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调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我是在九九年迫害开始前不到半年在异地有幸走入大法中修炼的,因我刚一接触法,师父就管我,把我的身体给以净化、调整,把该给的东西全部下给我,把我各方面一下推到了最高位,所以在“七•二零”疯狂镇压下,我一个刚得法的新学员,在师父的呵护下不惊、不怕,象个老弟子的样子,坚定的维护着法,维护着师父的清白,告诉世人大法好,讲真相、发传单、挂条幅,样样不落,我的家是同修学法交流的场所。

随着学法的深入,师父精心的给我安排了一次次与同修切磋的机会,哪个同修状态不好了,互相之间有矛盾了等,同修都愿来找我。特别是本地同修被迫害,就要召集同修们及时的交流营救,和整理相关的真相资料。在建学法小组中,在建资料点中,我在技术和各个方面越来越成熟,不知不觉的走上了一条协调之路。

在协调这条路上经过了好多心性的魔炼,摔了不少跟头,一个跟头一个台阶。多少次为了整体配合负责的目地,其实是在坚持自我中不自知;多少次看到同修不足怕影响整体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希望帮助不足的同修,其实常常越帮越糟,致使双方都陷在对错中争执不休,甚至由此造成协调人之间的间隔重重;多少次在坚持自我中,在意见不被重视中,在被人刺激冤枉中,受不了了,就不想协调了,不管了,谁爱协调谁协调吧,我没能力,我需要好好静心学学法了,我不管了,牢骚满腹的消极对待本该面对自己该修去的东西,该提高的机会。每次都是矛盾相当突出时才想起找自己、修自己。

跟头把式的趴一会儿起来走一程,隔段时间,人心上来了又趴下了,就这样跌跌撞撞的在协调的路上和同修们一直往前走着,锻炼的越来越成熟。

在这时我离开了那里,来到了一个新的小城市,稳定下来之后才悟到是师父又一次精心安排我去那里的,那里特别是在电脑技术上,急需人手,并且那里同修也不少,多年来都没有形成整体,对整体配合意识淡薄,即使是精進的同修也没能更好的协调整体的力量,只管自家门前雪。

经过不断的在一起学法交流,我发现同修之间多年来存在很大的间隔,特别是“七•二零”前很有影响力的几个老同修,互相之间各自为政,影响了整体升华。看到这一现象,我就在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向师尊发愿:师父,弟子虽然到此地时间不长,但好多同修我以前都有过接触配合,我也能感觉到同修们很信任我,求师父帮我,我愿尽我所能让本地同修尽早的消除间隔,迅速形成整体,发挥本地大法弟子整体的威力,更好的救度众生,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我一定能担起本地协调人的担子,一定能。

师父也看见了我的这颗心,精心给我安排和同修交流的机会,我就提出应该在学法小组的基础上,再形成一个由各片有能力的同修组成一个协调学法小组,那样本地有什么事也不用象以前那样互相转告,可以在协调学法小组中切磋交流,达成共识后再带回各自小组交流,尽量使每个同修都学会在法理上交流。在法上看问题,为了让同修们没有压力,我个别提出这个协调小组的学法点暂时定在我家。这一提议同修们都同意,并选好人选,只提出一个与我有过四、五年配合的甲同修参加学法小组学法有点不放心,认为以前不论他在哪个组谁也别想学法,也别想讲话,尽听他讲谁谁状态如何如何。

而当我找到甲提到大组学法时,甲却很快答应了,并说那片的个别同修怕心很重,走不出来,还有乱解释法的,还有同修不理智,一直无法沟通的,看得出来这一切都令她着急,她又无能为力。我掌握了这些实际情况后,就分别站在各自同修的基点上慢慢在法上打开同修一个个心结,特别是对甲不太放心的同修当知道我与甲配合多年了,也知道甲和同修交流的方式是有点欠妥,掺杂了点自我的东西,但她确实是为整体负责,同修马上改变了对甲原来的看法,并看甲的长处,看甲的优点,看甲在当地所起的作用,还说人在修炼中谁能无过,通过学法爱说话的毛病都能修正,这些不好的想法都是旧势力在干扰阻止我们形成整体,坚决不能让旧势力得逞。

很快这个学法小组在我家成立了,每周一次,共八个人,通过学法大家都能敞开心扉交流,都感觉这个场很纯正、发正念能量场特别强。先前各自对同修不好的看法、担心,一切化为乌有,全部解体了。同修在一起,从发正念开始归正自己,以前有人对发正念还不明确,掌歪、睡觉,大家通过学法交流,对发正念越来越明确,我们的场越来越正、越来越强,并由我们自身发正念的不足联想到我们整体大法弟子发正念存在的不足,并及时回去归正,并且第一次统一了当地发正念的时间。我们这个小组越来配合越好,同修看到整体一点一点有形了,都很欣慰。

