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女子劳教所利用罪犯迫害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三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女子劳教所是全国有名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势力的黑窝,而劳教所的一大队是这个黑窝内迫害大法弟子最严重的地方。一大队大队长是多次被明慧网恶人榜曝光的刘子维,一队的其它管教是王伟卫、师江霞、谷红叶、揣伟、赵亚丽、张雁雁、柳玉芬。她们不但自己对大法弟子犯罪,还利用真正犯罪的罪犯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死心塌地为恶党当帮凶、有黑社会背景的罪犯朱利英系石家庄市人,家住煤机街华药六区(其丈夫因贩毒被枪决),她的大臂和臀部都纹有蝎子的图案,其人黑乎乎,一脸横肉,她是刘子维迫害大法弟子的得力帮凶。每一个被非法关押到一队的大法学员都由她做“安检”,强迫大法学员剪头发、穿劳教服,否则她就把大法学员的衣服全部收走。

每当刘子维当班时,朱利英就特别嚣张,满楼道都是她的喊声,叫骂声不断,好象劳教所就是她家开的一样。在邪恶的一大队,除了刘子维,所有的事情都得听她的,各监室人员调换都是她说了算。平时,她说不让谁洗漱,谁就不能洗漱。她说不让谁上厕所,谁就不能去厕所。各监室洗漱、上厕所时,她叉着腰站在一旁盯着,不允许大法弟子互相说话,看见谁说话,就连喊带骂,甚至大打出手。

2008年7月的一天,石家庄大法学员孙涛与另一监室的大法学员在厕所相遇,朱利英认为她们说话了,就与另一个犯人刘娟合伙儿打孙涛,连打带骂,孙涛被打的头上起了两个大包,鼻梁被打的青紫。恶警王伟卫非但不惩治打人凶手,反倒把孙涛铐了一下午。为此,五、六个监室的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打人,要求严惩打手、撤掉朱利英“班长”。恶党选中的能为它们卖命的,它们怎能不好好利用呢,朱利英依然在邪恶的一队横行霸道,对大法弟子犯下的罪恶,天天都在发生。

对不配合邪恶迫害、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刘柄兰、王丽霞、陈秀梅,更是迫害加剧。每次野蛮灌食,朱利英是必参与的。灌食前,停止各监室大法弟子上厕所,怕大法弟子看见它们的罪恶行为。而每当队里的大法弟子不配合时,朱利英就使用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的卑鄙手段来惩罚。朱利英还配合恶警与犹大迫害大法弟子。

2009年3月的一天,朱利英在恶警师江霞的指使下,伙同罪犯刘宗珍、王仙娥等四人拿着它们事先伪造的签好字的“四书”,逼迫已经被罚站多天的大法弟子郭文彦按手印,目的是逼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郭文彦不配合。罪犯刘宗珍等按住郭文彦强行掰其攥着的拳头。刘宗珍发狠的使劲掰,恨不得把郭文彦的手指掰断,致使郭文彦的食指被抠的血流不止。

朱利英还伙同刘子维动不动就检查各监室,对她们不如意的地方就罚钱,罚款数额不等:2元、10元、15元、17元、50元……有一次查卫生,五个监室全体被罚,收卡时(钱卡自己保管),张家口大法弟子王润莲不配合,朱利英就把她的被褥连同衣物、钱卡一同卷走;还有一次,一个监室的大法弟子上厕所,其中一个大法弟子没去(它们要求全体都去,不让一个人待在屋里)被罚钱15元;北京的大法弟子韦会曾多次被罚钱。劳教所的“安检”是家常便饭,每次“安检”,明为安全检查,实为查大法弟子的经文,只要查到就罚钱。

2008年初冬一次“安检”,一个监室被查到有大法经文,结果全室12个人每人被罚10元,有大法经文的大法学员董俊玲被罚70元(其中包括替同室普教犯交的20元)。大法弟子的钱本来就不多,有的家人来不了,根本就没有钱,生活上的必需品如卫生纸、洗衣粉等都是同室的大法弟子之间互相帮助,可全队的罚款不是小数字。这些钱朱利英她们除了买洗衣粉、卫生纸、洗洁精(都是她们自己用)和队里人做奴役的记工本,剩下的钱她们就买吃的东西,大法弟子的钱就这样被她们吞掉了。

朱利英还克扣被迫害严重、单独非法关押的或有严重残疾的大法弟子们的饭菜(其中也包括这样的普犯,劳教所不让这些人到食堂吃饭),每次伙食稍有改善,他们几个值班的罪犯先把自己的留够了,剩下的才给别人,到最后打到饭的大法弟子只剩下点菜汤。

因打架进所的罪犯刘娟(邯郸人)在劳教所打人是出了名的。2008年夏秋期间,恶警师江霞让她管一个二十多人的监室,其中最多时有二十多个大法学员。每天都能听到刘娟的打骂声,好象不打人、不骂人一天也过不去。其监室的大法学员尤成英(河北定兴)、韦会(北京)、澎桂兰(河北定兴)、张惠兰(石家庄鹿泉)、张秀英(邯郸)、闫成香(邯郸)、王洪英(河北定兴)、罗美婷(石家庄平山)、卢艳坤(河北博野)等都被她打过。因为不让大法学员王文贵(石家庄)、牛桂英(定兴)等上厕所,全室的大法弟子曾绝食一天。刘娟和朱利英都是邪恶一队打人的帮凶,一队每次出现打人事件总少不了她们两个。

2008年7月,河北某县大法学员郝秀梅被管教和犹大单文宁(保定)等迫害的神智不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甚至不知自己叫什么名字,经常被朱利英、刘娟打骂。平山大法学员罗美婷(残疾人)因报号不符合邪恶要求,被管教常琳(已调至四队)叫到大厅,与犯人刘娟等三人按倒在地,又踢又打,踢的罗美婷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又被罚站一下午,还不许她告诉别人。

在邪恶的一大队里还有诈骗犯李树智(唐山)、因打架进所的吴海霞(邯郸)、以开洗浴为名违法乱纪的刘宗珍(河北蠡县)、偷盗犯张圆圆(石家庄正定)、王仙娥(邯郸)等都是被劳教所利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帮凶,平时监视大法弟子是否相互说话,是否炼功,对大法弟子说打就打,说骂就骂。保定大法弟子陈秀梅刚被非法关押时精神很好,因不报号被刘子维、朱利英、刘娟、吴海霞、刘宗珍、张圆圆等迫害的走路困难、精神恍惚,与刚来时判若两人。

象这些充当邪恶打手和帮凶的普犯们,大法弟子们给她们多次的讲真相,可她们被眼前的既得利益迷住了双眼,劳教所因为她们迫害大法弟子有功,表现好,给她们不同程度的减刑,朱利英减期最长,仅2009年新年时,就一次性减期一个月,而被邪恶利用,对大法弟子犯下了难以饶恕的罪恶。

当然这些普犯之所以敢于这样肆无忌惮地迫害大法弟子,是因为她们得到了劳教所的指使和纵容以及利益的诱惑。

劳教所,这个只有在恶党体制下才不正常存在的非法机构,是邪恶残酷的、直接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揭露劳教所的邪恶,制止邪恶犯罪,解体劳教制度,解救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是每个正义人士义不容辞的责任。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