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第一女子劳教所对崔玉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九日】(明慧通讯员广西报导)曾经任职于中国银行桂林分行的崔玉女士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遭单位开除,并于2001年至2005年被非法劳教四年,在广西区第一女子劳教所遭体罚、毒打、野蛮灌食等迫害

广西大法弟子崔玉,女,现年47岁,1995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坚持信仰“真、善、忍”,于2000年8月被中国银行桂林分行非法开除。2000年7月被桂林市叠彩派出所绑架、非法行政拘留15天;2000年12月被桂林市叠彩分局绑架,非法羁押在桂林市第二看守所一个月;2001年7月被桂林市丽君路派出所绑架,非法羁押在桂林市第一看守所,同年8月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延期一年,于2005年7月26日才解教。

在广西区第一女子劳教所,崔玉拒绝所谓的“帮教”,不参加劳教所任何所谓的学习,抵制非法劳动改造,不做劳奴,坚持点名不答到,见到劳教所干部不蹲下、不报告,不穿制服,不接受夹控(吸毒人员)的监控,总之抵制对她的一切迫害。恶警安排夹控人员一天24小时严密监视崔玉<有时安排两个>,吃饭、睡觉、上厕所、到那去都紧跟在后,形影不离,目地是不准法轮功学员之间互相传递经文、说话、接触、甚至学员打照面时笑一笑也会受到呵斥、辱骂。夹控每天或一星期写一次法轮功人员思想行为汇报。

一、非法体罚

在空地上画一个直径小于一米的圆圈,强制崔玉站在圈内,其间脚不能采线、不能打瞌睡,不能坐,只能站或蹲,否则夹控就踩脚、辱骂,从早晨5:30分钟站到半夜12点钟,然后坐小板凳上到后半夜3点钟才让上床睡觉。也就是说,每天只能睡2小时30分钟,时间长达三个多月,造成崔玉神智恍惚,走路都摇摇摆摆,几次都差点昏倒。

因大声抵制劳教迫害,崔玉被恶警派6-7个吸毒人员从前院拖到后院,绑在晒衣柱子上,拿贴纸箱用的粘胶布使劲封住嘴大半天;因拒绝被管教,被恶警叫5-6个吸毒人员从一楼拖到四楼,绑在架子床上,双手举起、脚尖刚好着地一天。

另一次,恶警白天用手铐把崔玉铐站在车间里,晚上用手铐铐站在楼梯角上,时间长达近半年之久,造成她的腿肿胀的跟大象腿一样,大小腿上下-般粗,脚水肿得皮肤发亮,-碰就破的感觉,只能拖着鞋子,致使崔玉行动迟缓,腿不能弯曲,站不稳。期间来例假都不给买卫生用品,一次例假从开始到完只用了一张卫生巾,还是一个吸毒人员给的。别的东西,更不准买了。以至后来,让她上床睡觉都感到头昏、脚上头下颠倒的感觉。

崔玉还多次被恶警非法罚站在楼梯角里,晚上只能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有将近一年都没有上床睡觉,精神上的孤苦、肉体上的折磨给崔玉造成很大的痛苦,当时她就是有-念:绝不能向邪恶势力妥协。

二、毒打

非法体罚一个多月没有洗澡,说让崔玉洗澡,当崔玉脱光衣服后,四个吸毒人员用床单将崔玉头罩住(以免叫喊让别人听见),把她打倒在地,穿着鞋一起拳打脚踢,打的嘭嘭响,从房间的这头打到另一边,约几十分钟后,看崔玉-动不动了,才住手,叫站起来。当崔玉缓慢站起来后,恶徒大冬天用水管接上自来水对着崔玉猛射,然后说洗好了。

第二次,第三次,说崔玉内务卫生不合格,将其骗回寝室,打倒在地,用棉被盖住头,两个吸毒人员(其中一个脚穿硬底尖头皮鞋)对着崔玉猛踢,打的过程中看崔玉一直不动,始终没有还手,才住手。踢的声音很大,每踢一脚,崔玉都被踢的挪-步,这是三次比较大的被打。