甲提到的那个无法沟通的同修,我们先归正自己的心态,保持一个慈悲的心,经过一个同修出面,师父给安排了一个交流的机会,经过那次纯正的交流,从此解体了造成间隔的物质与人心,同修们不断的在提高着,每次在学法中都感到有个飞跃,对整体负责的心越来越强,后来当悟到应该按照师父的要求揭露当地邪恶时,怕的物质刚想操控同修们,就被同修们抓住,不承认,解体它。大家认为不管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头子怎么伪善,但是他最终在每次迫害中都参与了,那就应该揭露他,揭露他也就是在帮他认清是非,同时也在解体邪恶。大家认识到后做了一张围绕当地一个同修正在黑窝遭受迫害的真相,直接参与者就是本地邪恶。虽然是一篇篇幅不太长的真相材料,但是对于当地同修在去怕心上是一个大的突破,在法中也是一个升华。也让当地老百姓看到了身边发生的迫害。也是这张真相给后来营救这位同修时,打下了一个好的铺垫,在当地也是营救同修成功的第一例。

而在写真相资料这事上,我几次与同修交流,让大家详细提供情况后,我就对甲和另一个老同修说,你俩先把真相写出来吧,咱好下去做。他俩都说不会写,当时在我看来他俩确实很为难。因为这不是同修交流的文章,是面向众生的,是启悟世人的良知善念,同时震慑邪恶,解体邪恶。文章既要准确叙述表达,更要体现出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胸怀,同时慈悲与威严同在,所以我让他俩写也是人的情面交织在一起了,说出的是客套话。我也深知目前在本地找不出有写作能力的同修,而我本人也只有小学文化,这事我要是打退堂鼓,真相就做不了。但是我坚信只要我有这个愿望,真正做这件事情的是师父而不是我,因为慈悲的师父曾无数次赐我无量的智慧,小学文化的我也写过不少真相文章,在当地采用,这次也一定行。

事后我调整心态,静下心来在师父的加持下真相一气呵成,写完之后我没让那两位同修先审稿就直接发往明慧网,只是把发完的草稿给甲看了。看完之后两同修来和我交流,同修很是理解我,并没有埋怨我,说其中有的细节有出入,我不该先发明慧网,应该深挖自己是不是对同修有瞧不起的心,觉的给他们看完也没用。同修的话虽不多,但我都一一回味,的确,同修说的全对,过年时间紧不是理由,关键是我执着自我了,通过这事,我再也不会轻易自作主张了,凡事都先征求同修的看法再做。

正在我们配合的非常默契时,矛盾突然出现了。有一次要去与市区的同修切磋营救当地多名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的同修。在还没交流之前,我就先提出今天同修多,要切磋的事多时间有限,我们先交流一下把我地存在的有针对的问题说出来,我们自己能认识到能解决的就不要在会上提,不要占用整体太多时间,我们第一次参加这么多人的交流会,想多听大家谈,看整体有什么事需要咱参与配合的,今天来主要是取取经。几个同修就开始商量该说这事该说那事,说着说着看法不一样,法会还没开,甲同修和老同修先吵起来了。

等整体开始交流时,我就先谈了当时同修的状态,并还提出甲同修平时很注重向内找,在法上。可为什么同修们一说遇到事了,甲让向内找,同修都不接受。希望今天在场的同修能谈谈看法。

甲本人就先谈遇事向内找的很多很多体会,都是在法上找的,同修们也很认同,在甲谈的过程中有个同修就提示了一下,说也许正是你要求别人向内找的时候你没有向内找自己,你着急大家都不找自己,恰恰是你障碍了整体向内找。不管说这话的同修说的对与错,总之会后这句话深深的触动了甲同修,认为听说这话时我们几个为什么不否认,那不就是认同他真的阻碍了整体向内找吗?那今后我就不参与整体协调学法组了,别让我的状态影响了整体向内找等等。这么一来,同修的心也起来了:二十多人的法会你几乎全包场了,这么远坐车来一趟都没听着别人讲,抓住这一句说你不足的话就不让讲了,说你不向内找还不对啊,你要向内找能发这么大火呀。

这一下,一团和气的小组一下子陷在了强烈的争执中,都要退出协调了,双方对我更是牢骚满腹,其实就象师父《曼哈顿讲法》讲的:“那是来的还很凶猛。可是看上去很凶猛,实际上也没说什么,有几个学员马上就炸了,就不干了,马上就跟人吵吵起来了,完全不是一个修炼人的状态了。”那次我的心稳住了,因为这几年的整体配合中我所经历的这种矛盾摩擦太多了,开始我在受打击时比同修们此时的状态还坏,持续的时间很长,谁都不想见了,甚至自己都不想修炼了,但最终在法上都提高上来了,所以这事在我看来是正常的,唯一急需做的就是使同修们尽快在矛盾中提高上来,别拖的时间太长,那样会影响本地救度众生的。我也知道在这件事中除修去我应修的之外,更要有强大的正念把握大局,不允许旧势力钻我同修执着的一面来瓦解整体。

