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派出所/六一零恶人录(9/2/09)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日】

  • 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

  • 黑嘴子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 什邡市马井镇恶警吴超全遭恶报

  • 荥阳政保科恶警赵卫东等迫害大法弟子

  • 湖北宜昌恶人榜

  •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九三分局恶人榜

  • 大兴安岭塔河县瓦拉干派出所警察赵衍宝电话

  • 曝光武汉市迫害大法弟子的邪党官员

  • 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

    鹤北看守所副所长,周建华,男,50岁左右,原是看守所副所长不是610,已经调走。

    610人员,王洪江,男,50多岁,常年有病不能正常上班。他以前学过别的气功,大法弟子给他洪法讲过真相,一会明白一会不明白。

    罗金雨,男,40多岁,现在已经不在610,但是每次非法抄大法弟子的家他都会被派去参加。

    党委副书记:孙发,男,50岁左右已经死亡。

    林业局局长:邓恩元,男,现年50多岁,已经调走。临走在干部大会上公开肯定了大法弟子是好人。

    党委书记:郭振岐,男,现年50多岁,已经调走。

    政法委书记:张立辉,男,47岁。

    公安局政委:高秀诺,男,大概60岁左右,已经退休,因为他的内弟是林业局局长刘宝成,被返聘回公安局。

    原看守所所长:姜建国,男,47岁,现在已经遭恶报被免职,调到了消防科。他是因为恶警郑文山看犯人扫雪时犯人逃跑,姜建国是承担领导责任被免职的。

    610科长:国书军,男,50多岁,已经遭恶报,被降半格,现在是副科长。单位超编,需要裁员,就把他裁掉了。

    原610成员:郑文山男50多岁、现在是属于被调到看守所,因为犯了错误,没有上班。去年冬天他看一个犯人扫雪,怕冷坐在屋里抽烟,犯人乘机逃跑了,他受到拘留处罚,并且眼睛受了伤。他说是被犯人打伤的。

    陈江宾,男,47岁 中兴派出所所长 04686031110 04686032018 13019020999
    高峰海,男、刘宝山,男,47岁,现在都不在610了。
    派出所鹤北林业局局址十二委片警:高峰,男,40岁左右。
    鹤北公安局油库工人:刘立杰,女
    安和方,男,47岁,跃峰林场场长 电话 04686035225 13945755655
    110警察田刚,男,30岁左右。
    陈永泉,50多岁,男,在工作上执法犯法,被邪党逮捕审查,被免职回家。
    张波,40岁左右,男,已经调走。
    原鹤北看守所:刘文举,38岁已死。今年五、六月份的一天晚上,他突然感觉难受,到医院就不行了,死的特别突然。他在家里开小吃部已经不上班了。
    吴德海,男,朱亚男,崔锡哲,男,50多岁,营林公司书记。
    原看守所所长,耿成涛,男,50多岁,因为在工作中执法犯法,被判刑七年,现在已经出狱。


    黑嘴子女子监狱迫害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最近,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对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对那些他们认为转化不彻底的,强迫每天骂师父,骂大法,有的不骂,就认为转化不彻底,而且还让他们买很多的佛教的书,还讲佛经道德经,每天的伙食很差。


    什邡市马井镇恶警吴超全遭恶报

    四川省什邡市马井镇派出所指导员吴超全,男,54岁,于2009年8月中旬遭恶报死于肺癌和淋巴癌的折磨。

    恶警吴超全生前竭力追随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大法弟子多次给其讲真相不听,其反而变本加厉迫害大法弟子,劳教数名大法弟子。恶警2008年得肺癌晚期后,又转成淋巴癌,在两癌癌症病魔的折磨,恶警吴超全在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时期结束了他无知可悲的一生。

    在此警告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什邡市恶警们赶快悬崖勒马、不要做中共恶党的陪葬品。


    荥阳政保科恶警赵卫东等迫害大法弟子

    荥阳政保科科长赵卫东伙同数名恶警,对荥阳大法弟子,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为了完成劳教任务,使用的手段非常可耻,望全体荥阳大法弟子齐发正念解体所有迫害。

    赵卫东电话,区号 0371电话13700855767


    湖北宜昌恶人榜

    程锐:女,40多岁,湖北宜昌市葛洲坝派出所副所长,自1999年7月至今,助纣为虐,多次参与迫害宜昌市葛洲坝的职工及家属。宜昌市西坝的大法弟子张燕林、郑德军及父母、何冲平等多人被程锐抄家、劫持、劳教,程锐本人也多次被海外网站曝光,但是程锐至今没有悔改的行为,仍然在作恶。


    恶人程锐


    黑龙江省农垦总局九三分局恶人榜

    尚德成,男,约57岁,原黑龙江省农垦总局九三分局政保科科长,现已退休。此恶人直接迫害九三荣军农场十五连大法学员王洪滨一家;双山大法学员张红霞全家;嫩江县七星泡农场以及其他地方大法弟子30多人,其中大法学员李家诚被劳教迫害。