以后,崔玉又被打了无数次,如眼周围被打得瘀血青紫的、脚趾甲盖被踢翻流血的、打女性性体征等等等等。非常邪恶狠毒。

三、关禁闭

崔玉多次被恶警非法关禁闭。禁闭室是一个长约2.5米、宽1.5米的空室,里面有一个用砖、水泥砌的水泥床,一个高于地面约1.2尺的自来水,自来水旁边是一个厕所。因为拒绝转化,崔玉星期一至星期五白天被恶警叫出去进行所谓思想转化教育,强制一直蹲着,晚上回到禁闭室被恶警用手铐铐在自来水管上,造成崔玉站不能站直、蹲的时候手就一直举着、弯腰又总是一个姿势,整个晚上手铐都不打开,睡在厕所地上,手举-晚上,不能翻身;星期六、日一直铐在自来水管上,非常痛苦,每天只能吃两顿饭,不能吃早餐,只能吃少量素菜(四年期间偶尔只能买一次加菜、还要恶警同意),吃饭手铐都不打开,不能洗漱、换衣服,这次最邪恶。后几次,除带一包卫生纸外,什么都不让带关在禁闭室,给两床破烂棉絮过夜。出来时,崔玉头上身上都是烂棉花。

因为拒绝非法管教,三大队恶警叫两个吸毒人员把崔玉从三大队拖到饭堂,再从饭堂拖回三大队,当时两个吸毒人员一边一个只拽着崔玉的两只衣袖在地上硬拖,造成崔玉大半身裸露,衣服被拖到下颌处,裤子被拖到膝关节以下,没有穿文胸,只穿内短裤。因道路是水泥铺设的,面上为防滑而设有许多-道-道的痕迹,造成崔玉整个背部被地面擦伤,当时感觉整个背部火辣辣的,有血、液体流出,衣服被拖烂。为避免其他人员知道她们的罪恶,恶警又将崔玉送去禁闭室禁闭,直到恶警认为伤痕好点为止,大约20多天,使崔玉身心都遭受很大的痛苦。

四、野蛮灌食

崔玉绝食抗议迫害,第一次,三天后被5-6个吸毒人员强制拖去劳教所医院灌食,按在床上,-人按头、两人分别按两手、两人分别按两脚、-人拿面糊,将鼻食管从鼻腔插入,用注射器将面糊挤入鼻食管,因拒绝被灌食,每次都要1个多小时,非常痛苦。

第二次,不吃不喝8天后,被6、7个吸毒人员拖去劳教所医院灌食,当时崔玉已骨瘦如柴,身上除了皮就剩骨头了,没有力气,走路缓慢,摇摇摆摆,呼吸都感到很费力,灌食过程还被录像。

以后,她又多次绝食抗议迫害,遭到野蛮迫害,期间还被强制分成大字绑在床上注射不明药物,双手双脚被分别绑在床的四个角上。

五、攻坚

恶警搞所谓的攻坚“转化”,将崔玉关在教育队顶层的一间房,恶警多人轮班,其中还有每个队的副队长,吸毒人员每两人-组分三班看管崔玉,不准睡觉;不准坐;不准上厕所大小便;不准洗漱;并不停的强迫崔玉在房间转圈走了几天。后几天晚上,强制蹲下。其间另有-部份转化了的邪悟人员不断的胡说八道,断章取义误导崔玉,看崔玉眼睛一闭,邪悟者马上往崔玉眼睛抹清凉油,因抹得太快,经常将清凉油抹到崔玉眼睛里,致使她泪流满面。恶警看崔玉不放弃信仰,神智恍惚,胡说是精神病,威胁送精神病院药物治疗,时间长达二十几天。

六、不明原因体验

崔玉拒绝体验,恶警叫6至7个吸毒人员将崔玉按在床上,强迫抽血,并将崔玉的血单独另放;做X光体验,给崔玉做的时间是吸毒人员的5倍,时间很长;说打预防针,崔玉抵制,被3、4个吸毒人员将双手扭向后背,从四楼拖到一楼强迫注射不明药物。

崔玉被强迫非法劳教期间,被非法关在广西区第-女子劳教所的教育队(梁、吕、陈队长)、第一大队(游、X、韦队长)、第三大队(闫、吴、韦、李队长)等恶警队长及当时上班恶警都或多或少参与了迫害大法弟子。崔玉被迫害四年,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被单独关押迫害,其间一天一天的熬,一小时一小时的熬。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