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市张自琴一家人屡遭迫害 有家不能归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明慧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泸州市罗正贵、张自琴夫妇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十年来屡遭中共迫害。夫妇二人均曾被非法判刑,分别被劫持在广元监狱和简阳监狱迫害。他们被释放回家后,仍然不得安宁,多次遭中共人员迫害。为躲避迫害,他们一家被迫离家出走,目前无法正常生活。

张自琴现年53岁,丈夫罗正贵,古蔺县石宝镇退休干部,家住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石宝镇普乐村。自从1998年张自琴开始修炼大法,全身难治的病好了,全家人都相信大法。由一个矛盾重重、四分五裂的家庭一下变成了一个和睦相处的好家庭。可是好景不长。从1999年始,中共不法人员就再也没让全家人过过安稳日子。

一、跟踪、监视、绑架

1999年至2000年,当地石宝派出所雷清敏将张自琴家的大法书非法搜去几本。石宝派出所所长曾义将他家的宝剑也搜掠去了。

接着,石宝派出所另一个所长胡电波也带一伙人闯进张自琴家迫害。不法人员马飞逼张自琴和丈夫签字,还每天24小时跟踪监视。张自琴和丈夫上街,他们就搜他们的包。后来,马飞随时开车追他们。

石宝镇王德均、邱俊康、李宪宗等不法人员,把大法弟子谢贵先、朱宗容和张自琴三人无缘无故的绑架到石宝镇迫害。当时张自琴的丈夫被关在古蔺公安局迫害37天。

当张自琴和丈夫去给父亲过生日时,被石宝派出所开车的司机追、挡住,并搜包,他们还逼张自琴当天去、当天回。连张自琴睡觉都被这些恶人干扰,根本无法过正常生活。

二、被派出所任意抓捕

2000年夏天,张自琴和丈夫及其他大法弟子准备在古蔺炼功,被古蔺公安局非法抓去,审讯,不准睡觉。有的大法弟子被劳教,有的被关押。张自琴被石宝派出所司机接回,那个司机还恶狠狠地要打张自琴。

2000年10月,大法弟子陈倚平、朱宗容和张自琴三人被永乐派出所所长王洪友一伙绑架,王洪友用手铐“反铐” 张自琴,抢她的法轮章,并把她关在水屋里迫害。

第二天,古蔺公安局杨泽均一伙来把张自琴三人绑架到古蔺公安局,迫害10多天。非法抄了另两个大法弟子的计算机,不还。

2001年1月,马飞把张自琴丈夫罗正贵绑架到古蔺卫校洗脑班,迫害一个月。罗正贵刚回家住一宿,又被古蔺公安局绑架去,迫害108天。公安局付建一伙又把罗正贵转到箭竹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2002年10月,石宝镇书记付志高又派车子强行把罗正贵绑架到箭竹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当时,张自琴的女儿和女婿在外打工,3个外孙女才几岁,最大的12岁,在她家里,无人照顾。

2001年,石宝镇书记付志高、财政所长夏江奎一伙怀疑张自琴上北京上访,就派雷清敏一伙上北京找她,把她的身份证抢去不还。付志高、夏江奎一伙把罗正贵的退休养老金扣去4000多元,作为雷清敏上北京的费用。

2001年1月19日,石宝派出所所长胡电波、李宪宗、开车司机闯进张自琴娘家乱搜查,什么也没搜到,把张自琴绑架到古蔺公安局。恶人陈汉钊、卢长红、熊均、刘姓医生、徐永仲、王静一伙强行给张自琴灌食、灌药、打针、睡刑床、非法审讯多次,戴手铐、戴吊牌、捆绳子、游城、游街、审判、拳打脚踢。张自琴被迫害9个多月,又被非法判刑4年。

三、在简阳监狱被注射不明药物、“反吊铐”迫害

2001年10月,张自琴被绑架到四川省简阳监狱二监区迫害。同年11月,转到苗溪,遭到监区长高某、监区长王某、彭古长、张主任等残酷“反吊铐”,手吊脱、吊化脓,每天只放3次,每次8分钟。

他们给张自琴打不明药物,张自琴的头象爆炸一样,就晕倒了。醒来后,张自琴难受极了。灌食时,恶人把管子插进气管,一伙人还不放手。警察唆使犯人在张自琴身上乱踩,差点把张自琴的膝盖踩断了。长时间不准张自琴睡觉,每天奴役劳动20小时以上。不准上厕所、坐老虎凳、拳打脚踢是常事。

