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丈夫车祸后悟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二日】我是一个农村妇女,九八年一月得法。我村是个大村子,学法的不少,同修们将环境开创的很好,零七年以前,我们村基本上讲真相、劝三退是不漏户了,包括书记和村委那些看起来难做的在内,都得到了救度。镇派出所公安局几次欲到我村骚扰大法弟子,都被村干部们挡了回去。

零七年的一天,我丈夫出门办事,与一车相撞,不幸身亡。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痛苦、最大的迷茫,但作为修炼人来说,不管出现什么事情,我从来没有怀疑师父、怀疑大法。但儿子、女儿、女婿都对大法起了不好的念头,说了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孩子们质问我:那是怎么回事呢?我爹早就退出邪党组织了,还做了那么多大法的事了。那你说那是怎么了?

是啊,从我修炼以来,我丈夫从未阻止过我做大法的事情(我修炼前身体非常不好,修炼三天身体就有巨大变化),我和同修刚开始挂条幅、喷大法标语时,因为那时候有些怕心,正念不足,都是我丈夫替我们去做的;我去北京发正念、发真相资料,他把我送到车站,因我们同去的同修有出事的,我村书记马上到我家查我去了哪里,是他帮我掩护过去了;我讲真相、劝三退,只要他在场,他都帮我劝退,并且都能把人救了,因为他忠厚老实,大家都相信他说的是真话;我担负好几个地区的协调工作,传递资料,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农活再怎么忙,他都挤时间帮我送(因为他骑摩托车快,我骑自行车慢),从未说过今天忙、累,明天再去之类的话。

尽管我一时答不上来孩子们的话,但我也极力阻止他们说不好话。发正念时,我正告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不许利用这件事来毁灭众生!我要解体、灭掉你!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洪吟二》〈别哀〉中说:“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我又静心看了几遍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光盘,师父再三叮嘱大法弟子“向内找”,又多次看《明慧周刊》同修写的向内找方面的交流文章,我也开始学着“向内找”:在修炼这条路上,我做的太不够了。

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到:“他们别人修好了,或者是常人都变好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哪?你自己有什么收获哪?噢,你为社会尽了点义务、做点好事,仅此而已。”现在看看自己真是羞愧难当。

我从拘留所出来以后的那段时间里,一年看不了几遍《转法轮》,就是学各地讲法和看《明慧周刊》;做协调工作时,对同修说话特别不善,同修要是第一遍听不明白我说的话,我就不耐烦的提高了音调,嫌人家怎么那么笨;我做事时指手画脚的,好象别人都不如自己想的周全,同修指出来,我还委屈的不行──我这是为她好,她还不理解!在强烈的名利心和争斗心等常年在常人中养成的各种观念的驱使下,我这样虚度了好几年的修炼宝贵的光阴,却不知悔改。

在家庭生活中,家人做的好时,我就想:看我做的好,把环境都正过来了!家人要是说了不入耳的话,自己就随着动心,心想:怎么这么多麻烦事?根本不往法上悟,或没有深挖自己的执著,认识不到是用来提高自己的,总是用人的办法来解决问题,结果可想而知了。

在做协调工作期间时,存在着严重的惰性,怕路远、家数多、骑车太累;还有严重的怕心,怕被人举报,所以总连累不修炼的丈夫陪着去。久而久之,一个修炼的人对常人产生了强烈的依赖心,他成了我修炼的“拐杖”了!而我自己还不知醒悟。

我的修炼状态也不好,学法时犯困,炼功时昏昏欲睡,发正念时手倒,自己还浑然不觉。

而所有这些,邪恶的旧势力可看到了,它残忍的夺走了这样一个好人的生命,它把我的“拐杖”生生的抽走了,使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给救度众生的工作带来了莫大的损失。

现在由于我的严重失误,村人及方圆几十里认识我丈夫的人都问:你们法轮功不是说三退保命,保平安吗?那××这么好人怎么就这么走了呢?新学员也动摇不炼了。

过了几天,一个邻村没见过我丈夫的同修给我讲了他做的一个梦:梦中他被一阵飓风卷到了一个叫做“天外仙境”的地方,这里原来是所天人的医院,亭台楼阁,十分漂亮,当时有几个医生和几个病人,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并没有注意到他,只有一个穿着新白褂的医生走过来与他说话:××,你来了呀!我是××(我丈夫的名字)。该同修惊讶道:可我并不认识你啊!他说:你和我妻子是同修。请回家转告我妻子,我在这很好,不要挂念,神让我到这里来行医,给天人治病。话音刚落又是一阵飓风,该同修梦醒。同修描述了见到的人的长相就是我丈夫,而他们以前确实不认识。我知道师父就在我的身边,师父怕弟子承受不住,就托梦相告,我把这个梦跟其他同修说了以后,大家都感到慈悲的师父就在我们身边,由于我们做的不好,给证实法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而师父没有放弃我们,一直在鼓励着我们。

有师在有法在,我们只有多学法,从法中得到智慧,在巨难中不能倒下,我们做的不好,有师父在,我们要归正自己,不允许旧势力借口残害众生。

经过我们努力,现在村里的环境基本恢复了正常,新学员又开始学法炼功了,大家集体学法、炼功,平稳的做着师父交代的三件事,我的儿女也都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在网上发表了声明,表示以前怀疑师父、怀疑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在修炼这条路上每个人没有相同的路可以走,但我们只要信师信法,放下人的观念,保持神的正念,还有什么能阻挡的了我们呢?

要说的话很多,由于水平层次有限,无法详尽表达。从现在开始,无论修炼的路还有多长,我一定紧跟师父不舍,认真做好师父交代的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