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用正念看待和补充整体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六日】很早开始,我在学法中就能看到有法理不断点醒我,因此,在迫害初期曾到各片交流自己在法上认识法的体会,大法的威力带动了很多同修也开始在法上认识法,从而坚定正念走出来救度众生。然而我发现:自己在法上的认识、自己从法中修出的正念却在不断的更新。因而很懊悔过去交流时那种肯定的语气,更担心会框住别人。深深感慨于写文章时最后一句:“个人体会,不正之处请慈悲指正。”那种朴实和谦虚,我想应当是每一个修炼人、每一个神都应该具备的基本态度。

从法中我们知道: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越高越接近真理,越低离真理越远。然而在实际问题中,我们却经常抱着自己在某一境界中悟到的理固步自封;因而在整体配合中,认为自己的办法好,自己的认识对,甚至排斥和指责其他状态的同修,造成整体的间隔和内耗。争论和指责中却忘记了自己要努力同化“真、善、忍”的重要,忘了应该善待、包容不同境界不同状态的所有同修。

第一次懂得放下自我,是在一次小整体配合营救同修的后期。起初,有极少的两个同修和家属始终听我认识到的办法:发正念、向当地民众揭露邪恶救度当地众生、向相关警察讲真相劝善、但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并在营救中修去怕心、担心、情、求结果等等人心。中间偶尔有家属同修被情带动的做不好一点,我就会站在自己的认识上指责对方。虽然也觉的自己不善,但还是认为应该指正他,自己的办法才符合法,家属同修应该修去亲情的执著。然而却迟迟没有营救成功。后来,有家属实在承受不了那份亲情和担忧的折磨,那痛苦的表情,简直是谁不同意就要与谁翻。一下子我感到:我是修炼人,我必须体谅别人的承受能力,决不该苛责。这一念,就使我不再坚持我的办法好。我告诉家属:不同境界有不同的做法,你们怎么做都可以。只要你们不要求被迫害同修写保证,也不替他签名写保证将来害自己,也不向邪恶交罚款,我都会配合你们。就这样他们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了,却碰壁而归。我辅助他们写的一封劝慰信,却被转交到了同修手中。信的内容就是《洪吟》〈别哀〉的通俗表述及怎样用正念看问题、用正念看自己与警察的关系。那位同修收到信后,一下子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真象师尊说的:“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那几天里,我满怀体谅与默默补充整体不足的心态,我坚信营救很快就会成功。没两天,警察打电话让家属接人。那一次,家属说:你们修大法的简直象会派兵布阵或下棋一样,只要学好了法,竟能轻松取胜,而常人,使多大劲和花钱也不顶用。那一次小整体配合,我第一次朦胧懂得了:同修之间不要太强调自己的认识,整体要心正,互相体谅、相互包容,正念看待和默默补充很重要。

我市同修还有些散,还有很多片的很多被迫害同修无人组织和负责营救,还有些区的当地真相曝光非常不完善不及时不准确、甚至出现一些小的错误,还有的片资料点没有遍地开花,而许多新资料点或外片资料点又不知主动制作出本片需要的当地真相。看到这些后,我试图组织有些落后的小整体走出这一步。后来发现有些整体对揭露当地邪恶非常不重视,甚至很多人都怕触动邪恶而非常反感,只要自己能暂时安全并做了点三件事就满足。有的出于怕心甚至不许别人在其居住区发真相,更别提本地真相。

开始我也有些想不通,甚至有委屈。后来向内找反观自己,才告诫自己不要过于强调自己的认识,每个修炼人、每个修炼整体如何做,都是自己的修炼境界和状态所致。师父会看护引导,我可以提建议,但我不能太强调自己的想法和左右整体。既然整体工作量欠缺很多,我认识到了,那就是我应该尽力分担和补充的地方。从此,我们极小的小组,在做讲真相工作的同时,经常熬夜加班,编写、排版、打印、普及某一方本地真相和其他真相的工作。不会排版,我们就先套用原有版面,稍加变动一下即可;我们发的几乎每一份真相都要合理搭配:每一张精选的单张真相都要配一张本地真相传单,每发生一次迫害,我们就去尽力补发一次真相,以弥补当地讲真相和营救呼声的欠缺,当然还要加上福字、短语或三退声明卡片并包装精美;我们发的每一份光盘:也经常配上一张精选的能吸引人看并解体党文化障碍的相关传单,以吸引世人看并辅助了解光盘的内容;很多时候我们寄的信,都是用真心善念、并亲手写一段发自肺腑的劝善之言。总之就是用心去做。渐渐的,有几个知情的负责人也开始重视并支持揭露当地邪恶、开创本地环境、借营救本区同修救度相关众生的事了。有一个负责面大的协调人也开始亲自帮被迫害同修写揭露邪恶并劝善的文章,以分担这方面工作的欠缺;也有知情的同修也开始支持揭露邪恶,并希望有人带着大家一起做来开创环境。一切都是无求而自得。反思自己,只是比当初少了一些苛责和挑剔,不再过多强调自己的认识,但有时还会犯,有时很容易错把那个自我观念当成真正的自己。

过去的我也曾经在同修被迫害后,找原因时习惯于议论指责被迫害同修的不足,以吸取教训保护自己,其实等于变相承认了邪恶迫害有理;而今的我在同修被迫害后,不再指责对方,不再找同修被迫害的理由,因为我基本上已不再承认邪恶和邪恶的安排;而是按师父讲的向内找:是找自己曾经动过的人心、观念和不足,找自己是否与同修有间隔:当初看到同修问题后为什么没有善意、而谦虚的告诉对方;邪恶已经快不行了,为什么我身边环境中还发生这么多迫害,是哪方面不足多,哪方面做的远远不够;找到后,就尽力归正自己心性上的不足并去掉间隔,然后默默的去补充整体工作的需求和欠缺。

说是补充,其实那就是我该分担的责任,甚至有我前面没有修好没有做够的地方所致。而今只能是加劲弥补:把发生在一些同修身上的迫害都变成好事,反过来利用当地已有的迫害案例揭露邪恶,制止迫害,救度众生。邪恶不停,正念不止。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整体同修的迫害。所有同修都能在法中提高,任何邪恶都没有资格挑剔和迫害。

其实,不足谁都会有,被指责的人和指责别人的人都应该向内找、修自己。安全重要,修善也重要,二者并不矛盾。况且如果是自己境界的正念和智慧达不到协调同修的状态,有时也会不理解协调同修往前跑的做法,進而排斥和指责。而没有协调,大家就不能凝成整体配合做事;而很多同修站在自己的私心和境界上想指导别人,造成的随意指责和排斥,却恰恰制造了邪恶藏身的间隔。

愿我们都能静下心来真正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找自己小整体的不足,并尽力去弥补我们大整体的不足。

个人境界,偏颇之处请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