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的暴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二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是非法关押、迫害全省大法学员的黑窝,全省各个市、县被绑架的男性法轮功学员,都被关在这里遭受残酷摧残。

一、酷刑折磨,逼迫学员放弃信仰

被绑架到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的学员,都被分在一大队,这个大队有两个中队。在这里,恶警逼迫学员写所谓的“三书”、放弃自己的信仰。如不写就对学员用酷刑:

1、将学员的双手背过去,用手铐吊铐在两层铁床(上铺)的护栏上,使被铐者身体几乎悬空,再左右推动被铐者的身体,用拳头击打两肋和胸部,使被铐者痛苦异常。被铐者身体被击打移动的过程中,手铐会扣入手腕皮肉里,造成手腕脱皮、手背黑紫、肌肉坏死,重者双臂残废。

2、将点燃的烟卷插进被铐者的鼻孔,熏的眼泪直流,并会烫伤鼻孔。

3、把塑料袋紧紧套在被铐者的头部,使人窒息。

4、把刑事犯最脏臭的袜子强塞进学员的嘴里。用上述手段摧残学员的以恶警刁雪松、金庆富为首,其余恶警协同。

二、“严管寝”迫害

2009年1月以前,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一大队二中队有六个监号(劳教所内部叫寝室),其中第四、五、七三个监号,是由恶警金庆富和一个姓曲的恶警包管的所谓“严管寝”,尤其以第四监号最为邪恶。所有刚被绑架到这里的学员,都要在这些“严管寝”里被迫害三个月,然后才能转到其他三个监号。有的坚定的学员,直至出去前还在这里被迫害。

在第四监号,恶警金庆富挑选了李英军、孙立峰、孙成富、施玉峰、范治中、齐国军、孙志海、孙茂坤、张柏春等刑事犯进行包夹,其中的施玉峰、范治中被其他刑事犯称作“两大恶人”。学员张圣洁、杨晓峰、朱明君、王东旭、卜全忠、耿会宾、李荣道、丁学森、齐贤安、张佩增、李辉耀、高永军、王洪忠、牛荣明、李崇俊、马利君、高连举等,都先后遭受过这些包夹刑事犯不同成度、不同手段的迫害,如打嘴巴子、拳打脚踢、多人殴打学员、辱骂、勒卡等。

刚被绑架到“严管寝”的学员,会被要求在几天内背会劳教所的35条“所规所纪”、唱几首规定歌曲,中午要“码坐”,晚上坐到11点才让睡。包夹的刑事犯经常考问、打骂学员。

在室内卫生,被子、床单、枕包的摆放等环节上出现恶警不满意的地方,都要受到扣分、加期、不让家属见面、不让上超市的威胁和“处罚”,同时会被刑事犯打骂,而恶警金庆富常常暗示、指使、纵容刑事犯行恶。

三、克扣费用 伙食最差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的伙食是全省最差的。午餐和晚餐是用笼屉蒸的线米,半生不熟、非常难吃;而菜长年都是冬天的冻萝卜、冻白菜,连猪都不吃的猪食,大法学员交的高额伙食费全让生活科和劳教所克扣掉了。

在长期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加上长期营养不良,很多学员身体瘦弱不堪、面容脱像,双腿麻木、疼痛而不听使唤、行走困难,非常痛苦,学员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度日如年,艰苦支撑着。

四、欺上瞒下 弄虚作假

服装作假: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的劳教服已经有十年没有更换,早已破旧不堪,可还让学员穿着。另外还有一套蓝色、西服式的,衣袖、裤子两侧带白杠的劳教服,常年放在衣柜里,只在有外人来检查、参观、开会的时候才让临时穿上,外人一走马上脱下。

待遇作假: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告诉被非法关押的学员,如果有外来人员问,要说24小时供应开水,顿顿有肉吃;服装有三套,即所谓的“校服、运动服和劳动服”,还有换季服装,有病了可以得到及时救治等等,而事实不是这样的。

人数作假:2009年5、6月间,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两次把大法学员和其他刑事犯大批运到花园劳教所,应付、欺骗黑龙江省司法部门的检查,因为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和花园劳教所都没有多少大法学员了,早该解体、解散了,为了欺骗上级,就互相借人、充数。

五、株连

2009年1月,一大队新上任的教导员是恶警樊晓东,此人在2002年前后曾极其邪恶的迫害过大法弟子。一次,几个刑事犯互殴,和大法学员没有任何关系,可是它却让两个中队的所有大法学员都“码坐”,从20时坐到20时40分,连坐九天,同时背“所规所纪”。

一次开会此恶警公开对大法学员说,“我告诉你们,普教刑事犯他们犯错,我会单个处理;如果你们哪一个犯错,我就会火烧连营,把你们全部拿下处理。”

六、具体迫害实例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一大队二中队2009年1月以前中队长刁雪松,多年来一直极其邪恶的迫害大法学员,刚被劫持来的学员都被此恶警和金庆富一起酷刑折磨、逼迫放弃信仰。此恶警私下里对包夹大法学员的刑事犯说:“对法轮功学员没有语言,就是揍!只要不打死,我负责。”

2008年,大法学员齐文宾被恶警刁雪松迫害的背椎压迫神经,腰部以下全部瘫痪,每天疼的叫个不停,吃饭要天天被抬着去,两个月后才医治。恶警刁雪松调任三大队副教时,临走还歇斯底里叫嚣:“别看我人走了,可魂还在”。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一大队二中队2009年1月以后的中队长叫石践,是非常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之一。此人平时表现很阴沉,上任以后,对打骂、勒卡学员的包夹刑事犯表面上会处理,“公开”给加期几十天,而实际上并没有加期。对真正打骂樊明胜和李辉耀这两位学员的葛洪武、范治中、吴穹、齐国军四名刑事犯,没有加期,被打的樊明胜和李辉耀却被加了期。由于在“严管寝”长期受刑事犯葛洪武、范治中的打骂,学员李辉耀在精神、肉体的双重迫害下,精神几近崩溃,还被加期30天,打人的刑事犯却不处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