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 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一名修炼了十二年的大法弟子,和美中的同修们也一起走过了八年的正法修炼道路。今天,借此芝加哥法会,我向师父和各位同修汇报一下我的修炼心得:

坚定正念 闯过生死关

记得二零零六年,芝加哥第一次办新年晚会的时候,就在演出开始前几周,也就是最忙的时候,我的母亲突然遭遇车祸,我匆忙赶到医院,母亲已经不省人事,医生说头部有两个血块,要开刀取血块,但是手术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得签一个合同,就是一旦在手术过程中出现了生命危险,我自己承担责任。

我当时悟到,这个事情不是师父安排的,不是师父要的,师父不会安排学员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动什么手术,大法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所以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对医生说再等等看。我心中有一念,这个手术是绝对不能做的,我能做的就是发正念,我把我母亲的生命就交给师父了。

医生愿意再观察一个小时,但情况并不乐观,他给我看了从刚進医院和二个小时后的脑部出血情况,可以看的出,脑部出血的速度很快,脑颅内积血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即使能够停止,也有个过程,不会很快的停住。医生让我做好一切不好的准备。虽然我当时还没有签字,但医院也已经开始了做手术的准备,所有的医务人员都召集齐了,只等我签字。我知道这虽然没有直接发生在我身上,但对我来说也是一个生死考验,到底信不信师父,信不信大法。

看着昏迷不醒的母亲,医务人员忙碌的样子,我悟到这都是假相,我不能就这样被带动,被安排,一切都由师父说了算。这样一想,心反而安定了,发正念也感觉到有力量了。半个小时以后,医生再拍片子的时候,发现出血已经停止,也答应了我暂缓手术的要求。我知道第一关我是闯过来了。

但是“关关都得闯”,第一关过了,并不等于我的心就放下了。到底是一时的坚信,还是对师父对大法无条件持续的坚信,都在考验着我,考验着我是否还有对时间的执着。因为母亲的情况并没有明显的好转,其实后来一直是在反复,也没有醒,以后的几天内,每个医生都说不同的话,时好时坏的,不知不觉中自己的心又被带动了,而我却没有发觉到。

直到有一天,在昏迷的母亲病床边,我正在制作一个给华人打电话的网站,用来推新年晚会的票,却发现自己呼吸都很困难,平时流利的敲键盘的手都在发抖,网站也总出错误,这个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被人心带动的如此的厉害,不是已经把母亲的生命交给师父了吗?那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象我这样心慌手抖的是否真的相信了师父呢?还是对时间的执着?只有真信师父,这个关才能真正的过去。悟到了以后,我又开始发正念,心里慢慢的定了下来。

我把网站做好了,给美中的学员发了出去,就在这时,突然就觉的一大块物质从我身上掉了下去,我知道我又过了一关。我感到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感,虽然母亲还没有醒,但我知道我什么都不用担心了,任何常人的东西都带动不了我了。

事后母亲也确实出现了奇迹,不但醒了过来,四个星期以后回家了,精神抖擞的又回到了正法当中,再次显示了大法的神奇。

美中“真相之旅”的体会

记得二零零二年诉江案的时候,当我第一次看到把江××的卖国罪行贴在一辆大车上给亲共的人士和不明真相的留学生看,从而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我就有一念,就是把这个大车开到更多的地方,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今年三月,当看到退党人数超过五千万的时候,我心中的这个念头又出现了,想在美国中部巡回,把这个消息推的更广,我想这也许是我的史前誓约吧,那么今天就是我兑现这个誓约的时候了。

仔细想一想,这个事情并不容易,涉及到那么多个州,动用这么多的学员,不是一个人能做的,是一个集体协调的事情,现在学员都这么忙,这个事情到底能不能做起来,心中也有过疑惑。

就在这个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一艘大船上,船上都是大法弟子和神韵的演员,大家急着赶到一个城市去演出,因为船是逆水而行,所以开的很慢,我心中特别着急,担心赶不上演出。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师父的声音:一切都是为你们开创的,为了你们连河水都可以倒流的。一瞬间,斗转星移,河水倒流,船飞快的前進了。醒来后,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点化,做这个事情一定是有困难的,但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化险为夷,一定能成,因为一切都有师父在看护着,大法弟子能做的就是尽心。

我们也确实遇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困难,都在师父的加持下化解。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我们租了一个二十四英尺的大卡车,租来的时候车上有一个特殊的装置就是限制速度,所以大卡车只能开到每小时五十五英里,我计算了一下,如果按照这个速度开,很多城市都不能够如期按计划办成活动,我请教了几个比较懂行的学员都来帮忙查看如何去掉这个装置或者修改速度,但都没有成功。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我心中有一念,非常强,就是我们一定能如期的赶到各个城市,一定能行,虽然当时我并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行。

奇迹出现了,就在我们离开威斯康星州,我们全程的第二站时,锁定速度的装置突然就象被打开了一样,汽车的速度一下就上到了每小时六十五英里,以这个速度我们就可以按计划到达,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们,心中感激的向师父合十。

