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邪恶自灭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在我们当地有一部份同修被邪恶迫害后,不愿把揭露文章写出来,也有的勉强写出来,也是遮遮掩掩、含含糊糊。其根本原因是“怕心”在作怪,怕参与的人员对其進行报复。我想就这个问题和大家交流一下,有不在法上的部份请慈悲指正。

一、曝光邪恶越彻底,邪恶越恶不起来

一开始我也存在这样的“怕心”。二零零三年,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语发表后,我与同修们反复认真的学,最后明白了一个理:曝光邪恶是师父让做的,只要坚定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任何邪恶都不敢来迫害。

法理明白了,“怕心”也没了,于是我很快就写出了一份详细的曝光材料,并且把全乡同修受迫害的情况也進行了曝光,这份真相资料不但在全县发放,同时在我乡发放的更多一些。让我们乡参与迫害的人员都看到。

记的我女儿在看完我写的揭露文章后很担心的问:“您写的这么详细,人家一看就知道是您写的,您刚从监狱出来,我怕您再被迫害,您还是别发放了,行吗?”我坚定的说:“孩子别怕,这种举动是师父肯定的,我们只要按照师父的法去做,就是安全。你放心吧,保证没事。”结果,这份真相资料让参与迫害的人员及当地的民众看了之后,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从那以后,我们乡的修炼环境一直很宽松。

各村大法弟子都有学法点,全乡每周集中一次学法交流,面对面到各村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真相资料每周都及时发放。二零零四年我到乡政府对书记讲真相后,把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扣除的五千多元工资全部要回。这六年来,我们乡同修再没被抓过。

还有一件事,今年六月,本县政法委的一位副书记企图到我家里绑架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走脱了。走脱的第四天我就堂堂正正的回单位上班了。之后,我详细的写了一篇揭露文章,当真相资料被县、乡的领导们看了后,他们认定材料是我写的,也有知情的好心人提醒我,让我时刻注意,别让那些人对我报复。我再一次认认真真的学习了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语,更加坚定了信念。我是按照师父的法在做,邪恶最怕曝光,是他们在怕我,而不是我怕他们。

这件事之后,有位同修亲自对我说,那位政法委的副书记在“奥运”期间也去过他的家,他们只是握握手,什么也没说就走了,我想他是怕被曝光的。这样的事例有很多很多。揭露邪恶越彻底,邪恶也就越邪不起来。

二、正念正行 邪恶自灭

前面谈到邪党人员到我家企图绑架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从他们好几个人的眼皮底下走脱了。我刚到了安全的地方,全村各个路口就被戒严了。在同修家里,刚开始我的心很不稳。因为我家里的东西很多,要是被都搜去了,那后果太不好了。就这样一直惦记着我的那些大法的东西,过了两个小时后,自己清醒了:你的正念哪去了?不相信师父了吗?对呀,我临走时,心里默默的求师父保护我大法的东西。就这样一想,心里平静多了。不一会儿,女儿打来电话告诉我,邪党人员“搜走了几本书,其余的他们想要的一律没搜到”。

由于邪党人员没有得到他们要的东西,又正是“奥运安保”时期最怕有人進京上访,丢了他们的乌纱帽。于是几个领导到我家一再表示,让我回去上班,保证以后不再抓了。县公安局派人去处理此事说:交乡里一万元押金,再给县里来的那位领导写个保证,在奥运期间不出事,奥运过后钱如数归还,让我回去上班。

我得到消息后,马上严肃的对我家人说:“钱一分也不能交,‘保证’一个字也不写。”我又给单位领导打电话说:“你们去找一下县里的那位领导,让他保证以后不再抓我,并且一分钱也不交,如能答应我马上回去上班。”

那几天里的开始两天,我的心很不静,学法不入心,后来我就边学法边向内找。我问自己:为什么自己被干扰呢?我真对不起师父,修炼十年了我的书从来就没有损失过。我深深的挖了挖自己的心,真是挖出了许多心--显示心、欢喜心、嫉妒心、争斗心、怕心,最严重的还是“证实自我的心”。经过一番痛苦的向内找后,我的心里很快就平静了,学法也入心了,正念很快加强了。

于是在离家的第四天,我告诉家人我要回家,回单位上班。丈夫很不放心的说:“行吗?我既没交钱也没写保证,别上了他们的当。”我女儿也说:“妈,您回去行吗?”几位同修也不放心的说:“要不再多学学法正念足了再回。”我说:“我现在正念很足,有师父呢!”于是我和女儿骑着电动车一路发着正念回到了家,第二天我就上班了。领导和同事们都很关心我,他们都气愤的说:“在家里过个星期天还错了?大白天要抓人,要是我也跑!”下午下班后,乡里的正、副书记一起到我家对我说:“你安心的上班吧,别担心,钱不用交了。保证也不用写了,我们保证你不会有事的”。单位领导也对我说:“县里那位领导也保证不再抓你了,让你安心工作。”

通过这件事,我对师父的经文《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的“目前大法弟子只要正念很足的情况下,邪恶的生命已经没有招架能力了”这段法有了更深的体会。师父还说:“众神在我正法的早期就定下了这样一条,叫这个邪党无论什么目地它干的什么事结果都是在帮我与大法弟子。所以中共邪党想要干什么坏事,它只要一干就是个败事、丑事。”

我能走正走好证实法修炼的路,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在正法的最后时刻,我要更加勇猛精進,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