2002年夏天,张自琴被转到简阳监狱七监区迫害,监区长余志芳把张自琴的手反铐不放,手被铐残废,无法自理,同时把管子插进胃里不取出。

监区唆使犯人用活麻、叉头扫把、木棒用劲打张自琴下身。不准穿自己衣服,裸体照像,并喊男警察来看。余志芳随时打得张自琴全身大包、小包的,真是度日如年。

有时夜深人静,他们把张自琴铐在外边木树上,请巫婆迫害,烧纸、满脸吐水、全身洒泥土,还说要抽脚筋。犯人拉住张自琴脚在地上跑,张自琴全身被折磨得全是伤。她又被关小间,长时间站几个月,长时间“栽秧子”(脚、手抻直按住地)。有时双手抻直铐在铁门上,有的捏鼻子、有的捏嘴灌食。余志芳和一个犯人在张自琴背上使劲打,张自琴差点晕过去。每天余志芳要打骂、折磨张自琴,多次说要整死她。余志芳的残酷手段有多种,这里仅举几例。

2003年夏天,又转到八监区迫害,也随时遭到打骂,连回家那一天,都是从隔离室出来的。

四、罗正贵在广元监狱遭迫害

2005年1月19日,张自琴回家后,丈夫罗正贵已被非法判3年多,绑架到广元监狱迫害去了。广元监狱更残酷,可以随便整死人。

五、家人不堪痛苦打击 石宝镇再施绑架

张自琴的父亲看见女儿、女婿被非法关在监狱,承受不了打击,倒床不起,去世了。张自琴的两个孩子生活无着落,四处流浪。屋里到处都是蜘蛛网和灰尘。

石宝镇书记王洪友、综治办杨林、派出所马飞为升官发财,凡是张自琴去的地方都安排人跟踪监视,连张自琴娘家的人都被利用来监控。杨林还想几个绝招,欺骗张自琴上圈套。

阴历的2005年8月11日,王洪友给石宝派出所所长邵光辉、唐兴龙、杨林、马飞一伙下令,在张自琴的娘家当着很多人,把她绑架到箭竹洗脑班迫害一个星期,在此期间,夏传贵指使陈明权、雷力、刘笑芬、简艳一伙,强行灌食、灌药、打骂、强行洗脑。

六、被迫流离失所 有家不能归

张自琴回家没几天,所长邵光辉、马飞一伙抄她家,非法搬张自琴的家,使张自琴失去人身自由。

石宝镇书记王洪友、综治办杨林、所长邵光辉、朱海飞等人把张自琴的家搬到石宝镇政府。24小时专人监控。张自琴回娘家,杨林都要打电话或跑去干扰。

2007年1月,张自琴的丈夫从监狱回家后,古蔺政法委、石宝镇综治办马超杰、石宝镇付政长陈正龙等人闯进张自琴家,想找借口迫害。张自琴和丈夫给女儿看屋,陈正龙、派出所所长等人闯进女儿家,把大法书给抢走了。

2007年秋天,四川省简阳监狱余志芳、刘监区长和古蔺县的、石宝镇司法部门周龙钊、所长邵光辉、唐兴龙、石宝街村支书吴柱军等10几人,以“回访” 为由企图绑架张自琴,一天三进三出,唐兴龙差点把门打烂了。

2009年3月11日,古蔺610周强一伙在东新乡、二郎镇、太平镇连续绑架10多个大法学员以后,4月5日,又下令石宝综治办杨林、石宝武装部部长杨康、石宝派出所张警察、石宝街村支书吴柱军、主任李荣华一伙闯进邹安勇家乱搜,普乐村村长王少光在对门公路放哨,没找到张自琴和其他大法弟子。

2009年5月4日,石宝镇徐兵、徐怀凯利用金钱请李邦民在张自琴的居住地白天、黑夜监视。晚上李邦民一伙在大路、小路、荒山野岭追查。因没抓住张自琴和丈夫、及儿子,石宝镇书记徐兵、镇长徐怀凯、财政所所长夏江奎强行把张自琴丈夫的养老金全部扣了。

现在,不法人员追得一家人流离失所,无法过正常的生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