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叔的回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四日】我有一个堂叔,今年七十七岁,农民,曾加入过中共。

自《九评共产党》发表,明白了真相的广大中国民众纷纷退出中共邪恶组织之后,我多次到他家劝其“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堂叔总沉默不语或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肯点头退出中共组织,几次我甚至觉得堂叔中邪党的毒太深,不可救要了。

二零零九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出来后,我再一次带上晚会光盘以及预言光盘去堂叔家,看完光盘后,破天荒的,堂叔与我聊了起来。

堂叔讲起了他曾经经历过的往事,堂叔在十七八岁的时候,正赶上土改如火如荼的时候,那时候,中共的口号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在这个口号的鼓动下,中国人的斗志被空前的激发出来:甲与乙有过结,甲可以弄一伙人把乙做掉,甲曾经得罪过丙,丙又找人把甲杀了,那个时候是天天有人命案,今天人还活得好好的,说不定明天就没了,在红色恐怖之中,人人自危。

堂叔当时正值十七八岁,血气方刚,为了表示忠于毛主席,忠于党,堂叔当上了民兵。堂叔这一辈子也忘不掉的一件事,是亲眼目睹了一次杀人的经过。作为一名民兵,堂叔当时在杀人现场执勤,所谓的执勤,就是按照杀人现场总指挥的命令,如果有谁胆敢干扰阻止这次杀人,就用枪捅死他(每个执勤的民兵手持一杆红缨枪)。

被杀的人叫任焕文,是一榨油坊的二师傅,这次的杀人方式叫“大卸八块”,就是把人的主要部件剁掉,刽子手一边动手切割,一边高举着受害者的已切割下的部件朗声大叫:“这是任焕文的耳朵......这是任焕文的胳膊......这是任焕文的手......”

“原来要人死也不是那么容易”,堂叔说:“被屠宰的任焕文也不叫,只是每当刀子插进他的身体,他的嘴咧一下。”血流成河,没想到一个人身上竟能流出那么多血,此时的任焕文已没了人样,但仍然活着。见被杀者老也死不去,刽子手有些不耐烦,动手把任焕文的肚子拉开,将内脏全部撕扯出来,任焕文总算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还未听完堂叔的回忆,泪水已充满我的眼眶,我可怜的同胞,我可怜的父老乡亲,就这样一刀一刀的被这红魔操纵下的失去理智的同胞宰割着痛苦地死去,而活的人则由于恐惧,几十年来在战栗中苟且偷生,活的更痛苦。我问堂叔,《九评共产党》上说的是真的吗?堂叔说,当时的情况比《九评》所揭露出来的更邪恶,要恐怖的多。我明白了,难怪当大法弟子讲真相劝三退时,有的人吓得脸都变了色,有的人则急匆匆的逃也似躲开了。共产党几十年恐惧训练真的让中国人怕到了骨子里。

堂叔说:有时候,年轻人问我,当时的共产党真的是那么邪恶吗?我就说,人年岁大了,过去的事都记不起来了……唉!不敢说真话呀!

共产党有意让中国人忘掉历史,它在割断历史,老一辈在中共的威胁下不敢说真话,老一辈人故去后,后代的人因为没有亲身经历而对中共的杀人历史知道的不多了,这也正是中共所希望看到的,中共为什么要不惜血本要封锁媒体,封锁网络,它是想要一直欺骗下去。

我理解了堂叔的恐惧,我也理解了师父的慈悲,师父是太了解了在中共统治下苦难的中国人所经历的苦难和他们的苦难的心。佛法无边,真的希望苦难的中国人都能够了解真相,摆脱中共的阴霾,都能够得救、拥有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