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自明被迫害致死 监利县610罪责难逃(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湖北省监利县34岁的大法弟子付自明,2009年4月17日在福建武夷山风景管理区旅游时,用蜡笔写“法轮大法好”等字,被绑架到武夷山公安局风景管理区派出所。4月20日,监利县610副主任姜昌洪到福建去劫持付自明回湖北,还没回监利县付自明即被迫害致死。


付自明

4月22日,监利县610突然通知付自明的家人:付自明在从福建押送回湖北途中,路经江西时身亡。噩耗传来,付自明的亲人全都处于悲愤之中。付自明的妻子、父亲、妹夫还没从悲哀中回过神来,就被强行一车拉往江西。在江西,监利县610威逼付自明的亲人承认付自明是跳火车身亡,并强迫签字,然后火化。当时,付自明的亲人是被临时强迫拉来,没做任何准备,身无分文,身处异乡,举目无亲的被软禁。付自明的亲人不承认跳车身亡的谎言,拒绝签字。

随后,付自明家族中的人员也赶来江西,见付自明最后一面。本着让死者尽早安息的传统,家族人员签了字。付自明的亲属们只能在离火化炉口几米处远远观看付自明的遗体,不准靠近查看。付自明的遗体正面躺着,头部用布盖着,只能看到露出的肚子,其它部位不能看到。后来据悉,付自明眼角用胶布粘着,背部有被打的伤痕,腰部有被打的青紫的印迹。

回当地后,邮政局派去接付自明的人被软禁在监利县党校(此地多次对监利县大法弟子办过邪恶的洗脑班)办学习班,统一口径,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当时湖北省610还派了十多名恶警和本地恶警勾结,监控本地大法弟子的行踪。

付自明,男,1975年出生于监利县程集镇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有姐姐和妹妹各2人,共5兄弟姐妹,付自明排行老三。付自明从小体弱多病,一次高烧之后,得了肺炎,长期咳嗽。曾经就读于中南财经大学,大学期间(1996年)喜得大法。从此以后,无病一身轻,真正体会到了身心健康这个词的美妙。1997年7月分配到监利县邮政局工作,任会计。

刚刚工作半个月,7月20日邪党镇压法轮功开始了,付自明为了让政府明白真相,就到湖北省政府上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99年10月,中共邪党镇压法轮功继续升级,付自明到北京上访,进一步向政府讲清法轮功真相,却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监利县行政拘留所100多天。

2000年3月,付自明又一次被国保大队长付岳成、余一华等绑架,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有一次,县看守所内付自明隔壁女号的大法弟子胡顺仙被邪恶的管教用透明胶布缠在口、鼻上不能呼吸。付自明知道后,大喊“法轮大法好,不许打人”,管教调来几个武警毒打付自明,并被关进小号。付自明绝食抗议,绝食35天,被野蛮灌食。

看守所用尽了各种手段折磨付自明,一切无效后,看守所假惺惺的把付自明放回家上班。几天后,片警曹声文开车到邮政局接付自明到派出所所谓的“谈话”,付自明的父母亲也跟着去了。12点付自明的父母回家吃饭,趁此机会,610就直接把付自明绑架到沙洋劳教所迫害一年。

在臭名昭著的沙洋劳教所,付自明是监利县男大法弟子中受迫害最严重的。进劳教所头三天,付自明被80万伏高压电棍电击两次,头部肿大,眼、脸、口都迫害的变形了。在沙洋劳教所里,电击成了变态的恶警们迫害大法弟子的家常便饭。有一次,付自明被几个包夹犯人抬到办公室电击,使用的都是电压极高的长电棍,电击发出的蓝火花、啪啪啪的声音……一电击就是10多分钟。针对此灭绝人性的行为,付自明做了揭露。在一次管教上强制洗脑课,强迫大法弟子做作业,写所谓的认识之时,付自明写上“强制手段就是不合劳教所意愿的,就铐在窗户上用电棍电”。

沙洋劳教所里,还有恶警们习以为常的一个迫害手段,就是非法剥夺人睡觉的最基本权利。劳教所还强制大法弟子背公安部、民政部的关于法轮大法的非法通知,背所谓的司法解释。付自明不背这些东西,变态的恶警们就不让睡觉。

付自明在劳教所受尽了恶警、包夹犯人的非人折磨,而且大部份折磨都是在人看不到的阴暗角落进行,更多的折磨无从知道。

付自明劳教期满,被监利县邮政局个别邪恶的领导非法开除。后来,付自明又被留在邮政局转做搬运工,没有固定的收入。他平时为人善良忠厚,工作任劳任怨,深受单位同事的喜欢。

2009年4月17日,付自明随单位去福建武夷山风景管理区旅游。旅游期间,付自明在风景区讲真相,并用蜡笔在石头上、竹子上、宾馆里写“法轮大法好”等字,被宾馆人员恶意举报,被绑架到武夷山风景管理区派出所,随后被非法关押在武夷山看守所。

2009年4月20日,监利县610副主任姜昌洪带4人,再加上付自明单位——监利县邮政局派一个人,共5人一起去福建非法押送付自明回监利。当时,付自明的妻子强烈要求随车一同前往,这本是合情合理的要求,但遭姜昌洪的野蛮拒绝。4月22日,监利县610突然通知家人:路经江西时付自明身亡。付自明的亲属们赶到江西,只能在离火化炉口几米处远远观看付自明的遗体,不准靠近查看。

4月24日晚,监利县610和邮政局通知付自明的其他亲人到县邮政局接骨灰盒。付自明的母亲、姐姐、姐夫、妹妹、妹夫等人到邮局机关,只能进大门,不能出大门。随后,付自明的亲属们被车拉到长江假日酒店被软禁,与外界断绝了一切信息往来。这期间,监利县610分别对家属所谓的“做工作”,劝他们承认付自明是跳火车身亡的谎言。开始,监利县610说要单位赔偿三、四万了结此事,付自明的家族人员多次与有关部门协商,最后决定由县邮政局赔偿付自明亲人20万。其中,江西铁路部门拿走2万,付自明亲人实得18万。

就这样,聪明能干、憨厚淳朴的邮局好职工付自明永远的离我们而去了,一个年轻的、鲜活的生命被迫害含冤而死,只留下弱妻、幼子终日以泪洗面、艰难度日。

参与迫害付自明的部份人员名单:
姜昌洪  监利县610办公室副主任
饶飞庭  监利县公安局副局长 13807016288
夏冬胜  监利县国安局局长
鞠守员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