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转法轮》 解人生惑(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明慧记者黄宇生台湾中坜采访报导)娇小的婉瑛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和先生一样是国小任教的教师,一家五口都修炼法轮功。说起得法的经过,她笑说自己是二零零一年得法,但是会得法的原因要回溯到中学,甚至更小的时候。


婉瑛和女儿一起打坐

一、读《转法轮》 解人生惑

因为自己从小就喜欢思考,譬如红血球是不是另外一颗星球?什么是天下一贯不变的道理?人与人相处的真实面为什么不如书中所写的那样重德行善?

她喜欢文天祥、陶渊明这类有气节的古人,但是面对现实社会所遇到的人事物却往往不同。念了大学,婉瑛看到同学为了感情,或尔虞我诈之事不讲情义,人品不好却找到好工作,不免让自己产生困惑,怀疑天理何在?

毕业后担任教职的第一年,学校人事的不和谐,让她极度不能适应,然而自己无年资、无管道,非一时所能调动。就在这有苦难言的时刻,先生任教学校正办理“体适能研习”,该校校长炼法轮功,婉瑛常听先生说他学校的同事之间是如何有团队和谐的气氛,让她很惊讶与羡慕。

那位校长在研习的其中一天,特意安排室内课,谈到自己身体以前如何不好,因为炼法轮功就变好了,还鼓励与会者阅读《转法轮》一书。当时孝顺的婉瑛想到可以让妈妈、奶奶身体变好,她就想让长辈学,但是她必须先了解书中到底讲些什么。因为以前她听过媒体对法轮功的负面报导,对法轮功一直抱持矛盾的心情。

终于,当时住在乡下的婉瑛有机会到都市去,就顺利买到《转法轮》一书。打开一看,婉瑛才恍然大悟,天啊!这本书把自己想知道的、想得到的、怀疑的通通解答出来,也把从大学以来累积在心中一想到就心痛的矛盾,突然之间一解而开,婉瑛打从心里说出“这是我生命要找的”,就此踏上修炼的路。那年是二零零一年。

二、看事变豁达 尽力做好贤妻良母

得法后,婉瑛最大的改变就是心灵上的满足与滋润,因为《转法轮》解答了她自小就累积的人生困惑,此外,婉瑛偶而不舒适的肩膀酸痛也好了,不但先生也得法,妈妈、弟媳、甚至家中三个孩子也陆续得法。法理的启发,让原本单纯却容易钻牛角尖的婉瑛,看事情的态度变得豁达,这也伴随着她尽力去担任好为人妻、为人母的角色。

回想起在求学和步入社会的过程中,婉瑛在同学、同事心目中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不固执己见且对人包容,在大家这样认定的光环之下,婉瑛也一直以为自己就是这样心性好的人。然而,大家公认好脾气的婉瑛竟常常和先生闹矛盾。

原来,从小在台湾北部成长的婉瑛,没吃过什么苦,和先生的成长背景截然不同。先生自幼长在刻苦的农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先生的童年除了学业之外,没有都市小孩的消遣娱乐。两个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婉瑛的话永远比先生多,这就是婉瑛和先生交往以来最容易有矛盾的地方--和先生说话,他总是没反应,太沉默了。

结婚生子后,婉瑛也发现自己怎么对孩子缺乏包容,没有耐心呢?她猛然惊觉自己竟有太多的私,有太多的条条框框,让她陷于“强大的自我”当中,而不知如何配合家庭,配合先生,或者是引导孩子。

幸好有法轮大法,一直引导着婉瑛去认识自己,也引导着婉瑛要圆容家庭,因为带好孩子是每一个为人母亲的责任,用心善待先生是为人妻子的责任--圆容好家庭,才是真正地修好自己。

渐渐的,婉瑛知道了要放下,即使对待自己的孩子也要“先他后我”,对待自己的先生也要再多一些体贴和关怀。婉瑛知道在这条修炼的路上自己还有太多的不足,还做得不够,还要再加把劲,才对得起师父的慈悲,对得起千载难逢的高德大法。

得法后的婉瑛不断提醒着自己先他后我,凡事替人着想。婉瑛心想话不多是先生的个性,他没有恶意,他是善良的好人。之后,再有先生没搭理她时,心里也就不会那么不好受了。

婉瑛也回忆起法轮功在孩子身上所展现的神奇。刚修炼不久,大儿子才六个月大,常常身体不适,有时还要住院。修炼后,孩子似乎就不用常去看医生,若身体不适,常常很快就恢复。大儿子念幼儿园时,婉瑛带着孩子看《转法轮》,由于孩子在升大班的暑假才开始学习注音符号,在没有注音基础的情况下,幼儿园快结束时,婉瑛惊讶地发现儿子除了学会注音符号之外,还认识许许多多字,令她感到神奇。

老二是女儿,刚出生时,医生检查说是新生儿筛选有问题,需進一步检查,就在此时,保险业务人员建议婉瑛在医生未发布确切检查结果前先为孩子买保险、以防万一。婉瑛一度挣扎,但是想到人各有命,该承受的就要承受,不再困扰断然拒绝后,没想到医院后来通知孩子一切正常。

第三个孩子是意外来报到的,婉瑛心中虽然矛盾挣扎,从法理上明白不能堕胎,怀孕至四、五个月时的一次产检,医生说胎儿有水脑现象,二度检查一样如此。身为母亲,心想无论如何都要把孩子生下来,就打消進一步扩大检查的念头。把心放下后,怀孕一直到八个月,去做产检,医生却没再说到先前的症状,孩子也顺利健康的生下来了。

三、主办四年教师研习,盼更多人得法受益

亲身从法轮大法中受益的婉瑛,希望大法的美好能让更多人知道,于是在二零零六年起,一连四年,主办当地的法轮功教师研习。她回忆第一次主办时的过程充满曲折,从不知从何做起、校长面有难色说“学校不太可能办这个研习”、到自己着手写计划书、学习跑公文,她什么也没多想,来一件事处理一件事,就这样,没想到校长有一天竟然告诉她“研习营要办了”,而且原先说要收取的水电费全免。活动办完后,校长亲口说“学校(平时)办的研习不会(象法轮功教师研习营)那么成功!”


教师研习营参加人数踊跃

研习活动,有专业背景的学员精彩的讲座,还有学炼五套功法,每次活动下来,都有许多教育界的同仁得法。婉瑛看在眼中,心里很高兴。尤其看到教师们纷纷购买《转法轮》一书,她为这些教师们看到了法轮功的好而感到欣喜,因为自己当初也是读了《转法轮》才有机缘了解法轮功。

活动结束后,与会教师们的反馈往往都是充满着感谢,有些参与者反映讲座的时间太短,有的已经积极地在找寻居家附近的炼功点或九天学法炼功班,有的期望将法轮功的美好带给身边的亲友,有的充满喜悦地想身体力行法轮功学员无私的精神等等。

婉瑛谈到:“法轮功是我的天,法轮功是我的路。”这是她得法之初不经意时说出却让自己一直很感动的一句话,她知道她是大法造就的,为大法而生的生命。得法多年后的她,很高兴看到一个个新的生命因“真善忍”法理的润泽而重新出发,跟她一样充满着希望。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