最可贵的是,虽然我们几个同修的人心被强烈的带动,但是每个同修都以顽强的意志,战胜思想业,加强学法,都反复的看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师父也帮我们往下拿。很快的就象师父讲的,“柳暗花明又一村”,又是一个飞跃,提高上来之后,再谈论那事时,同修们还笑着说,修炼真象歌里唱的那样:一路走来好幸福呀!

是啊!苦中有甜、甜中也有苦、矛盾还会有,在另一个矛盾中我也被搅在其中了,想不就事论事都不行,因为我说了一句冤枉乙同修的话,乙就抓住这句话不放了,以致我与乙再往下切磋什么话题都无法進行,一肚子的话憋在心里没人说,我又急着想缓解当时的局面,可又不能完全放下自己。当知道乙提醒其他同修我已经被迫害过两次时,我以为乙同修在揭我的短,心被深深的刺痛了。

当时明知道整体急需交流网上刚通知的第六届征稿的事,我无奈的提了两次,谁也没说什么我也就算了,其实心里在闹情绪、在观望。写到这,我再深挖自己还有个不好心,第五届征稿我积极参与交流,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潜意识中觉的是自己有能力),通过这次的矛盾,我想既然谁也说不了了,都觉的自己在法上,那你们爱怎么交流怎么交流吧,看你们能把征稿这事做到什么份上。写到此我才意识到这是颗多么肮脏的人心、强烈的显示自我,拿整体大法弟子的修炼、拿法来做赌注,我怎能对的起我的恩师啊!竟然还敢把师父做的事归功于自己做的,这肮脏的心我不要。

师父!在弟子写这篇征稿时我们协调小组的同修已提高上来了。虽然晚交流几天,但是最后这几天同修们都认识到了积极参与,并且今天我原来地区的一个协调人来,通过交流此事,决定马上回去召集大家交流,争取在最后两天能让同修们多交几份答卷。

在这些年的协调中我也总结了一点点经验、和作为一个协调人所必须具备的:如在整体需要做一件事时,协调人切不可商议好了下去通知同修具体去做事,会使同修产生依赖协调人的心,同时在法上提高的也慢。尽量能做到协调同修都能与各自小组对此事在法上展开交流,谈出各自的认识和拿出好的见解。把出现的和急需要做的每件事都看作是整体的事,每个人都在其中,不把自己当局外人,这样在日常修炼中每个同修都不落下。事事都和整体溶在一起,慢慢的同修就有整体意识了、即使谁有漏他已经和整体溶在一起了,旧势力想拖他出来迫害也拖不走,因为它一拖,整体都在动,那整体的正念是非常强大的,正念对待瞬间就解体它,这样就会使当地同修真正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再一个比较重要的一点是,不论同修有再大的魔难和错事,你在同修面前都要冷静,不要一惊一乍,让同修感到再大的魔难在你眼里都不在乎,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他在难中在执着中说的话可能不在法上,作为协调人切不可用法来压他,一味的让他向内找,要听他讲,贴近他当时的状态与他谈,让他感到你的慈悲,善心能溶化他不好的物质,感到你真知心,非常可信,他会把自己的人心毫无保留的讲出来,你才能针对他的执着、打开他的心结,这时你再用法来要求,他就容易接受,这样什么矛盾呀间隔呀都会化解。当你得到了同修的信任,他把不想与别人说的话和你交流时,你一定要把握住不经他的允许不要在小组公开交流。还有在整体交流时协调人一定要把握住交流的话题,哪些事能交流,哪些需要单独交流,这不光是修口、安全的问题、也有造成同修间间隔的问题,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现在有时看到协调人在做事时,别人提出的不足多一点就消极了、不想承担了,知道有要修去的心迟迟不去,拿整体开玩笑,犯我以前的毛病,我的心就难受。我们是在大道无形中修炼自己,的确没有人要求你必须做协调人,你也可以完成自己的学法炼功在家等通知,你也可以象其他学员一样告诉你做什么就去配合,可是同修你想过吗?这是慈悲的师父愿意看到的吗?在矛盾中退下来是师父安排的吗?师父不是让我们知难而進吗?

带好地区的同修、助师正法是我们的责任,修不好自己会阻挡地区整体提高,给师尊正法增加难度,同修啊,让咱们的师尊少操一份心吧!让咱们的恩师少添一根白发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