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明慧通讯员沈阳报导)

一、四川大法弟子陆琳被酷刑折磨六次

四川大法弟子陆琳,女,42岁,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一大队。马三家劳教所对她的六次酷刑迫害。在劳教所被迫害的两年多时间里,因为拒绝“转化”、拒绝劳动、拒绝戴牌被上“大挂”(酷刑的一种)六次。今年七月二十二日当她绝食三天时,王燕萍(大队长)等人以强制灌食为由灌药,灌的药一下去,嗓子火辣辣的,甚至要窒息,警察们按着她,不让反抗,她喘口气吐出来的却是血。

二、大法弟子王海英被迫害情况

大法弟子王海英在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已经两年多了,在里面她与所有的大法弟子一样遭遇了劳教所有形无形的迫害。2009年6月下旬,在马三家劳教所一大队,劳教所对大队领导班子调整,将原来的李明玉、张春光、周谦调离,将劳教处的王燕萍,二大队的尤岩、张宇和两月前调入的孙宾,组成了四个大队长的班子,每个分队有四个队长,加上值宿队长和干事等一个大队几乎是二十多个队长。

在马三家,纸和笔都作为“违禁品”被没收了,甚至在二分队手表也被作为“违禁品”被没收,写信队长看着写。想找所长谈,得先跟中队打招呼,答复是没时间。大法弟子王海英一次跟王燕萍又提起此事,答复是“你没有这个权利”;想给所长写信,同样是“你没有这个权利”。

每月都有什么“百分考核”,因为这个考核,有很多大法弟子被打过、电过,甚至上大挂,王海英拒签“考核”时,管琳(队长)就威胁她。

干一天的奴工活儿,都很累,晚上回寝室还被迫所谓的“学习”一个多小时,加上看新闻,就是一个半多小时,不让闭眼,谁要迷糊闭眼了,带工唐魏(30多岁、鞍山人、普犯)就叫其所属寝室的人中午不休息,罚坐小板凳(叫卡齐),主要目的是迫害大法弟子,怕大法弟子发正念。很多事由队长在背后撑腰,叫普犯带工实施迫害,所以唐巍经常告诉那些所谓的“包夹”“没有你们管不了的,你们就大胆管”。甚至尤岩在会上说“你们看到违纪不管谁知情不举,就给谁加期,你们‘包夹’都听好了”。在劳教所只有大法弟子和一少部份上访人被“包夹”监控迫害。

三、大法弟子章伟迪的律师遭马三家劳教所阻挡

沈阳大法弟子章伟迪,女,55岁,现被非法关押在女所一大队。八月份,她的母亲与请的律师一起去看她,马三家劳教所只让她母亲见,不让律师见。她身体被迫害的摇摇晃晃的,有时呕吐,队长管琳还逼她干奴工活儿,训斥她,带工唐巍(普犯,鞍山人)也跟着逼她干活。

四、林均燕遭加期迫害

大连大法弟子林均燕在马三家劳教被非法关押两年并加期十天后,与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回家但却仍受社区恶党人员骚扰。

在八月十四日,她的亲属到马三家劳教所要人,劳教所的警察说“她被加期十天,你们现在来干什么?”亲属问怎么加的期?回答是“快六十年大庆了,加期是正常的”,还说“到期也不一定回家”。亲属要求见人,劳教所不让见。八月二十四日前夕,社区给她家属打电话叫两个人去接。后来又打电话“不用去人了,我们去接 ”。结果大连市沙河口区华北路街道政法委书记等两人、华顺街社区书记一人、包括司机共四人,去马三家劳教所接人。提前一天到达后,在宾馆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就去了,他们说:是按照沙区政法委的命令,与劳教所商量好了,由他们接她,叫亲属坐火车走,叫她跟他们走,回去办个手续再送回家。

当林均燕从教养院提个行李袋出门时,她的家人把行李袋接过来,同时政法委的人赶紧将行李袋截走。几经交涉在遭到本人及家人的坚决拒绝后,林均燕与家人终于一起回家了。但是她回家后,社区的人多次到她家找她,骚扰她和她的家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