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劳教所用“绷床”酷刑折磨宋有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明慧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农村大法弟子宋有祥,从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先后在香河县看守所、唐山劳教所遭到非人迫害,曾被上重铐、灌大便、绑绷床,直至被折磨至奄奄一息时才被放出劳教所。

宋有祥,男,六十一岁。天津市武清区下伍旗乡东王庄村农民。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以后,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多年的高血压、高血脂、记忆力减退等许多疾病都好了,浑身有使不完的劲,身体像年轻人一样结实,他是亿万法轮大法修炼者直接受益者之一。他遵循师父的教诲,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不光修掉了暴躁的坏脾气,一改在家中的霸王地位,家务活样样抢着干,而且知道了矛盾面前找自己,以实际行动化解了村里积怨多年的几个仇家。法轮大法的洪恩浩荡使这个朴实的农民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高德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开始后,他失去了和平修炼的大环境。在二零零二年四月,宋有祥在公路边、大桥边喷写“热烈庆祝法轮大法洪传十周年”标语,遭到河北省香河县刘宋派出所警察的绑架,在香河县看守所,宋有祥绝食反迫害,遭到了残酷折磨。看守所的警察教唆普犯折磨大法弟子是家常便饭。更邪恶的是,不光强迫戴上十八斤重的手铐脚镣,而且是把左右手分别从大腿胯下前后铐在一起,让人站不起来,走路都得弓着腰。恶徒们几天几夜不让宋有祥睡觉,狠踢猛打后,往宋有祥的嘴里抹人的大便,从脖子里往下倒凉水,伴随着邪恶的狂笑。直到他们累了、困了、打不动了,才把戴着手铐脚镣、只能弓着腰坐姿的宋有祥丢在寒冷的水泥地上。

后来宋有祥被非法劳教两年,转送臭名昭著的唐山劳教所。唐山劳教所的警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更是惨无人道,第一件恶行就是强行洗脑,强迫看造谣陷害法轮功的录像片,如“天安门自焚”等,全是移花接木的谎言。谎言加暴力,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强迫大法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唐山劳教所,有一个专门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的邪恶部门,警察叫“攻坚组”。有五个警察、七个劳教犯人组成。分三个班,专门对付一个法轮功学员。在专门准备的一个房间里,无论白天黑夜都永远挂着窗帘。掩盖着里面发生的血腥的罪恶。他们叫嚣:不论采取什么手段、采取什么样的措施一定要“转化”。因为“转化”一人警察可以拿到奖金,劳教犯人可以得到减刑及各种奖励手段。

大法弟子在劳教所里没有任何自由,甚至最基本的权利。那里实行的是邪恶的包夹制度,两个劳教人员“包夹”一个大法学员,大法学员的一行一动,吃饭、睡觉、上厕所一切一切都在两个包夹的严密监视中,随时随地都会被狠狠的暴打一顿。更有一种令人发指的叫做“绷床”的刑具,警察将大法弟子的四肢分别固定在铁床的四个床角,仰面朝天,一点动不了,吃喝拉撒都在床上,不让睡觉,只要一闭眼,恶徒就会狠命的毒打。有一个叫王玉林的警察,迫害大法弟子极其残忍,专门教唆那些心狠手黑的劳教犯使尽阴损的招数折磨大法弟子,专门在人的咽喉部位下狠手,咽喉部位致命的一击,人当时就会感到疼痛难忍,呼吸困难,而且表面还看不到任何外伤。大法弟子在这张绷床上被折磨的奄奄一息,不能动弹的时候,突然遭此一击,有的当时就得气绝身亡。截止到二零零三年十月。至少有三名大法弟子被折磨惨死在这张绷床上。

大法弟子宋有祥在唐山劳教所亲身经历了这样的残酷迫害。为了让宋有祥放弃信仰,中共使尽了招数,面对迫害,面对那些包夹的抱怨:“你要转化了,我们每人又可以减期多少天”的话,觉得他们很可怜。邪党害人不浅哪!大法弟子想救他们,给他们讲真相,讲善恶有报的天理。从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八日至十月九日,在这二十三天的时间里,宋有祥一直被邪恶的“攻坚组”迫害。经历了常人不能忍受的非人的包括“绷床”的残酷折磨。面对拒不放弃信仰的宋有祥,那个叫王玉林的警察一直在叫嚣:“给他绷上,看你师父能不能救你!”“给他拿麻!给他拿麻!”拿麻的意思就是用被子把头蒙上,身上的衣服扒光,两人一拨,轮番的进行肉体折磨,专在敏感部位下功夫,招招下的都是死手。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没有对大法的正信,真的很难走过来。宋有祥绝食反迫害。被从绷床上放下来时,他浑身已没有好地方,右腿跟有一个大口子,到现在仍留下一个二寸多长的深深的疤痕。

二零零四年宋有祥回来时,体重从以前的一百五十多斤,被迫害的只有七、八十斤,一把骨头,极度贫血,面无血色,精神呆滞,说话没有力气,不能走路,生命垂危。警察怕宋有祥死在劳教所,把他拉到所在本地乡政府,撒手而去。

以上曝光的是唐山劳教所对大法弟子宋有祥的迫害事实,这只是冰山之一角。是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大法弟子的又一个血的见证。同时奉劝那些至今还在直接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立即停手吧!不要再当中共邪党的陪葬品,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