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十周年 墨尔本各界集会(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将满十年之际,2009年7月18日,两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澳洲墨尔本市中心举行游行集会,呼吁善良民众和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共同结束这场迫害。


游行队伍从墨尔本市中心城市广场出发


停止长达十年的迫害


酷刑演示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演示


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音乐短剧


游客和市民驻足观看法轮功展板


市民来了解法轮功真相


市民纷纷接过法轮功真相传单


民众纷纷签名声援法轮功

游行队伍从墨尔本市中心城市广场出发,沿着宽阔的Swanston大道绕行一周后,返回城市广场举行集会。来自澳洲政府部门、法律界以及非政府组织的几位代表在集会上发言,呼吁结束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悉尼的天国乐团也远道赶来助威,声势浩大的乐团和游行队伍很具震撼力,吸引了不少市民来主动了解法轮功真相。

*澳洲政府不能对人权侵犯视若无睹*


维省北区省议员珍妮˙迈克库司(Jenny Mikakos)

维省北区议员、议会司法秘书Jenny Mikakos MP发来致辞以表达她对法轮功学员的支持。

她说,“作为一个民主国家,我相信在与中国的对话中,澳洲应该把人权提到与贸易同等的高度。在这个全球互联的时代,我们不能对发生在地球另一端对人权的侵犯视若无睹。保护和增进人权应该是放在我们思想和行动第一位的。”

“自从1999年法轮功被迫害以来,根据大赦国际等组织的报告,中共当局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酷刑、拘禁等违反人权的迫害并没有消减。我呼吁中共当局尊重法轮功学员和平修炼的权利!”

*律师:要给法轮功难民提供更多援助*


难民律师Jo Knight女士

Jo Knight女士是一位受理难民案件的律师,8年来,她一直为法轮功学员能获得澳洲保护签证而孜孜不倦的工作。

Joe在集会上回顾了8年来的经历,刚开始的时候,由于中共的掩盖,澳洲移民部不了解法轮功受迫害的情况,因此“每个案子都象打一场仗一样艰难”。

她说,“法轮功学员留给我的印象是,和平、坚韧、决心十足。他们在这十年里坚持不懈地讲真相,使我们意识到中国迫害人权的严重性,使我们在跟中国做生意的时候,更要关注它的道德水平和人权状况。我也呼吁政府能够为难民申请者提供更多的法律援助。今天我们在这里纪念法轮功受迫害十周年,这也是提醒澳洲政府要更多的关注中国人权,不仅是关起门来讲,而是公开去中国谈这个问题。”

*中国问题专家:中共政权必须结束*


中国问题专家保罗.莫克(Paul Monk) 先生

Paul Monk先生曾在澳洲国防部情报局东亚区工作过六年,是著名的中国问题分析专家和作家,他在集会现场表示,在中国发生过很多迫害,但是在过去的30年里,要数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最残忍”、“最丑陋”的。

就在几天前,Paul Monk先生为澳洲著名财经报纸《Financial Review》撰稿中写道:“中共必须结束。”他说,“我们希望中国人好,这不是反对中国,而是反对暴政。如果人们都自愿退出中共,中共就会解体,对中国人来说是件好事,对全世界来说也是件好事,那会是伟大的一天,希望法轮功学员能使这一天早日到来。同时也感谢法轮功学员办的媒体在全世界都沉默的时候,还能发出声音,让人们关注这件事情。我们永远不要忘记在这十年中,他们所做的一切,以及他们所承受的。

*澳洲非政府组织积极声援*


澳洲民事委员会主席彼得•威斯特摩(Peter Westmor)先生

彼得•威斯特摩(Peter Westmor)先生是澳洲民事委员会主席,为了表达对法轮功学员的支持,他亲自手执横幅参加游行。他是在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曝光后开始关注法轮功的。他起初不相信活摘器官一事,自己亲自上网查证。当他在google中敲入“器官移植、中国”等关键词后,结果令他大吃一惊。

“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仅仅一分钟后,我就上到一个中国医院的网站,网上正是肾移植的广告,只要一星期即可,还有肝,心和肺的移植。在澳洲这样的国家,移植器官需要几年的等待。”

彼得后来成为法轮功受迫害联合调查委员会在维多利亚州的主席,多年来一直在大力支持法轮功学员的和平反迫害运动。

*解体中共才能结束迫害*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了十年,在这期间,各国政府试图与中共进行的人权对话都被中共耍弄,而活摘器官这种前所未有的罪行依然中华大地猖獗肆虐。当2004年底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的发表后,人们终于明白了,中共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它不可能自动变好,只有解体中共才能结束迫害。


