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记者香港公开退党 谴责中共暴政(图/音)

更新时间: 2009年09月0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记者李慧容综合报导)流落香港躲避中共迫害的《人民日报》记者邱明伟,二零零九年八月廿三日召开记者会,谴责中共使用谎言与暴力迫害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各类异议人士,并公开宣布退出中共所有组织,成为中共中央级宣传机关中首位公开以真名退党的在职人员。他强调不会屈服于中共暴政。


邱明伟指出近年来中共黑手对海外的渗透更加严重

在记者会将要结束前,邱明伟激动地公开声明:“我在《人民日报》社上班期间,我已经用《人民日报》的工作平台上大纪元网退党服务中心退过一次党。现在我公开宣布和共产党结束一切关系,包括它们的少先队、共青团、党组织,结束一切关系。”(录音

中国人权状况越来越差

记者会上,香港多个主要电子媒体皆出席。邱明伟表示:“我在《人民日报》社工作这么多年了,连我都看不到中国的人权有所改善了。他们并没有兑现他们的诺言,而且人权状况是越来越差,不但没有兑现诺言,反而在全世界的注视的目光下,建造了一个庞大的暴力与谎言的工厂。这是典型的、低劣的编造虚假罪名、打击异议人士的手法,手段极其险恶。居然还不惜一切手段收买记者,帮中共说话,替中共涂脂抹粉。”(录音

邱明伟表示,他今年早前来港参加七一大游行及其它活动,回大陆后便遭到一系列打压,包括受上级排挤、电话被监听、住所遭到搜查、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然后被扣上勾结敌对势力等罪名。除了扣上政治帽子外,还有许多不同的手段,“包括逼迫我们在空白的纸张上签字,签完字以后,他们可以随意在上面添加内容,然后他们可以拿着这样的文件来应对国际社会的声讨,发出所谓的官方声明。”

受迫害原因涉及调查法轮功

邱明伟表示,由于自己经常调查异见人士个案,有高层人员曾向他透露,这次政治迫害的根本原因,是他曾对法轮功进行调查及帮过一些法轮功学员。“他说,你居然在内地做了这么一些的负面调查、土地问题的调查、法轮功问题的调查、投资上问题的调查,包括你还调查地方一些书记贪污腐败问题,你也调查。他说这些问题都不重要,但是你调查法轮功的个案这个恐怕有点受不起,虽然说你仅仅是调查,还有谁能证明你不是法轮功的这个关连人员?谁能证明你不是法轮功的成员呢?”

他其后才明白,来港参加七一大游行只是迫害的导火线。“所以好多问题都交织在一起,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造成今日的局面绝不仅仅是我参加香港的七一大游行,绝不仅仅是我参加香港的一些会议、会见异议人士就这样。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判二年或是三年,关我二年、三年无所谓,我出来以后,仍然可以在大陆帮助那些弱势群体,现在我已经没这个机会了。因为来香港一系列举动是导火线,还真是这样的,以前做的一些个案其实他们已经掌握了,只不过我自己掉以轻心,不知道。那么也就是说,他们对我这一块已经痛下决心来一个杀一儆百,因为我居然敢帮助法轮功。所以造成今天这个局面,老账新账一起算到我的头上。”(录音

目睹法轮功学员被追赶致淹死

邱明伟亲述自己目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证,包括一名妇女被截访人员追赶,掉在护城河里淹死了。他说:“那个大姐是四十多岁,被他们那些人截访,穿着便衣,追着打。因为北京的护城河,它的河沿不会象咱们香港这边的围墙这么高,它的高度是有限的,她慌不择路呢,最后是掉到河里面,结果就是淹死了。这个问题不光是我看见了,好多上访的人都看见了,当时我们感到非常的震惊。我就问围观的其他上访人,我说,他怎么打你们上访的打得这么狠?那个上访的人告诉我,她是法轮功。”(录音

邱明伟了解许多当年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情况非常悲惨,衣衫褴褛,居无定所,他深感同情,曾私下提供生活上的帮助,并向上级反映问题。但是,“上级明确的表态,法轮功的问题,你肯定不能碰。他说,别说你不能碰,就是我碰了,恐怕我也‘歇菜’,我们大陆‘歇菜’就是完蛋的意思。”

制止公安暴打遭警告

邱明伟又忆述,有一次他出面制止公安对法轮功学员暴打时遭到警告,“非常明确地,当着我的面警告我,说你不要再纠缠不清了,用了这个词,说你不要再纠缠不清了,要不你的工作就保不住。他问,你信不信?你替法轮功出头,把你当作法轮功的总后台,抓起来以后,要关多少年你知道吗?”

中共文化特务渗透海外媒体

邱明伟指出近年来中共黑手对海外的渗透更加严重,“共产党在海外的文化特务是主要的成员,这些文化特务渗透海外华文报刊、中文网站,随时替共产党在国际上对异议人士,包括像我们这种推动民主进程的媒体人,进行诋毁、诽谤。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会把水搅混,让真正有罪的、迫害的主体逃脱国际媒体的注意。把自己从一个罪恶的刽子手漂白成无罪羔羊,欺骗国际媒体,欺骗国际社会。这种行为跟早期的文化大革命中的恐怖主义行为有异曲同工之处。”(录音

U盘两次被窃 晚上被跟踪

逃亡到香港后,邱明伟在北京的住所仍继续被搜查,而且香港也不安全。他透露,自己的U盘前后在旅馆被偷窃过两次,前天晚上还被跟踪。

问到是否担忧家人的安危,他说:“我现在虽然希望我的家人能够平安,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的爱人现在已经正在接受精神病医院开出的控制精神病的药物进行治疗,这个有证据,你们可以去医院调查。你可以想想我的家人面临一个怎样的状态。那么,这一切都是中共造成的,他们以后再遇到什么危险,全部都是中共的责任。”

但邱明伟强调,自己不会屈服于中共暴政,并呼吁国际社会提供协助,并关注他家人的安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