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东陵监狱残暴殴打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明慧通讯员沈阳报道)辽宁沈阳东陵监狱被中共标榜为“部级监狱”,实质严重损害人权,不讲人性,在省内被称之为“严管监狱”。它的一般管理方式就相当于其它监狱的严管方式。这个监狱的警察对服刑人员残暴殴打,加之体罚、滥用电棍,如家常便饭,天天保持在一种高压迫害状态。

参与将大法弟子徐大为残害致死就是东陵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案例。在沈阳东陵监狱,徐大为遭受暴力洗脑,长期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灌食、胶皮管打、针扎、电棍电击等残酷虐待。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徐大为八年非法刑期已满,家人来到东陵监狱接人时,发现徐大为骨瘦如柴,头发花白,脸色呈黑紫色,面目表情呆板,不认识家人了。徐大为被接回家仅仅十三天,于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身上还有被迫害留下的各种伤痕。

下面是东陵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片断。

一.残暴殴打

东陵监狱对大法弟子表现的异常暴虐。二零零八年黄历新年监狱晚会上,一个大法弟子高呼:“法轮大法好!反对东陵监狱迫害法轮功!”这时,旁边一群犯人把他团团摁住,事后,该学员遭严重迫害,走路时腿一瘸一拐。

二零零七年底,从其它监狱转来一些大法弟子,东陵监狱强迫他们出工干活、在舍内坐小凳等,大法弟子赵华、李树军、刘桂春等绝食反迫害,要求炼功、不出工,他们随之遭威胁。其中刘桂春被迫害严重,犯人对他拳打脚踢,致使他大小便失禁。赵华、李树军可能被灌食,李树军被送到监狱医院打吊瓶。

打人凶手是二监区犯人于清石、刘长伟、刘翁全、于海、刘辉、王连福等,负责警察刘志明。

二.将大法弟子的头打破,竟谎称“是自己撞的墙”

东陵监狱以减刑等利益来要挟、利用犯人,包夹迫害大法弟子,并限制大法弟子交往、说话,否则就用电棍电击。

东陵监狱七个监区关押了约三十多个大法弟子,几乎一屋一个大法弟子,互相之间禁止说话。二零零八年四月,二监区、四监区两个大法弟子在走路时,因为打了招呼而被迫害。二监区恶警李颖煽动犯人给该大法弟子施压,逼他认错,并说:“对你们(法轮功弟子)就得用非正常手段。”于是,犯人凶手于清石(家住沈阳市于洪区)大打出手,把这个大法弟子头打破了,还谎称“是自己撞的墙”。

恶警李颖借机伙同监区长恶警李佳文(此人心狠手辣,其属下与犯人都惧怕他,在东陵监狱,每个监区长都被称为“老大”)、生产队长郭沈军用电棍电击该大法弟子,致使其面部、颈部、胸部、腹部严重烫伤,同时逼他写犯人“作业笔记”等,犯人李建、刘长伟、王玉宝协助作恶。

其实在二监区,早先还迫害过其他大法弟子。一位大法弟子被犯人于海迫害,该大法弟子遭非法加刑;大法弟子李显圣(音)被迫害成精神失常(二零零八年春季释放);还有一个大法弟子绝食,被转走。

三.奴工迫害

在这里大法弟子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早上六点出工,到晚上六点收工,经常加班到晚上九点,平常还要写各种“笔记作业”等等,经常要参加队列训练、体操训练及唱歌训练等等。在进饭堂前,还要和犯人一起列队唱歌,以及强迫佩戴胸卡等等等等,所有那些要求一旦其中某项被拒绝,大法弟子就要面临着压力。某恶警曾在队列前嚷道:“你们当中还有不唱歌的吗?谁敢说自己不是犯人?”

四.恶警纵容犯人辱骂大法弟子

在恶警们的纵容下,包夹犯人轻易就辱骂、威胁大法弟子,而大法弟子一旦争辩,就被视为“违纪”而严处。一次一个大法弟子由于某事和包夹犯人争议,一个恶警当众说:“什么法轮功不法轮功,我先杀了你,监狱再杀我,看谁能把我的警皮扒了?”

二零零九年一月,被非法关押在四监区的大法弟子张鹏,不堪忍受各种屈辱而绝食抗议,在队列行进中,包夹犯人抓住他的脖子强力前推,有时在他后面用拳头捅他,而那时他早已虚弱、骨瘦如柴。张鹏是鞍山大法弟子,可能绝食半月余,被转走,具体不详。

东陵监狱很封闭,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就严密封锁消息,甚至瞒着监狱领导和上级司法检查。望见到此文的大法弟子转告知情者,及时曝光那里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