墨尔本华人报纸《天安门时报》的总编阮杰先生

墨尔本华人报纸《天安门时报》的总编阮杰在集会上的发言明确地传递了这一信息,他说:“在中共的领导下,绝对不可能有真正的民间团体和信仰自由,要停止、结束宗教迫害,以及对法轮功的迫害,首先一定要解体中共,结束中共。”

墨尔本民运人士高健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对共产党要有一个本质上的认识,它是一个非常凶残的魔鬼,它的本质是不可能改变的,对共产党抱有任何幻想都是不现实的。”

*中国劳教所耸人听闻的折磨手段*

“七•二零”是个痛苦的纪念日。从十年前的这一天开始,中国大陆数千万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史无前例的打压迫害,他们被抓捕、拘留、毒打,有的被劳教、施以酷刑,很多人经历了种种磨难后,辗转来到澳洲。在澳洲这个自由和平的环境中,他们为结束迫害而积极奔走呼吁。

王颖曾经是北京一所大学的讲师,因为不放弃修炼,2002年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2年。今年4月份才来澳洲的法轮功学员Tina,2000年因去北京上访,被关进大连劳教所。在集会上,王颖和Tina讲述了她们在劳教所被迫害的经历,对于在民主社会长大的澳洲人来说,很多虐待手段是他们前所未闻的。时值墨尔本寒冷的冬天,一些澳洲民众伫立在寒风中,从头听到尾,眼中噙着泪水。

王颖说:“在劳教所,警察对每一个人强行扒光衣服搜身,我因拒绝被吸毒人员拳打脚踢。我被禁闭在一件房子里20多天,每天被逼坐在小板凳上不准睡觉。和我一起的一名法轮功学员王玉华被关在一栋与外界封闭的独立小楼,强迫笔直贴墙站立,24小时不许擅自移动,不许上厕所,直到便在裤子里。整整9天,王玉华双腿失去知觉摔倒在地。骻部骨折仍不让睡觉,强迫她坐在小板凳上。北京的12月正值寒冬腊月,警察故意把房间的窗户打开,王玉华身上只穿了单衣,冻得她不由自主地打哆嗦,后来整个下半身处于完全瘫痪的状态。”

比肉体折磨更严重的是精神的折磨,“在劳教所里,经常播放诽谤法轮功的录像,强迫每个人表态。每顿饭前要先唱饭歌,什么歌颂共产党的歌曲以及一些认罪改造的歌曲,否则不能吃饭。每天晚上睡觉前要汇报自己的一天的情况,要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的关怀,感谢共产党把我抓来是对我的挽救。许多人精神上非常抑郁,但是在这里哭不行,不管什么原因,你没有哭的自由,一旦被恶警发现,就认为你思想“不稳定”,需要继续所谓的被“帮助”。

来自辽宁大连的法轮功学员Tina说,“在劳教所我曾绝食要求释放。警察让我躺在只有四、五块木板的床上,双手吊铐在两侧床栏杆上。警察让一个犯人用木板打我的手和脚,打肿后又用两壶开水往我手上浇。”

“劳教所的医生把塑胶管从鼻孔插到我的胃里灌食,灌完不拔管子。警察让我插着管子在铁笼子里站了两天两夜,我脸色蜡黄,第二天夜里大口大口地往外吐胆汁。在我没吃饭、一天灌一次豆浆的情况下,警察让我站了五天四夜,根本不顾我的死活。”

“一次警察让犯人把我全身绑在铁栏杆上,两条腿分开、掰成一条直线再绑紧,然后用手向上扳我的腿,我感到腿部钻心的痛。犯人又用脚踢我的阴部、往我身上泼冷水。被放下来时。我两腿毫无知觉,两星期后才能正常走路。”

这一幕幕触目惊心的惨剧已经持续了十年,而且还在进行着。


维省法轮大法佛学会主席肖中华先生

维省法轮大法佛学会主席肖中华先生在集会上表示,对法轮功的迫害必须立即停止,法轮功学员会一直进行和平抗争,一直到中共解体,迫害结束的那一天。

集会中还穿插了法轮功洪传和反迫害的音乐短剧,使过往行人更清楚地了解法轮功的情况。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