它、反对它,同时正念清除这种念头并增加学法时间。但那种感觉还是不好受,师父就在梦中点化我:有一个医生来我家,当时我娘和我妻子在做挂面,有两袋面湿了,只好做成挂面了。医生给我看病,这个医生看看这味药、看看那味药都说来的慢。最后拿了一味药说:“就这味药吧,二天就好。”看完病,问医生要多少钱?医生说不要钱,给二袋挂面就行了。醒后,我心里想,这味药来的太猛了。去掉这颗心,真是剜心透骨的难受。既然师父让我过,我一定能过去。在过这一关中,我没有打、也没有骂过妻子,我用善心去对待她,还给她讲了许多历史上的故事和修炼中的故事,让她找回自己,让她走正自己的路。在这期间,师父把我妻子身上的病清理了,两个月过后,有一天突然觉着自己身体外有一个壳碎了!觉着心的容量一下大了。同时觉着宽恕别人是一件快乐的事。当时能知道,并感觉我的肉身只不过就是一个工具,我过了这一关,有一天晚上,我和妻子谈了这次过关,她出轨是旧势力安排的,从而毁了她的原因等,最后妻子说:“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一定走正自己的路。”

以上就是我修炼中的一点点心得,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