我过去每当有大的活动的时候,习惯性的喜欢看天气,不知不觉的就形成了对天气的执着。这次“真相之旅”前后一个多星期,十多个城市,要看天气真是看不过来,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这个执着,天气也不会随着我天天看天气预报而变好,再加上行程的变动,客观和主观的因素都迫使我放下这个执着,我也真的就没想起来查天气预报。

在整个巡回的过程中,每一个城市都是好天气,而其实,五月的美国中部是龙卷风和暴风雨的季节,有时事后得知暴风雨就离活动场所几十英里的距离,但就是过不来;在密歇根州最后一站,我们在准备的时候都还在下雨,到活动开始的时候雨就停了,天空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彩虹。

整个美中退党“真相之旅”活动在师父的看护下圆满落幕。

推广神韵过程中去掉人心

在做推广神韵演出的这几年当中,逐渐形成一个观念,就是观众不会早买票的,因此在卖票过程中,就造成了开始动不起来,越到最后越着急上火的状态。人世间是迷的。我们很容易这个迷中根据表面的东西形成一个观念,比如“谁会这么早买票”。

现在回想起来,这个观念中带有太多的人心,以及对大法的理解不深。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大家看到了啊,神韵艺术团演出中每一场最少几百人,普遍的都是一千多人,甚至有两千人、三千人的,多时五千多人一场,就看剧场大小。可是看完神韵的人哪,百分之九十以上对大法的态度都变了,对邪恶有了明确认识,人已经完全是正面的了。这个你们在讲真相中一下子使这么多人起变化,真的是很难做到,得有多少大法弟子同时讲真相才能达到呢?当然其它媒体中起的作用也很大,但是马上就看到这么大的效果,目前只有神韵的演出才能做到这一点。”

对于这样能够大面积救度世人的演出,我悟到我的观念就明显的不正确了。反过来想一想常人,对于自己能够得到救度这件事情还不紧不慢,如此无动于衷,这个状态就更不对了。不管常人对常人的演出可能有那么一个不紧不慢的所谓的规律,那是常人的事,但对于被救度绝对不能无动于衷。谁都知道这个状态不对。既然不对,我们为什么也去这么想呢?我们为什么要迎合呢?他们不早买票,我们也认为他们不会早买票,甚至把这个作为一种经验来指导我们,做什么事情第一念就是“谁会这么早买票?”我们这样想是不是在给这个不正确的状态增加能量?给自己增加不必要的困难?说严重一点是不是在用人心做事呢?说白了,就是一个正念的问题,正念,正念,一方面要清除邪恶,一方面要归正不正的。

师父在《转法轮》里说:“别的展位上没有多少人,而我们展位周围挤的满满的。排三行队,第一行队一早上就挂满了上午的号;第二行队等着挂下午的号;再一行队等着我签字。” 同样的道理,应该是神韵一出来,人就是抢着去买。这才是正确的趋势,是人应该的行为,那么我们的心态也一定要给这个正确的趋势增加能量。

我悟到我们做事的方式上,那是应该符合当前人的状态去做,但我们做事的心态上一定要很清楚什么才是正确的状态。对于一切不正确的常人社会里的所谓的规律,定律,我们就是要扭转,能够多快的扭转取决于我们的心有多坚定。因为师父说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再進一步说我们也真是有这个能力去扭转常人的事情。师父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中说:“现在的历史就是留给大法弟子的,但是没有人会主动请你们做什么,人们都在迷中。这一切都是留给你们的,正的反的,善的恶的,一切都搅在一起,你们是很难做。虽然这样,这宇宙中的任何生命谁都不能跟你们去比。这一点有专门管这事的神在把握,但是你们做好了世上事才会改变。”

我悟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起决定性的作用,我们要有这个信心,我们是有这个扭转世间局势的这个能力的。我们也要有这个正念,“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师父一定会加持。效果肯定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因为毕竟这才是应有的趋势,才是正确的状态。

神韵推广过程中接触的都是有缘人

师父说:“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去年我和太太联系了一个中餐馆,餐馆老板明白真相后,赞助了神韵演出,演出结束后我们还一直保持了联系;最近他们又主动找到我,开门见山的说想学法轮功,还有他们的亲戚一起和我见面。在介绍法轮功和关于大法真相的过程当中,我也讲了退出中共邪党的原因,同时建议他们用化名退出一切相关组织。没想到,他们说:“我们要炼法轮功了,法轮功讲‘真善忍’,第一个就是‘真’,那么我们就用真名退。”马上,他们都工整的写下了自己的真实姓名,请我帮忙退。我被他们的这个正念所震撼,我甚至有些惭愧,自己心底还是有些低估常人的心理。我悟到,真是处处都是有缘人,我们就是凭着一颗心去做,无所求而自得,师父一定会把和我们有缘的众生带给我们。

回首走过的十年正法修炼路,师尊给予我的实在是太多,要想写的东西也很多,唯有去掉人心再精進,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才不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以上粗浅的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九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