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水县信访局原副局长一家遭迫害经历(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十多年来,刘金英和丈夫张东生相继被迫害,女儿由姥姥家抚养,现在面临高考,2009年12月31日下午放假回家,得知家中因没钱交电费,被电力局断电,伤心的躺在床上不吃饭,晚上只好到邻居家借灯学习。

刘金英,45岁,河北省青年管理干部学院青年教育系毕业,原来任河北涞水县信访局副局长,因坚信法轮大法“真、善、忍”,她被非法判刑,在河北女子监狱遭受折磨五年后,身体被迫害的近乎不能自理,拖着半个身子伺候婆婆。婆婆于2009年5月18日含冤离世,至今骨灰盒还在高碑店火葬场放着。

婆婆在临终前想念自己被非法监禁多年的儿子张东生,呻吟着:我儿子没有办坏事,他是个好人呐,监狱不该关他呀,我等我的儿子回家……临终前也没看上儿子一眼。张东生,原任涞水县地税局办公室主任,因坚信法轮大法被易县邪党法院非法判处15年徒刑,现已在石家庄第四监狱被关押迫害八年半。


刘金英

这个原本幸福快乐、应该幸福快乐的家庭,在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张东生、刘金英夫妻俩因坚定信仰“真、善、忍”而被双双判刑;张东生的父亲、刘金英的母亲,无法承受涞水公安局及单位所制造的恐怖、威胁而相继离开人世;刘金英的婆婆半身不遂的病症再次复发;刘金英的老父亲也常被涞水邪恶以不发退休金等威胁,整天生活的提心吊胆;年幼的女儿在恐怖中挣扎。

十多年的迫害,已经使她家一无所有。刘金英多次找原单位要拖欠工资,会计出示了证明。然而,原任信访局局长梁进福伙同副县长王瑞泼把她的工资作为办公经费花掉了,现任信访局长李志刚对刘金英出言不逊,也不还给她工资。

刘金英由于坚信“真、善、忍”大法,在二零零零年八月被劫持关押,并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六日,从石家庄二监狱转到太行监狱。在监狱的日子、反复转监中,刘金英受到太行监狱及石家庄监狱的种种酷刑折磨与药物毒害。刘金英都是被刑事犯和犹大包夹、严管,反复戴刑具关禁闭、电击迫害、尼龙绳勒脚腕、不许睡觉、禁止上厕所、拳打脚踢、药物迫害、精神折磨、强行野蛮灌食等丧失人性的迫害手段,使她身心和精神备受蹂躏。她整天被恶警指使下的吸毒犯、卖淫犯打的鼻青脸肿,不许她说话。刘金英被药物毒害的身体虚弱,当别人都穿单裤、单褂了,她却穿着大棉袄还冻得不行,走路就得扶着墙走。她还经常呕吐,为不影响其他犯人,每次呕吐后她就用胳膊撑地,爬着用头将盆子顶着一点点向前爬行,为的是把盆里的脏物送到厕所倒掉,因为她完全没有力气站立起来。狱警指使犯人给她灌药,没病硬说她有病,几个犯人拉过来就灌下许多不明药物,灌完药后不给她一滴水喝,在极其痛苦的情况下,她只好捧厕所便池里的水漱口。长期的药物伤害造成她头发大量脱落,牙齿松动,皮肤变色。为了少中毒,她经常到垃圾桶中捞捡犯人倒掉的饭菜充饥。

张东生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九日在单位被涞水恶人非法抓捕,后来送易县看守所迫害,曾被戴手铐脚镣三十六天,还长了一身疥疮。后被非法判重刑十五年。送到保定第一监狱后,他不“转化”,又送石家庄第四监狱迫害。石家庄第四监狱为了掩盖迫害真相,长期不让家人接见。在八大队,张东生被迫害的整个人已脱了像,六颗牙已被打掉,嘴已变形。主要迫害责任人是教育科赵军指使恶毒犯人下黑手。

在夫妻俩被非法判刑前后,涞水公安局多次到其家中非法抄家、搜查,还到张东生的姐姐家威胁,并从他姐姐家抄走价值二万元的物品。

中共所谓的“和谐”背后掩盖着多少妻离子散的家庭和多少死不瞑目的冤魂。2009年12月31日晚,正当全世界都在欢庆2010年元旦之际,只有半根没燃完的蜡烛陪伴着刘金英,她家却因没钱交电费被强行停电。


涞水县参与迫害刘金英的责任人手机号码:
上任县委书记孙金博:13503228995;现任县委书记田庆柱:13313028988
;信访局:0312,4522135;
信访局长李志刚:13703289910;
副局长岳铁:13315237166此人是个很正派的人,同情大法弟子
原会计王文青:13833293564;
涞水县地税局0312,4521603,0312,4521601;
地税局卢平:13932257268;地税局高振忠:13102990511;
电力局:0312,4521603,4521601;
电力局杨波:15930778285;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