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工程师马振宇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五日】(明慧通讯员大陆报导)笔者与马振宇先生素昧平生,却早在二零零零年时就听闻这位法轮功学员受到中共的非法通缉。上月中旬在明慧网读到今年四月马振宇再度被捕失踪,根据向多方了解的情况,将马振宇所遭受的迫害整理如下:

* 成功的工程师 难驱病魔

马振宇一九六二年六月出生山西大同,毕业于西北电讯工程学院(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在中共对法轮功打压前,马振宇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他是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十四研究所(即电子部十院十四所)的工程师,任四部主持设计师,曾设计完成重大军工电子产品。象他这样的技术骨干年薪在十~十五万人民币左右。

优越的生活没能为他驱赶病魔,为了寻求健康,自幼体弱多病的他,曾练过多种气功。九五年四月,有北京法轮功学员路过南京时,随身携带了《中国法轮功》一书,使得多名南京市的气功爱好者有机会阅读了这本书,马振宇是其中之一。

* 喜得大法 学法做好人

法轮功讲解的“真、善、忍”宇宙法理,让马振宇感到茅塞顿开,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许多人生疑问有了答案。从那时起,他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修炼法轮功后,马振宇在本职工作中任劳任怨,领导分配什么从无二话。尊重他人,关心集体,从无个人要求。在技术上坚持原则,但总以祥和的心态阐述他的观点,绝不把分歧带到工作中。领导在给他新来的徒弟介绍情况时谈到,你的师傅处关系占一绝。其实那是修炼人心性提高后的自然流露。

据一位南京法轮功学员回忆:一次深夜遇路人急难,马振宇二话没说,倾身上所有给了祖、孙二人。在家里,马振宇是好丈夫、好父亲,好晚辈,家庭生活其乐融融;邻里间,他们和睦相处,九七年搬到新楼后,楼道一直是两个法轮功家庭带着孩子在打扫……

* 乐于助人 公推南京辅导站站长

由于马振宇忠厚宽忍,乐于助人,九六年南京法轮功学员公推他担任法轮大法南京辅导站站长。

九九年六、七月,江泽民已经在阴谋策划发动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就在九九年七月一日,马振宇还在北京为研究所争取了几千万元的合同。在京期间为了工作,甚至没有回仅一天路程的大同看看他时时挂念的母亲。此一去,没曾想因为突然来临的迫害,使母子一别就是八年。

* 风云突变 被非法抓捕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马振宇等南京市五位法轮功学员第一批被中共非法抓捕,紧接着其他四位辅导站成员和部份辅导员也分别被抓。中共审问了辅导站组建情况、组织过什么活动、与外地联系情况、经济情况以及南京四二七与北京四二五的关系等等。(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七日南京部份法轮功学员到江苏省委反映心声,希望政府正面了解法轮功,给法轮功学员宽松的修炼环境,整个过程平和、理性)。

当时中共江苏省委配合全国邪恶迫害形势,逼迫马振宇等上电视表态。中共警察突袭查抄包括马振宇家在内的全国各地法轮大法辅导站负责人的家,没有发现任何与政治有关的材料和行为,连花名册都没有,全国各地的辅导站没有动钱。事后,有良知的公安对马振宇说:“你们确实没有动钱,是好的,法轮功的问题,要换个方法处理效果会好的多”。

被关押两月后,马振宇被“取保候审”。回来一看,家被抄了,所有的文字资料,包括他多年的心血、私人收藏被洗劫一空。回单位后所有工作被停止,月奖被扣发;成天被逼着写材料,骂师父。过程中没出示过任何法律文书。他想,不让工作了,就学学计算机吧,室书记对他说,你现在还有心思学计算机,赶快交代,现在是判多判少的问题。

