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种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讯员天津报导)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的原五大队,因迫害死数名大法弟子在国际社会曝光后解散。中共江氏集团为了继续维持迫害,一方面用谎言欺骗国际国内民众,一方面用纳税人的血汗钱迫害民众,在全国各地建起了多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集中营。天津女子劳教所是其中一个重点黑窝。

对害死数名大法弟子负有重大责任的所长郝德敏,不但未被追究任何法律责任,反受到邪党的嘉奖,被评为全国迫害大法弟子的“标兵”。

劳教所占地数十亩,进门有一个大操场,关押大法弟子的一座四层楼在院子中央,四周空旷,外人很难知道楼内发生的迫害,警察也自认为封锁的很严,迫害更加有恃无恐。劳教所分为三个大队,关押二百多人左右,其中百分之七十以上是大法弟子。三大队是所谓的“攻坚队”,专门迫害坚定的大法弟子。一楼有隔离室、禁闭室,墙围及便桶都包了海绵,以便他们长期折磨。

劳教所警察上岗前都要看污蔑歪曲大法的文章及录相光盘,而且禁止他们上网看大法的正面报道,对刚来的“杂案”劳教人员也要看录相洗脑, 强迫写出观后感。狱警为了钳制犯人,利用他们想早被释放的心理,怂恿胁迫他们也成为迫害大法弟子的工具。“包夹”多是惯犯,多次被劳教的吸毒、卖淫、偷盗人员。劳教所规定不准打架、斗殴,但打大法弟子不受任何处罚,在这里“包夹”有特权,采用的迫害手段是殴打,罚站,限制去厕所,强迫看污蔑大法的书、光盘,不准说话,强迫做奴工等。

一、 强迫做奴工,赚黑心钱。

劳教所后院有两个大车间,可同时容纳二百多人做奴役劳动,大多是手工制品,是商家在社会上找不到人做的低廉劳动产品,大都有毒有害,工作没有任何劳动保护措施,例如做假花,用的塑料胶等材料,均含有甲醛、苯等有毒有害成份。他们给每个人定时定量,几个月下来,许多人手关节都疼痛变形,却没有一分钱的收入。对抵制奴工的大法弟子,恶警强迫到车间里罚站,直到收工。食堂的菜一年到头只有两种食物:大白菜、萝卜。菜里几乎看不到油水,要想改善就得花钱买,既贵又量少的“小炒”。而食堂墙上的小黑板上的菜谱每天都换,那是给外来人或检查人看的。接见时也不让家属带任何食物,只能买劳教所小卖部价格高出市面数倍的东西。

二、 采用间隔、瓦解的手段消磨大法弟子的意志

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采用单独关押、非法搜身、罚站、剥夺睡眠、强迫坐在六寸见方、半尺高的小塑料凳上,从早上五点一直到夜间十一点多,甚至更长时间,有的只能睡两三个小时,不让说话。坚定的大法弟子都遭受过这种迫害。大法弟子李萍在三大队被关在禁闭室几个月,她只有三十多岁,却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就连尚存人性的“包夹”都看不过去,要求调离。“攻坚”大队的李文静就是这样对待大法弟子的。二大队队长夏春丽曾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这些警察虽为女性,大多都已为人之母,但所用手段却极其邪恶变态,手段包括:夏天长时间不让洗澡;限制洗漱时间且只给半盆水,脸、下身、脚洗完了还要用这半盆水洗衣服;不让去厕所。天津大学博士生大法弟子仇学燕,曾被“大字”形绑在铁床上,恶警韩晶玲还打她耳光,高度近视眼镜都被打碎。一个名叫杨粉霞的大法弟子被捻乳头、恶徒将四把牙刷毛朝外绑在一起往阴道里捅,揪掉头发,有的头顶的头发几乎被揪光。卢善知因不参加升旗被关禁闭,还遭恶警郝唯、杨奎敏、潘玉秋殴打。

