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兴安岭高淑英被绑架后的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导)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大法弟子高淑英女士于2009年8月13日晚在当地一个林场发真相资料时被警察赵衍宝抓捕,之后遭到警察李军等人的非法审讯。高淑英于8月18日获释。以下是她的经历。

2009年8月13日晚,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塔河县大法弟子高淑英在塔河县瓦拉干林场发真相资料。由于前两天刚下过雨,道上有水,路不熟,不平整,天又黑,住房不规范,只能用手电照着发。还剩不多真相资料时,突然身后传来一男人的喊叫声,高淑英来不及回头就跑,后边的男人紧追不舍,男人边追边喊:不站住,我就开枪了。因为路高低不平,高淑英摔倒在地,裤子右腿摔出一寸多长的口子,右腿膝盖出血,大脚趾受伤。男子趁机把高淑英抓住。

那人气喘吁吁的说:再不站住,我就开枪了,累死我了。说着就拿出手机打电话要汇报。高淑英制止并给他讲真相,他还是不依不饶。拽着人往派出所拖。

到派出所,才知道这个男人叫赵衍宝,是瓦拉干派出所指导员,刚才回家看到门上有法轮功真相传单,就出来追。赵衍宝当时就把派出所另一个值班叫醒,搜出高淑英身上的真相资料。给其他干警打电话,打好几个电话都没打通,没办法只能叫另一值班去家叫。赵衍宝为了骗取高淑英好感,好说出住址、以达到他提升的目的,也说自己认同大法,也退出党、团、队。高淑英还是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善待大法、大法弟子一定有善报,迫害大法弟子对自己、对家人不好,会有恶报。可赵衍宝还是恶狠狠地说:今天你碰上我就算你倒霉。说着举起手机向塔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汇报。赵衍宝和韩德刚(自己说是塔河县公安局的,到瓦拉干来帮忙)对高淑英嘲笑、谩骂、诋毁法轮功和大法师父,并试图让她说出家庭住址及随同人员。

下半夜两点钟左右,塔河县国保大队队长李军(后来知道他是李军,当时他说自己是许峰),干警孙伟(当时他说自己是郭连福)(他们怕自己做事别人知道,把坏事嫁祸到别人身上),王国义(当时追问,他不报姓名,一再追问他才说自己姓李),来到瓦拉干派出所,他们认出了高淑英。高淑英向他们提出要上厕所,他们不许。高淑英向他们讲真相,李军不让,并恐吓说:把她背扣上吊起来。高淑英向他们说别这样,这样做对他们不好。他们三个都嘲笑着幸灾乐祸地说:我们怎么没报应?拍着胸脯,我们身体好好的,这些年我们也没报应……高淑英提出去厕所,孙伟不许。高淑英腿脚受伤,肚子又难受,要求坐一会,恶徒也不许。高淑英撑不住,手扶身边的桌子,孙伟马上拽到一边。李军和王国义到居民区收集撒出去的传单。8点左右李军和王国义从各家门上收回一些真相资料,并找来三男一女当地居民,李军、王国义示意她就是撒法轮功传单的,他们不知道是怕得罪警察还是公安局给他们多少钱,在不认识、没见过高淑英的情况下,按李军的要求做伪证。

孙伟一直在审讯高淑英。高淑英腿脚受伤,头疼,肚子疼,身体虚弱一再要求坐下,他们始终不允许,撑不住按一下桌子,孙伟马上过来拽衣服、拽肩膀、按脑袋给拽起来,还说些嘲笑污辱的话。一直罚站到14日9点半左右,李军、孙伟、韩德刚、王国义把高淑英塞进小车绑架到塔河县公安局。11点左右,塔河国保大队副队长史伟、公安局干警孙伟、韩德刚、王国义闯进高淑英家,仓房打不开,撬开门锁抄走大法书籍及资料,连孩子学习用的白纸也被搜走作为收集的证据。特别是史伟恨不能掘地三尺。

十四日下午一点多李军、王国义、孙伟、韩德刚把高淑英关进塔河县看守所。
十七日下午两点多,孙伟、韩德刚、王国义开车到看守所提审高淑英。孙伟记录并提问,韩德刚、王国义在旁边插话,主要问资料来源。4点多钟,孙伟把审讯记录拿给高淑英签字,被拒绝。王国义宣读,并说让高淑英坐车去刑警队。看守所值班干警问他们是否有票子,他们说没有,值班干警说,没有票子怎么把人提走。他们还是把高淑英推上了车。车上他们还埋怨,刑警队的事,应该他们自己办。

车在办身份证,照像处停住。他们连拖带拽把高淑英拖进屋。给高淑英照像,高淑英不配合,不睁眼睛,他们说没招只能这样。他们又给高淑英按指纹,说是上网。他们三个有按肩膀的,把着手的,把着胳膊的,可是高淑英就是握紧拳头。他们说这样不行,还是上高手。过来一个40多岁叫于对(音)的男警,狠狠地掰开高淑英的手,强硬按手印。孙伟、韩德刚、王国义边抢拽高淑英边说这是刑警队,杀人犯都得说。他们又把高淑英拖进旁边一个公安局大楼,此时高淑英脑袋迷糊,开始吐。他们把她拽进一楼一个屋子,一个人开始请示国保大队长李军。回来说:“上面不高兴,说没经过他们同意”。孙伟拿出本子、笔,开始审讯。高淑英不回答,出现很重的生病的状态。孙伟跑着向李军汇报,李军不耐烦气冲冲地说:送看守所,送看守所!韩德刚说送医院,送医院!

李军没理就走了。他们把高淑英拖进车,边走边埋怨:“案子能干就干,不能干就不干也不挣这份钱”。“跟上面说,案子推不动,不好干,还让往前推……”“不让送医院,看守所再不收……”他们三个象做贼似的把高淑英拖到看守所值班室门口的沙发上,没跟值班说一句话,急匆匆的就溜走了。

18日下午2点多,塔河县公安局说要放人。这几天公安局人员的电话都让法轮功学员打暴了,家人这几天每天找公安局、“610”、国保大队。

在此过程中,警察的表现也有所不同。希望所有的警察都能找回自己的良知,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利用各种条件善待大法弟子,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