* 政治迫害 失去人身自由

二零零零年元月,马振宇被恢复工作,但只是打杂。因马振宇有产品整架总调的经验,老室主任邀他调试一个新产品,但上面不同意。产品坏了后,去几拨人都修不好,都知道只要马振宇去,马上就能修好,但他被限制不能离开南京地区。中共是政治第一,其它都可以损失。为强迫马振宇参加“洗脑”报告会,中共勒令其从一百多公里的调试场赶回,凌晨四点他被迫从荒郊步行二十多里赶到县城,搭车回所。这时马振宇才明白,在党国的体制下,他已不可能再主持重大产品的设计。

二零零零年新年,马振宇买好了火车票准备回山西老家看母亲,因南京公安阻挠未能成行;二零零零年“五一”假日,马振宇又被公安强制“保护”关了几天。

不仅是马振宇,研究所内几十位法轮功修炼者都受到了同样的“待遇”,被逼迫交书、写材料、骂师父、调离重要岗位;被抓入看守所,甚至关入精神病院(有位叫张玉龙的修炼者,至今还被关在精神病院);研究所中六十多岁的书记古丕中因修炼法轮功很快即被中共逼死……

* 为了一句真话 被非法判刑

鉴于因修炼法轮功遭受种种无理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马振宇想到北京向政府反映一下自己真实的想法。但刚到北京,南京公安即追了过来。此后马振宇辗转流离在外二个多月,沿途以笔向世人述说中共的迫害事实。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马振宇被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刑七年。

如果说南京市看守所是暗无天日的话,苏州监狱则是一个更加野蛮、更加残酷的地方。在南京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年之后,马振宇被关到了苏州监狱。在那面,他遭遇到的苦难难以用语言述说。多少次以“转化”为目的洗脑,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酷刑与人犯的“包夹”,使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虐待更胜于死刑犯。

为了抗议非法的虐待行为,马振宇以绝食抗争。警察则指使几个膀大腰圆的犯人象摔肉球一样,将他一次次的掼跪下、拎起来,再摔下、拎起来……。为了在激起犯人的“公愤”,以此给马振宇施加精神上的压力,警察要求全中队犯人在马振宇绝食期间超时间出操,让所有的犯人连续跑了一个多小时。警察妄图用酷刑折磨加上连坐的方式,逼迫马振宇就范。

* 执法枉法 被酷刑迫害

警察曾当着百十号服刑人员的面,让搬运工犯人把着他的手,强制他抄 “罪犯行为规范”,并动辄以电棍来威胁。

监狱原本对使用电棍有明确规定,必须影响到警员安全才可使用,而且一旦安全隐患消除,就要停止使用。因为有一道来自江泽民的命令——打死算自杀,故恶警对付这群毫无过失、手无寸铁的善良修炼者有恃无恐。

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八条:“监狱、拘留所、看守所等监管机构的监管人员对被监管人进行殴打或者体罚虐待,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监管人员指使被监管人员殴打或者体罚虐待其他被监管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监狱法》第十四条明确规定:“监狱的警察不得非法将监管职权交予他人行使”。

但在苏州监狱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可以得到额外奖金、升官和荣誉;犯人可拿到奖励分、减刑。在这些奖赏下,面子、妒忌、兽性、暴力、快感,人性恶的一面得到了充份的膨胀。各个中队竞相效仿。

其中冰山一角:二中队连续十二天不让杨建民睡觉,车轮大战;七中队指使犯人毒打季建;武汉大学毕业的法轮功学员余惠男,六十岁左右,被迫害致奄奄一息,出狱没几天即去世;六中队指使犯人群殴——十几个人聚在一个小屋里,打得丁慧中连人都不认识,写好四书逼其签字;周飞宇在饿饭情况下被强制长时间推煤车,并教唆犯人对其毒打,致重伤进医院,然后关到另一个中队强行“转化”。八中队把陈光辉的头卡在小凳子里电击,然后逼其写“转化”书,致使陈光辉被迫害成植物人。另有位修炼者被严管在惩教中心近四年,受尽折磨,出去没几天就去世了。江炳生和陈焕之也是被迫害出去没几天就去世了。