    另外,原黑龙江省农垦总局九三分局局长徐修(男,生于1953年),现调任黑龙江省北安市公安局长。


    大兴安岭塔河县瓦拉干派出所警察赵衍宝电话

    大兴安岭塔河县瓦拉干派出所
    所长赵衍宝电话:13845733456
    赵衍宝的妻子:张玉荣 :13845703117
    塔河县瓦拉干派出所副所长井德华:13504563456
    井德华的妻子刘秀娥:13504563027
    他们的兴缘商店电话:0457-3652020
    塔河县瓦拉干派出所警察刘忠安:13089916777
    刘忠安的妻子:吴日清
    他们的兴宇饭店电话:0457-3652022


    曝光武汉市迫害大法弟子的邪党官员

    武汉市江汉区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手下的二道棚洗脑班已成为湖北省迫害法轮功的主要黑窝之一。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关在那里,遭洗脑迫害,其中有大法弟子刘月静、叶小芬、李菊华、周玉琴、周肖军等。此文曝光几名主要责任人员的照片

    1.邓斌,原武汉市610办公室主任、现任武汉市政协社会法制委员会主任


    邓斌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七日,大法弟子闵长春遭警察暴打,后被蒙住头,劫持到位于武汉市江汉区姑嫂树附近的一黑窝(说是“武汉 市公安局大案要案审讯室”),用两副手铐把闵长春铐在专设的钢管上,只让穿一条短裤坐在水泥墩上,几天日夜不让睡觉,轮番审讯;其间,以五十多岁的戴忠维 (队长)为首的警察殴打闵长春,用铁管(包上报纸、书)打,黄海喆还用茶杯里刚冲的开水倒在闵长春腿上,看他不动,就自己伸手试一试水温,被烫的受不了。在此期间,包括武汉市“610办公室”主任邓斌在内的当时武汉市公安局一处副处长的卢某、处长徐某、武汉市政法委书记杨世洪,均知悉此事。

    2.胡绪鹍,邪党武汉市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


    胡绪鹍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武汉市副市长兼武汉市公安局局长胡绪鹍,曾开会布置对全市法轮功学员秘密发动新一轮的大搜捕,重点目标是大法真相资料点和会上网下载的大法弟子。

    3.肖国雄,原武汉市江汉区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现任江汉区法院副院长

    4.屈申,江汉区610办公室的主要打手


    屈申

    在二零零三年,大法弟子何坚、陈涵、陈思被武汉市、江汉区两级“六一零”及公检法合谋“协调”,罗织罪名、编造证据,指控三位大法弟子利用广播电视设施传播法轮功信息,将他们枉判入狱。刑满后,他们又将坚持信仰、不肯“转化”的陈涵等人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江汉区“六一零”的主要打手屈申参与了迫害。为此,屈申受到邪党上级的“表彰”。

    5.辜建桥,原武汉市江汉区政法委书记、现任武汉市江汉区人大常委会分管法制的副主任,分管法制、民政工作;联系工会、妇联等部门

    6.朱正兴,原武汉市江汉区公安分局局长,现任武昌区政法委书记、武昌区公安分局局长


    朱正兴

    7.黄国涛,原武汉市610“转化队”队长、政策研究室主任,现任武汉市江汉区检察院副检察长


    黄国涛

    二道棚洗脑班暴力迫害大法弟子刘月静和叶小芬案例

    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以暴力手段对被劫持的大法弟子野蛮洗脑。江汉区大法弟子刘月静老人(女、六十多岁)曾多次遭到江汉区“六一零”歹徒绑架迫害。

    2007年10月,刘月静老人在发放真相资料时,遭到恶人绑架,被劫持到江汉区 二道棚洗脑班关押迫害。在洗脑班期间,刘月静老人遭受了各种非人折磨。恶徒白天强迫她罚站,站在用粉笔画的圆圈内、外面写满了诬蔑大法与师父的标语,不许动,并把写谩骂、侮辱大法的字条贴在刘月静老人的衣服上、不许撕、一撕就遭到殴打,晚上不让她睡觉。

    有一次,刘月静老人在与恶人抢夺撕毁诬蔑大法的标语时,被洗脑恶徒把手指掰断,疼得刘月静老人差一点昏死过去、恶人还不放手……酷刑折磨,刘月静老人实在承受不住。刘月静老人从洗脑班回来后,将近半年的时间内,手指还在疼痛。

    2008年8月25日上午,刘月静老人在江汉区二道棚洗脑附近发正念时,又被洗脑班派出的便衣特务认出,强行绑架、劫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前不久,刘月静老人的老伴趁中秋节之际去洗脑班看人,洗脑班邪恶拒不让见,并说除非写出东西(“决裂”、“转化”、“保证”)才让见。连送去的几个苹果都被拒之门外,恶徒说了许多谩骂、侮辱刘月静老人的话。一个六十多岁的善良老人就这样被关押在二道棚洗脑班,长期折磨。

    大法弟子叶小芬在被非法劳教一年多,到期后,又被江汉区“六一零”歹徒直接从何湾劳教所转到二道棚洗脑班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内,强制洗脑迫害,不让她睡觉、逼迫她转化,逼迫她写“三书”,放弃信仰真、善、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