三、 控制封锁

由于他们的罪恶被不断曝光,所以狱警规定监室里不能有笔和纸,走廊里和厕所里的举报箱也形同虚设,各个房间都装有摄像监视器,连洗漱间和厕所都不例外。等于每个人二十四小时都在被监控中,大法弟子丛惠云就因举报劳教所恶行,而遭“包夹”殴打。而总监控室在所里,那里大部份是男警察。“包夹”对大法弟子寸步不离。去年夏天,就因为有大法弟子遭严重迫害怕恶行败露,取消了两个月的接见日。他们随时对大法弟子“查物”(就是搜身),恶警们会突然间闯进房间,搜查、搜身,因为他们最害怕有师父经文在大法弟子间流传。家属送来的衣物也都要放在水里泡过,害怕经文传进去。一旦被搜出经文,大法弟子就要遭关禁闭迫害。

四、 挑拨株连

由于长期遭受迫害,大法弟子大都出现身体不适,他们就逼吃药,症状好了都不让停药,一直到解教。咳嗽两声就说感冒,逼迫吃药,不吃就罚全班十几个人不让睡觉。劳动中个人完不成规定产量,就让全班陪着不让收工,大法弟子抗议非法关押,点名时不答“到”,也要罚全班坐着一直到深夜。其实就是想挑起他人对大法弟子的仇视,给大法弟子制造心理压力。他们还利用亲情,挑唆不明真相的家人,教儿女不认母亲,让丈夫与妻子离婚。一位姓王的大法弟子的丈夫,就是在警察的挑唆下演出的一场离婚闹剧,甚至天津法院都来人逼迫她在离婚书上签字。狱警使用的一切邪恶手段就是想迫使大法弟子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当他们利用种种手段达不到目的的时候,会对“包夹”暗示,“不想早点出去吗?还用我告诉你怎么做吗?”于是“包夹”就利用种种上文谈到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近日,被非法关押的焦麟慧的丈夫不幸出了车祸,在天津环湖医院进行抢救,至今昏迷不醒,焦麟慧的女儿未成年,亲属们焦急万分,到劳教队去要求放人,以照顾受重伤的丈夫,劳教队非但不放人,还趁人之危利用亲情逼迫焦麟慧放弃信仰,焦麟慧不放弃信仰,他们就以她不配合为借口,挑动家属对她仇恨,进一步逼她放弃信仰。社会上有善心的人看到她家如此情形,纷纷伸出援助之手捐助资金,而劳教队却毫无人性。知情者无不感到愤慨。种种卑劣行径也使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了所谓的“和谐”社会只是欺骗民众的一句谎言,而暴政才是中共邪党的真面目。

长达十年的迫害,大法弟子表现的大善、大忍感动启悟着身边尚有人性的“包夹”杂案人员,他们有的暗中保护着大法弟子,为大法弟子提供炼功学法机会。当恶警逼迫他们打大法弟子,她们就把大法弟子的头发弄乱,身上弄脏“交差”。有的人是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知情者,她们表示:“我知道你们是好人,如果有一天需要我做证就找我。”有的故意违反队规,为的是增加服刑时间,好与大法弟子多处上一段时间。

因偷盗被多次劳教的吴姐和吸毒犯何亚娜,在大法的感召下弃恶从善,走入大法修炼,成为一名大法弟子。因为向世人讲真相被先后迫害,其中何亚娜被诬陷为吸毒,至今被关押在戒毒所。

善恶有报是天理,参与迫害善良一定会受到神的惩罚,劳教所的警察刘晓红说:“每年查体,所里的警察没有一个没有病的。”恶警杨魁敏患美尼尔氏综合症,经常晕倒,至提前退休;冯连慧生了一个溶血儿,由于自己的恶行殃及了无辜的孩子。

几年来,揭露板桥女子劳教所恶行的报道时有发表,邪党由于害怕恶行败露也在极力封锁消息,我只是把自己亲历及直接了解的情况揭露出来,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迫害尚未揭露,但我们相信,冰雪定有融化时,邪不压正,在此我们正告那些参与迫害者,不要做中共邪党的替罪羊,历史的教训很多,不要让它在你们身上重演,快快了解真相,是你与家人得救的唯一希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2167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