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殿华等被绑架到涞水县邪党“党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在中共迫害法轮大法的十年中,河北省涞水县众多大法弟子遭绑架、骚扰、非法关押、毒打、经济勒索、酷刑折磨等。二零零九年九月,吴殿华和其他几位大法弟子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涞水党校。另外,大法弟子刘泽存、刘月连、王凤合等也遭到毒打、勒索,常年的骚扰迫害。

一.大法弟子吴殿华等被绑架到涞水县党校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涞水县南祖村大法弟子吴殿华被涞水县公安局、涞水镇及涞水镇派出所劫持,现被关押在涞水县党校。和吴殿华一起被劫持的还有郭下村赵淑英(音)。

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八点,一群恶警翻墙闯入吴殿华家,将正在清扫庭院的大法弟子吴殿华架起来就走,当吴殿华的丈夫听到声音走出来看时,只看到劫持吴殿华的警车车影子。大约十多分钟后,警察又返回来对吴殿华家抄家抢劫。

相继,九月二十一日,永阳镇大法弟子家都受到永阳镇及派出所的翻抄,李德志妻子被绑架,四万两千六十元支票,二万四千元现金,大法书籍,复印机、复读机等被抢劫。(支票与现金是盖房子刚刚筹集到的资金)。妻子已于二十二日回到家中。

二十一日夜里一点多,大法弟子周景春正在家中熟睡,上了锁的房门被悄悄打开,警察与永阳镇的人都进了屋,周景春才发现有人进屋了,家中电视机、录音机被抢劫。

永阳镇行宫村一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被绑架大法弟子现下落不明),一名大法弟子被二十四小时监控,永阳镇居士村五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其中尹泽民夫妇可能被绑架到涞水邪党党校,其余三名已回到家中。

涞水党校在涞水县东关村,邮政编码:074100,电话区号0312。

在过去的十年中,涞水县大法弟子刘泽村、刘月连、王凤合等也遭到常年的骚扰迫害。下面是他们被迫害的事实。

二.刘泽存遭毒打和巨额勒索

大法弟子刘泽村曾被北京、涞水非法关押。北京市房山区十渡镇派出所曾纠集两车当地地痞流氓,手提木棍,将刘泽村等大法弟子打倒在血泊中,勒索现金二万八千元后,才放其回家。

刘泽村,涞水县娄村乡长安庄村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通过学法修炼,刘泽村的心脏病、腰椎等疾病不治自愈。使他深感大法救度之恩。九九年中共镇压法轮功后,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大法真相,清除人们头脑中中共造谣媒体的谎言,他骑车到处散发真相资料,为的是让人们了解真相后,都能幸福。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日,刘泽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同来到北京市房山区十渡镇散发传单,被恶人构陷。十渡镇派出所纠集两车当地地痞流氓,手提木棍,将刘泽村等大法弟子打倒在血泊中,才将被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刘泽村等抬上警车,劫持到十渡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对刘泽村等还是严刑拷打,逼问资料是从哪里来的。见大法弟子不说话,一个流氓飞起一脚,踢在刘泽村的脸腮上,一颗牙当下就被踹了下来。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一日,刘泽村与其他大法弟子又被劫持到房山看守所,在看守所再次遭到逼供迫害。七天七夜不许睡觉,不让吃喝,二十四小时只允许大小便一次。寒冷的天气下,每天被浇五十盆凉水,每天坐板七小时。二十天内,刘泽村与其他大法弟子被房山区公安局预审股逼供九次。身体被迫害的极度虚弱。

刘泽村被绑架后,恶警五次到其家中抄家搜查,恐吓家人,其中有涞水县娄村乡派出所副所长王金石。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刘泽村被涞水公安局从房山看守所接回涞水,继续非法关押在涞水县看守所。当刘泽村回家后,才知道恶警已向他的家人敲诈二万八千元现金,摩托车也被恶警抢劫。

三.十年中刘月连每年都遭骚扰、身心迫害

刘月连,女,57岁,涞水县娄村乡西安庄村人,农民兼服装加工,为个体业。

2000年10月6日,刘月连因发真相资料,被人恶意举报,在中水东桥,被乡派出所劫持。在所里,警察找来一村民,将刘月连连裤子都脱去,赤身上下搜查,侮辱其人格。所里的警察用铁棒打她,几个人挨着个打脸、耳光,强迫刘月连跪在地上。

当天下午,公安局刘耀华带人去刘月连家非法抄家,大法书、讲法带、炼功带、有关资料、双卡录音机都被抄走,把她丈夫也抓去一同关押。李增林用木棒打他们。将他们非法拘留两个多月,也不放人,想勒索钱财不成。

在十二月份,警察把所有关押在拘留所的大法弟子挂上牌子游街,到俱乐部广场“批判”,并将他们转到看守所非法关押。所长刘青不让他们吃饱,奴役劳动,晚上加班干活,还得值班。

三个月过去了,王福才、戴春杰也不放人。在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绝食抗议。十天后,王福才、戴春杰把大法弟子都弄到医院注射打点滴,用不明药物摧残大法弟子身心和精神。之后,孙桂杰把他们都弄到党校迫害。

