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的正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日】我的丈夫和我相识起就开始听真相,明白真相后对大法及大法弟子十分敬重。现在他几乎天天都要用破网软件浏览新闻,大量的真实信息和真相使他有了一个生命在此时应有的正见:

在听了希望之声的《中华上下五千年》栏目后,他说:“你说大陆这些媒体尽搞些什么东西,这么好的东西他们根本制作不出来。”

以前他看新唐人电视台的新闻节目时,说:“这才叫新闻呢,大陆很多媒体说一件事情根本说不清楚,也是故意不让老百姓听明白。”

在看了神韵晚会后,他说:“神韵非常好,天幕、服装、音乐都很好,弘扬的传统文化也很好。以后有机会咱们也去现场看看。”

对于当今社会他评价说:“共产党是最大的黑社会,而老百姓认为的黑社会不过是给它们(共产党)看场罢了。”随后又列举了共产邪党用黑社会打手暴力拆迁、当地哪个老板黑社会起家后又进邪党政协等事实。

大陆的邪党报纸新闻他也看,能看到假新闻背后的真实质。看到某个所谓的“企业家”捐款慰问贫困老人的报导后,他说:“看场的(指共产邪党‘领导’的企业家)拿出点儿钱儿来做做样子,看现在的农村多穷啊(指报纸上的农村照片),真的太穷了,老百姓很可怜,生存压力太大了。”

对于目前社会上假货、腐败、黄、赌、毒等盛行现象,丈夫说:“一切根源都在于共产党,文化大革命把人的思想搞乱了,没有任何信仰了,过去人相信报应,现在什么也不信了,很多人就只剩下求生、自保、钻营了。”

对于现在寺庙香火旺盛,丈夫认为:“现在的和尚很多都不是修炼的了,寺庙也和社会一样成了名利场了。去庙里烧香朝拜的人也都是求,捐了钱,想着得到更多的钱,共产党的官越高越去的多,还让企业家替他们捐,一出手都是几千万。”

因为丈夫的接受能力比较强,有时我也和他说一些大法的法理,有时我听法他也跟着听,也有拿着师父的国外讲法自己看的时候,虽然没有正式学炼,心也不和当今社会的常人一般了,在很多事情上表现出了一个常人在此时应有的正义感和正行。

现在小偷很猖獗,而且都是成伙做案,怕招致围攻,很少有人看到了制止小偷。一次他看到一个小偷在偷东西,就喊了几声提醒受害人,后来一大帮小偷把他围住,他差点儿和小偷打了一架。事后他还说,小偷一般都与派出所有联系,要不然不会对小偷这么放纵,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共产党将社会搞乱的一个表现。

有两次他捡了共80元钱,拿出其中的20元买面包默默的放在睡觉的农民工面前,剩下的60元给我,让我捐给大法资料点儿做资料用。还有一次得知新唐人电视台部份是靠捐助运作的,他说:“等我们有钱了,也拿出一部份来捐给新唐人。”

邪党在对我的迫害上,几次丈夫都是据理力争,不让其得逞。在经历了几次这样的事件后丈夫亲自用真名在大纪元上退出邪党团队(以前是我用化名给他退的)。

丈夫认为大法弟子讲真相是功德无量的事情,自己虽然没有直接劝三退,但也一有机会就给身边的常人讲很多事实,引导他们认清邪党面目。因为丈夫本身好学,知识丰富,喜欢探求事物的本质,对邪党媒体文章有思考和辨别,加上大量阅读历史、时政、评论、财经等动态网上的文章,他的话比较容易引起常人的共鸣,起到了正法时期活媒体的作用。

以上仅为部份事例,象丈夫这样的活媒体也对大法弟子讲真相有一定的帮助。感谢制作自由门、无界浏览等软件的同修,为那么多象他一样的人打开了网络的封锁;感谢各媒体的同修,制作了那么好的文章、媒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155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