* 株连迫害 妻离子散

中共迫害马振宇,并株连其家人。马振宇的女儿历来是“三好生”,曾代表所在小学参加过南京小学生形象大使比赛,获综合素质第一名。但在马振宇二零零零年被捕后,她被拒绝在南京读书,只好转到苏州上私立小学,那年她才十岁。马振宇的妻子在中共压力下与他离婚。老岳父也不能在原单位待了。

马振宇零七年底才离开在人间地狱般的苏州监狱。出狱后,一个失业的人,在食不果腹、居无定所的流离颠沛中,对于迫害他的人,依然一如既往只有痛惜没有恨。中共警察中的有些人,应该读过《悲惨世界》,其中神父对于冉阿让的心境可有一比。

屈指算来,十年中马振宇只有断断续续二年时间在狱外。零九年四月三十日马振宇又被非法抓捕,失踪至今。这次被带走是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马振宇的第四回被捕。抓捕者清楚他的为人,更应该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及早回头才能救了自己,才能抓住历史给予的最后机会。

* 马振宇留给世人劝善的话

此次被捕前,马振宇曾给世人留下一些话,现在记录在这儿作为本文结束:

“我为人忠厚、善良,也很懦弱,我也想求得安逸的生活。面对从上到下,从单位、街道到公、检、法、监狱等系统的、不间断的、没完没了的迫害,或者是你坚强起来,豁出去生死不怕,也许能保持一点人的尊严;或者你当一条狗,象行尸走肉一样,甚至助纣为虐。否则,你想保持一点思想、一点良知、一点做人的底线都不可能。

“他们每次都把我逼到生死的边缘,逼到做人的边缘,使我不得不豁出性命。在这样的国度里,坚持信念何等之难,甚至想坚守做人的最后一点底线,也得以生命为代价。是什么使我这懦弱的人有了如此的勇气?是法轮大法教给我不同层次的真理;给了我生命的勇气;给了我坚定思想的毅力。我能成为这个行列中的一员,是我的光荣,我因此而自豪。

“在一个民主国家,信仰看起来与呼吸一样自然;可在我们这样一个国度里,你要有一点自己的思想,便难以生存。

“我们知道,大物理学家束星北(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先生的老师)被打成右派,扫遍济南所有医院的厕所,才智终不能为国所用;中苏珍宝岛战争中解决反坦克弹关键问题的专家,当时正在济南的监狱里服刑;水利专家黄万里先生,对三门峡水库提建议(后来实践证明是对的)差点被打掉脑袋,被打成右派二十年……。发生在法轮功修炼者身上的迫害更是触目惊心。就是因为想要做一个好人,相信真、善、忍,上亿人被推到对立面,推到水深火热之中。几十万人被劳教、判刑,多少家庭被拆散,多少人被关入精神病院,多少人被折磨致死、致残,多少人被活摘器官……。残忍程度,纣王不能比!我为中国民众悲哀,我为那么多迫害他人而将被拖入地狱的生命悲哀。

“法轮大法用汉语在中国洪传,这本是中国人最大的福祉。本来只要书店有书卖,公园有炼功点,给公民一个自己选择学不学的机会,没有一点社会波动,好人的队伍自会增长,道德水准水涨船高,对国家、民族乃至人类的未来会起怎样的作用?!人群的道德自然提升,起码不会有“大头宝宝”“三聚氰胺”;不会有“俯卧撑”“躲猫猫”;当然就不会有“杨佳”以及那么多的群体突发事件…“善恶必报”是天给人定的理!

“然而历史不可逆,逝者如斯,唯愿人们明白真相,把握未来,明白你们生命久远的期待是什么?!愿意被骗者才会被人骗,是非、善恶放在面前,作出生命正确的选择。大法弟子历尽魔难,不想当官、不想发财,想做的不过如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