在党校里,大法弟子集体炼功、背法、集体绝食抗议。孙桂杰、张海丽、王福才、戴春杰看不好“转化”,就让各乡镇把人接回去。大法弟子刘月连、赵喜兰被接到本乡关押在一个小屋里,继续限制人身自由,软禁起来,中午夜间都有人锁门。

为了争取自由,他们二人绝食抗议,2001年5月13日,在副书记刘小朋的指使下,办事员小元、一个姓闫、卫生院五大星,对他们强行灌食,象按着牲口一样,用脚踩头部和四肢,管子插到胃里从嘴里直流血。经过绝食抗议和同修的帮助下,他们才安全回到大法弟子的家和自己的家。

累计二百二十多天,刘月连有家不能回,人身没有自由,多病的公公、年迈的婆婆和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不能照管,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再加上迫害她身体极度虚弱,家庭困惑,家中事务无人料理,给他造成惨重的损失。

2002年,农历正月十二月,刘月连去怪草沟村走亲戚。周建民从此村绑架了刘月连,本村的干部找的绳子捆上,身上还坐着一个人压的喘不过气来,打的满头淌血,又一次陷入魔掌无限期的拘役。

刘月连再一次绝食抗议,王福才等人将她非法判刑,因身体被迫害极其严重,保定拒收,送回来后,继续关押。后又把她转到了涿县南马所谓的洗脑班,那里惯用酷刑,一下车就双手铐在大树上几个小时,逼供拷打,不叫吃饱、不叫相互说话。

最邪恶之人叫刘爽、还有一个姓杜的,晚上把刘月连铐在床上,不让家人见面。又是十三天的绝食抗议,刘月连生命垂危,警察才让家人接回家,这次遭迫害又是二百三、四十天,

2003年夏初,正当非典期间,他们不管别人的防疫安全,王金石带着四五个人闯到她家中骚扰。

2004年春,乡里来一个姓董的带人进院骚扰,企图抓人。

2006年春农历正月初五,王金石带着三、四个人闯到她家,抓走她,并送进拘留所。进所时,她被搜身,有七十多元钱和一块电子手表被他人拿走。刘月连又一次绝食抗议,王金石等人将她接回娄村卫生院,注射不明药物,刘月连神志不清,才让家人接回家,这次遭受九天的迫害。

从2000年10月到今天近十年内,每年都有一两次不同程度的骚扰,给她和家人带来诸多精神和思想上压力和经济上的损失。使生活起居不能正常。

四.王凤合持续遭受骚扰、掠夺

王凤合,男,57岁,涞水县娄村乡西安庄村人,职业务农,兼服装加工,个体户。

2000年10月5日下午四时左右,刘耀华(原公安局政法委书记)开警车带四个人抄家王凤合的家(因他妻子散传单遭绑架)。当时,双卡录音机、讲法磁带,部份有关的书籍被抄走。当时正是三秋收获季节,他被铐上,带到公安大厅,拘留长达五十二天。期间,被强迫油漆所里门窗,修补建筑庭院十二天,可是家中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上学无人照管,家中的庄稼、农副产品无人采收,营业被迫停业,家中损失惨重。

2001年夏季左右,娄村乡里刘小朋带着四五个人去涞水镇(此时,王凤合在外租住)骚扰,家中无人,恶人将他上学的次子带到大理石厂门口盘问大人在那儿,使小小的孩子受到不该有的恐吓。

2002年春季一天,娄村派出所的来家中骚扰,一天来了两次,夜间他们也来(此时他刚搬回家)。

2002年秋末冬初,娄存乡派出所的四五个人又到他家骚扰,抄家,抄走崭新的二百多元的VCD机一部,五六十元的录放机和部份资料,想抓走他妻子未成,抄走炼功磁带,还有光盘若干。

2003年夏,正当“非典”期间传播,娄村乡派出所四五个人戴着口罩来王凤合家抄家,抓人乱窜。

2004年春,娄村乡一个姓董的带着四五个人来到王凤合家抓人骚扰。

2006年春,正月初五娄村乡派出所王金石来抄他家,并抓走他妻子,关押九天。

2009年元旦,王金石开车带着四、五个人非法抄他家,也找不出任何证件与来由。大法弟子问王金石他们时,只是说看看你们还炼没炼,进屋就翻箱倒柜拉开抽屉,抄走四本大法书、周刊、周报、手抄《洪吟》、MP3三部,T恤衫两件、切瓜长刀一把价值600多元的东西,从他兜里翻走手机。此时正当中午,王凤合饭没吃,就被铐上带到派出所,拳打脚踢、扇嘴巴子,问他们姓名时,一个胖子说“我是你爸”,专横无耻,不让吃任何东西,就又绑架到看守所。因王凤合生命垂危,看守所拒收,才得以回家,这次非法铐了十一个小时,手腕被勒出血、肿大。

从2000年至今每年都有多次不同程度骚扰,次子不得不辍学,个体营业停止,全家生活起居不得正常运转,经济收入微薄,家庭生活极度困难,和平时代,却过着不太平的日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