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被甘肃省天水监狱残害致死的真相(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刘志荣,男 ,生前是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团结小学教师。2002年10月底,刘志荣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重判15年。2005年12月14日,刘志荣从定西监狱被转入天水监狱不到一个月,于2006年元月10日就被迫害致死,恶警强行火化遗体。


刘志荣遗照

刘志荣刚来天水监狱就被发配到一监区一分队,中队长王辉等人马上叫写“四书”,刘不从,于是受到了不让出监舍、限制上厕所、不让睡觉、长时间罚站、坐、顶墙等各种体罚,还被包夹人员及整个号室的人随意殴打,有时其他监舍的人也参与殴打。

这些打人者本来就是受狱警纵容的牢头狱霸,多人对刘志荣轮番的拳打脚踢,致使刘志荣连屎尿都拉在裤裆里,这也是监狱的流行语“把屎打出来”。监狱诬蔑法轮功的会每星期都有,禁闭言论和对外传递信息,恶警明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但非要强迫他们写“四书”等书面材料。因为这样狱警就有成绩,好拿到奖金。这里对外宣传是文明监狱,但内部的黑暗是不为外人所知的。

有一天,几个包夹人员将被打的有气无力的刘志荣抬到水房里,将其衣服脱光,用冲厕所的水管冲。晚上冲水的声音很大,影响了其他监舍的人睡觉,引来怨声一片。当时正值元月寒冬季节,可以想象被害者在冰冷刺骨的凉水冲击下是何等滋味,更何况一直吃不好睡不好,还遭着非人的折磨;而泯灭人性的施暴者还在一边冷嘲热讽的叨个不停。此时近在咫尺的狱警却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听之任之,纵容犯人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

*狱警唆使犯人行恶

一个负责包夹刘志荣的犯人王某在与其老乡和同犯闲谈时讲到:刘志荣有一次顶了他一句,说出一个“不”字,他一脚就对刘志荣踢去,把刘志荣的手踢碰到暖气片上,当时刘志荣的手就肿这么高(用手比画一寸厚),说的得意洋洋,神气十足,还说他不信整不服。

被包夹的法轮功学员写了“四书”后,监狱会给包夹人员表扬、记功、减刑等奖励,所以这些人干起来很卖命。监狱就是“拴老虎的桩、煮牛皮的缸”,这句话是监狱长楚志勇开会时常用的口头禅,所以这里以整人为能事,从狱警到犯人都引以为荣。刘志荣就是在这种猖狂气焰盛行的环境下被迫害致死的。因当时消息封锁很严,况且没人敢说出真相,说漏了嘴弄不好还会遭打击。所以了解迫害细节很困难。

中共的监狱把法轮功学员作为政治犯,划为监狱中的最低贱民来打压,受到政策以及狱警、犯人的重重打压。具体表现为;法轮功学员一入监就不让与人说话、交流,不准随便出号室门,上厕所有人监视,一来就派二、三个身强体壮的犯人24小时形影不离的全天盯着,不让自己打水、打饭、不让随便看书、写字、通信、申诉、接见等,不让到外面放风、晒太阳。有的常年关在号室里,晚上不准关灯,而且还时常指使犯人搜身、翻床。如不认罪,不写“四书”就不让睡觉,随意谩骂、体罚、殴打、电棍烫、关小号,限制吃饭、洗刷、上厕所等,还要强迫看诋毁法轮功的造假光盘,无休止的轮番谈话,进行精神折磨、体能消耗,直到认罪、写“四书”才肯罢休。一些人因此被折磨致死,一些人被迫害到神志不清时违心的写了“四书”。

监狱为什么把“四书”材料看的那么重?那几页纸狱警明知是假的,为什么还要强迫法轮功学员写呢?因为那几页纸能给迫害者上层领导脸上贴金,以证明其打压得力,而下层经办人员却以这几页纸作为交差。完成政治任务了,要领到大把的奖金,比起干其他的这钱好挣多了,死了人监狱担着。

*狱警逼犯人出卖良心

这是明明(化名)讲述的一件事:明明和喜喜(化名)是外住犯(剩余刑期少了,狱警放心的犯人,住在生产区看管房内,不住监舍,出入相对自由)。在刘志荣死的那天早上,狱警叫他俩到监舍抬人。当时他俩不知内情,只听说监舍死了人,要他俩抬到外面。他俩到号室看见人被床单盖着,揭开床单,褥子上全是血,其状惨不忍睹,脑子一下懵了,好象人都麻木了。之后只听狱警命令他俩将人抬上担架,然后抬到监门口,嘴里机械的说,狱警说什么就干什么,思维好象都不存在了。明明虽然脾气犟,但为人也算正派。尽管听说监狱死人恐怖,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当时就吓懵了。

几天后,狱警叫明明和喜喜到一监区大队部,他俩到那儿一看,坐了一屋子狱警,从分队长到大队长、教导员都面色沉重。他俩的主管狱警告诉说:刘志荣死后,他的家属怀疑刘是被监狱整死的,不是自杀的(监狱是以自杀定案的),又是法轮功人员,人多势众,很难压倒。现在我们安排出具一套证人证言、证明材料等,这里整理了一套,你俩看看,然后签个名做个证,监区也不会亏待你俩,等等。

明明看后没有签字。此时明明已听人说过刘志荣的死因真相,知道是被几个恶犯“跟赶”(折磨)死的,而证明材料全是违背事实胡编乱造的,签了岂不是违背做人的良心吗?明明不想做这个证人,所以拒绝签名。于是狱警让他俩回去考虑考虑。过后又叫他们去轮番的做思想开导工作。因为此事,监狱受到外面的舆论压力很大,中共上司给监区下死命令,必须全力处理好此事。所以一监区狱警一起动脑筋想办法,炮制了一套证明材料,没想到在明明这里受阻。

狱警隔一段时间又问喜喜和明明考虑好了吗?一监区狱警从分队长到大队长、教导员轮番软硬兼施,让他俩自愿签名。因为历来遇到这类事情需要犯人出面的时候,监狱多会给犯人一定的好处,而犯人也是求之不得的,没想到此俩人竟然不受。明明人本正直、性格倔强,再说他还有几个月就要刑满释放了,狱警没法卡他。明明怕无辜担责任,毕竟是人命关天。但喜喜就不同了,他天生胆小怕事,为此干活唯命是从,再加上他当时已被申报了假释,不想失去这个机会。所以狱警们就从中午到下午再到深夜12点轮番轰炸,连饭都没吃上,而且不让回家。

最后,狱警亮出狠招胁迫喜喜:如果不签名假释会取消,此后的两年多日子会不好过等等,喜喜在这种恐吓下首先妥协了。而后狱警又叫喜喜去劝说明明,因为他俩情同手足,十多年同吃同住,互相照应等。喜喜声泪俱下的向明明求情,让他看在坐十几年牢的份上,看在外面年迈父母的面上,求他答应签了,否则你只有几个月就走了,我日子就要难过了,反正死的已经死了,你就救救我吧,你的良心算我卖了,不怪你。喜喜越说越动心,越想越可怕。看到喜喜的处境、想到监狱的做法,明明也很为难,如果不签名就会害到喜喜。最后在喜喜的哀求声中,明明违心的在造假材料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刘志荣的家人被打发走后,一监区的做法得到了监狱的赞许。他们得意的去酒店吃了桌庆贺酒。这就是“文明监狱”外衣掩盖下的罪恶。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