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的遭遇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二零零八年,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

到了劳教所,管教人员就把我关到了一个单间,叫一个犹大(放弃法轮功信仰的人)看着我,逼我坐在一个塑料小凳子上,不让动,不叫闭眼,不让上厕所,吃喝拉撒睡都在那一间屋里。不“转化”、不写“三书”(背叛法轮功的书面文字)就不让出屋。坐小凳子时间长了,臀部磨破了皮,手一摸都出水。犹大给我讲污蔑法轮功的歪理,我不听,他们又换一个犹大再讲,再不听,管教恶警就叫犯人来看管,逼迫走正步、背邪党的“十项原则”等,警察也轮番来谈话,早上很早就叫起来,晚上很晚才让睡觉,就睡在地上,根本休息不好。

零八年冬天,劳教所里人多的快盛不了,宿舍人都满满的,年轻一点的睡在地板上,起来上厕所,就在人头顶上走过去。中共把众多好人关押在劳教所里,做奴工为他们赚钱,强迫人多多的干活,有的大队做玩具,有的大队做手机套。劳教所接了很多生产订单,星期天也不让休息。有的人手腕累伤了,有的人手指累变形了,有的人手磨破了,有的腿脚累肿了,每天干活十几个小时。劳教所一大队队长孙娟说:“你们犯了法了,叫你们多干点活,不就是累点儿,少睡点觉吗?这有什么?”要想上厕所,都得打报告,报告词要背不好就不让去。一个法轮功学员因为不说报告词,就没让上厕所,弄的她哭了很长时间,晚饭都没吃。

冬天,五点多钟起床,七点半上车间里奴役劳动,中午不休息,到晚上八点半才停工,有时还让加班,到夜里十一点才让睡觉。加班在宿舍里糊纸盒袋,粘纸盒的胶,味儿很难闻,对身体最有害。

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精神迫害更严重。让大家看污蔑法轮功的造假新闻,然后逼写“心得体会”。逼写“月小结”、半年总结、年终总结,让人歌颂中共邪党“伟光正”,感谢中共邪党。法轮功学员没有人身自由,上厕所有人看着,不让炼功,不让说法轮功的事情。

劳教所的生活很差,每天累死累活的干活,每月生活费只给十元、二十元、三十元不等,按工效给。一年四季是什么菜便宜就吃什么菜。

零八年七月份的一天,劳教所来人参观,警察孙立群告诉大家:“来人问话,不要回答问题,别摘口罩,你们装出害羞的样子。”警察把我们每个人的胸牌摘掉,把宿舍里的床头卡藏起来,警察李玉把车间里的工效本也藏起来,车间大量产品都藏起来,只留手下的一两件摆样子。因为胸牌和床头卡上写着劳教人员的名字、教期等信息,工效本上记录着每个人的超强度劳动量,警察很紧张。

这天上午,车间里很静。警察孙娟、李玉伪善地说:“不给定工效了,少干点也没事了。”劳教所恶人迫害人权的罪恶见不得人,怕曝光。可是,那天过后,劳教所又恢复了原样。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