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修炼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我把自己九年来的修炼历程向师尊和同修们汇报一下,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六号,我喜得大法,正式走入修炼,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来对丈夫的怨恨,经过一次梦中看到自己和丈夫前世的姻缘关系,认为那是前世欠他的。今生他才这样对我,我所受的苦都是还前生造的业,所以不再恨他,反而觉的他活的很苦,很可怜。

正当我沐浴在大法的佛恩中,精進的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时,突然平地一声惊雷,得法才几天的我,就赶上了那个黑色的日子: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当时我动功刚学会,静功还没学,心想,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了?想不明白,因为我对法还是感性认识。当时就是觉的这么好的书,又是这么好的人写的,不会是假的,电视上说的才是假的。我就抱着这么坚定的一念,学法炼功一天没耽搁。客厅放着污蔑大法的电视,我就在里屋炼功。汗水从脸上淌到脖子上,我连擦都不擦,接着炼;丈夫受电视上宣传的影响,不愿意让我炼功,怕出事;我告诉他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你别信。他说:“别炼了,出了事怎么办?”我说:不会有事的。

天安门自焚发生后,同事们在办公室里七嘴八舌的说着这件事。我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坚定的对一男同事说:“你别信,那都是假的,他们在拍电影,弄几个人放一把火再熄灭,象电影里的枪战片一样,这个人开枪把另一个人打死了,可演员真死了吗?要是那样,看谁还敢做演员拍电影。”同事没作声。

以后,天安门自焚真相光盘下来后,我挨个给同事们看,目前,我办公室的同事除一人未三退外,其余都办理了三退;同时我积极的向世人讲清真相

记的我第一次发资料时,我去财政局三楼发了七份资料,紧张的腿发抖。随着越做越多,怕心也修去了不少。有一次我去市医院的家属楼发资料,那天我穿了双高跟鞋,不知走了几个单元,觉的很累有点走不上去的感觉,我就求师父加持,心想,求师父鼓励鼓励弟子吧。当我上到楼上往下走时,有一个象粉笔写的“卍字符”,清晰的出现在地面上,我明白是师父在加持我。还有一次去一个小区发资料,发完后,由于有怕心,怎么也找不到大门,在院子里转了好几圈,我就求师父加持,心里刚想一下,回头一看大门口就在前边,我顺利的返回了家。

每遇到所谓的敏感日,有同修说又紧了,停停再发资料吧。我心里没有这个观念,心想什么七二零,什么十一,神还有敏感日吗?那些敏感日对神来说一点用也没有,敏感日是人定的,不是神定的。我照常做着救度众生的事。有时怕心上来,就想着师父的法来鼓励自己。

修炼中我体会到,做事好做修心难修。发多少资料,劝世人三退,只要有正念都容易做。但执着心相对较难去。我与一同修经常在一起做事,有时配合不好,被同修许多人心带动就看不上她了,心里烦的她要命。出现矛盾后,我们不是向内找,而是互相指责,导致矛盾越来越大。这期间又承受着来自同修的压力,很痛苦,觉的自己就到这了,再也修不上去了。也知道自己不对,但行为上就是做不到。

师父看到了我那颗想要提高的心,在法中点悟我。当学到禅宗法门钻牛角尖这段时,悟到在这件事情上我钻了牛角尖,大法弟子应该跳出看问题,不应该陷在里边,不能自拔。学到“偷气”这一节时,悟到我不是在气这一层吗?你承认了她那些不好的东西,你不就是要了吗?不然怎么会干扰到你,被他带动的那么厉害。又悟到:衡量同修要用大法“真善忍”衡量,不要用自己的观念衡量。“真善忍”什么都容的下,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把它溶化。通过向内找,原来是自己的观念促成的这一难。通过这件事,我对师父说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体会深刻。

2004年11月份《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天象到了解体中共的阶段,我们开始发九评,促三退。刚开始只局限于家人、同学、同事劝三退,对陌生人很怵头。经过学法提高心性,现在可以如意的对陌生人讲,每星期可以退十个左右。发真相资料,由原来怕人看见,现在有的世人主动要,有的当着他们的面发,有的当面送到他们手里。

最近,我和同修大姐配合发资料,劝三退,感受颇深。因为我俩配合的很好,体现了大法的威力,越做越觉的师父太慈悲了,真是佛恩浩荡,越做越觉的大法离我们越近,我就是大法中的一粒子。我会发自内心的去讲清真相,救度受恶党毒害的世人。因为他们本性的一面都等着救度。看到世人的醒悟,被师父洪大的慈悲感动的我常常是泪流满面。觉得我们这些年的付出没有白费,大法弟子、众生都没有让师父失望。回顾自己所走的每一步、其实都是师父领着走过来的,是大法的威力,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我会尽我所能做好我应该做的三件事,救度更多众生,跟上正法進程。让师父少一些操劳,多一些欣慰。随师父圆满把家还。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