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洪奎遭七年冤狱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黑龙江省方正林业局贮木场电工李洪奎,坚持修炼法轮功“真、善、忍”,遭受了中共七年的惨无人道的冤狱迫害,受尽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家中的妻儿和亲属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李洪奎,男,54岁,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他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戒掉了烟和酒,改掉了打人骂人好发脾气的恶习。在单位是好职工,工作认真负责,任劳任怨,处处与人为善。在家中是好父亲,好丈夫。大法把他变成了道德高尚、身体健康的好人。

可是99年7月20日之后,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邪恶的迫害。李洪奎为了讲清法轮功的真相,本着宪法赋予公民信访的权利,于2000年2月去北京上访,却被黑龙江驻京的警察劫持到驻京办事处,在那里他们轮番审问他,一天一夜不让他睡觉,企图瓦解他的意志,让他放弃修炼,还抢走了他的200多元钱,没给任何票据。之后警察给他双手戴上手铐,押回方正林业局,关进看守所小号里。在看守所里他受尽了折磨。一天,看守员张雪山唆使6个刑事犯人对他劈头盖脸一顿暴打,让他说“不炼”。他没有屈服。

他们看一招不行又来一招,看守员陈全指使犯人强制李洪奎“开飞机”,即两臂张开,90度大弯腰,一罚就是几个小时。有一次他被罚开飞机4个多小时,口吐鲜血,折磨他的犯人害怕出人命,才放过他。由于他坚修大法,拒写不修炼的“保证书”,于2002年3月被非法劳教1年。劳教期满仍不放人,继续关押。

从2000年2月到2003年5月,李洪奎是在方正林业局看守所里度过的。在看守所里,他每天干10多个小时的奴工,还经常挨打挨骂。他几次绝食抗议迫害,遭到野蛮灌食。有一天傍晚,看守员陈全、刘启波无缘无故的对李洪奎大打出手,一拳把他打倒在地,两人对他拳打脚踢,一直打了半个多小时,打累了才停手。

2003年5月,李洪奎不堪忍受牢狱之苦,逃离看守所,开始了流离失所的逃亡生活。在外面他有家不能回,有时候整天吃不到饭,饿了靠吃野菜充饥,晚上钻到农村的柴垛里过夜,遇到雨天全身被淋湿。为了避免再次被抓进看守所,他过了4个多月的流离失所的逃亡生活。

2004年5月20日,为了让人们了解法轮功真相,李洪奎在公园里贴真相标语,被方林国保科的孙必武等人绑架。孙必武、张海成、李长海三人把他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每人拿一根电棍电他,逼他说出都和谁在一起,他不说,他们就用电棍反复电他。孙必武猛打他嘴巴子,拳打脚踢。张海成拽住他的头发,端起洗脸盆的水往他嘴里灌。李长海拳脚一起上,大打出手。他们三人对他野蛮殴打,从5月20日晚10点打到第二天的中午,打的他脸和眼睛都青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胸部软组织内伤,内有淤血,胸部喘气都疼,全身疼痛难忍,衣服裤子都撕破了。

恶警把他关进看守所小号里,同一号里的犯人都看不下去了,说“你去告他,我们给你作证。”当时他妻子找到主管书记姜峰、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政法委头目孙中杰和检察院的有关人员,反映李洪奎被打之事,他们都拒不承认,还说身上的伤是抓捕时碰撞的。

中共邪党人员又对他非法判刑4年,投进黑龙江省呼兰监狱。在呼兰监狱集训队里,不法警察为了所谓的“转化”他,逼迫他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逼迫他写“保证书”,他不写就对他进行体罚,强制他双手背在背后,90度大弯腰,让犯人看着他,一动不许动,动一点就一顿暴打。有时一弯腰就3个多小时,呕吐不止。当时集训队有一个姓殷的和一个姓尤的警察变着法的折磨他,白天折磨够了,晚上让9个人睡在1、5米宽的床上,根本不能休息。每天还要剥大蒜,干13到14个小时的活,手烧掉皮了,疼痛钻心,完不成任务,管教就指使犯人连打带骂。在集训队里迫害了5个月后,把他调到13监区,一直非法关押到2008年5月才释放回家。

李洪奎所承受的迫害也只是千百万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中共邪党不仅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杀害了八千万中国人,对人民犯下了滔天大罪,上天即将彻底清算中共邪党,天灭中共在即。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们,希望你们认清天象变化,看一看法轮功的真相资料,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弥补自己的罪过,在天灭中共的大劫难到来时,不要给自己留下永远的痛悔和遗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7/2040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