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妇历劫知多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四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女大法弟子阚积香因携带真相资料,在临沂市长途车站(老站)被查出,不幸被车站派出所恶警绑架,并遭车站派出所和国保大队恶警的非法关押审问。

阚积香,女,四十八岁,家住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是一位三个孩子的母亲,心地善良纯朴,是村里公认的好人。十多年来,她坚持用“真善忍”的信仰理念处事为人,竟然遭到中共恶徒十多次的摧残虐待。

挺身上访,目击京城恶徒暴行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出于妒嫉,对法轮功修炼者开始了一场血腥镇压。当时阚积香打开电视就止不住的哭了起来,看到这么好的功法被诽谤,伤心极了,从此阚积香不敢开电视,也不愿意看那些编造出来的谎言。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阚积香和本地的大法学员一起到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抓住送往一个不知哪里的地下室。当时阚积香跳车逃走,又返回北京。还没到天安门,就被北京的警察抓住,阚积香和很多很多大法学员被送往北京的一个大体育场。那里已经关了成千上万的大法学员。大法学员们被警察一圈一圈的围住,阚积香也目睹了“警察”是怎样对善良人大打出手的,不管老人和小孩子只要不听他们的,就往死里打。有一老年同修被警察打晕在地,她的老伴看到她被打,上前去护也被打晕,他们就把人抬到车上拉走了。有的被拉着两只脚倒着转圈,后背的肌肤和衣服都拉破,鲜血和衣服粘在一起,血肉模糊。阚积香在体育场被关了两天两夜,没吃没喝,恶警不让出去大小便,后被转送回坦埠镇,勒索罚款二百元。

二次上访,横遭地方暴徒毒打谩骂

一九九九年腊月二十八日,阚积香第二次去北京上访,走上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还没开始炼功就被北京的便衣抓住送到一个地下室里关押三天三夜,后被坦埠镇政府官员押回坦埠镇。当时坦埠镇长刘志民指挥,把阚积香等十几个大法弟子分开,狠毒地打骂她们,阚积香在坦埠镇被非法关押了十四天。关押期间晚上恶徒公方震,把阚积香叫到一个小屋里,让阚积香说法轮功有什么好处,阚积香就把自己如何受益的好处说给他听,有五六个恶人围着阚积香听,谁知他们听完就你一拳他一脚就是一顿毒打,边打边骂,他们把阚积香打倒在地,阚积香就起来,打倒又起来,阚积香就是不倒。他们气急败坏抓住阚积香的头发狠狠扇耳光,还把一杯热水倒在阚积香头上,又用脚狠狠踢阚积香的头,打阚积香的人有公方震,张谦、张家昭、赵俭等,一个不知名的恶人问阚积香还炼不炼(法轮功),阚积香说“炼”,他狠狠的踢了阚积香三脚,让阚积香说假话也行(意思是说不炼),再说炼就把阚积香打死,阚积香说:我在这里说不炼回家再炼,我不是在骗你们吗,我不能骗你们,我得说真话。他们打着逼着阚积香放弃修炼。直到把阚积香打晕在地。第二天就放阚积香回了家。后恶徒又办转化班,阚积香东躲西藏就是不去,坦埠镇政府的恶人把阚积香不炼功的丈夫抓去关了一天,丈夫替阚积香写了保证书,按了手印,后被罚款六千元才算完。

厄运重重,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一日早上六点多钟,坦埠镇派出所仵刚和三个不知姓名的恶徒把阚积香骗去,说是了解情况,谁知他们把阚积香拉到派出所,什么也不问就是一顿毒打,扇耳光,坐在地上手搬着脚尖腿伸直,后来又让阚积香站在南墙根的雪地里冻。大约有一个小时左右,李强和仵刚在太阳地看着阚积香,阚积香觉的很冷,就跑到太阳地,李强恶狠狠的用脚把阚积香踢回原地,阚积香不听又跑到太阳地,仵刚抓住阚积香的头发从院子一直拉到二楼,把阚积香扔倒地上,用脚踢,用书抽脸。到了下午派出所恶警李强、仵刚、伊永涛等恶警,把阚积香送到坦埠镇政府大院内,关在一个小屋里,晚上恶徒赵俭和张谦等人围着阚积香拳打脚踢,直到把阚积香打晕。阚积香被关在坦埠镇两天两夜。恶徒一口要罚款一万二,阚积香丈夫只好应下第二天十点交钱,得先带阚积香回家,临走恶徒们又围着阚积香让她骂师父,阚积香不骂他们对她又是一阵脚踢,才让回家。第二天下午三点多,因阚积香没去交钱,派出所长王继全、李强、孟庆龙、王明军、潘玉山、张谦等邪恶之徒到阚积香家抓人,阚积香关着大门不开,恶人们就砸门,邻居们听到都来为阚积香说话:快过年了,怎么也得让人家过年吧。那天正是腊月二十三小年,快黑天他们才离去。

到了腊月二十六日早晨,阚积香还在睡梦中,就被急促的砸门声惊醒,又是坦埠镇和派出所的恶人在砸阚积香家的大门,阚积香和丈夫起来一看那么多的人,丈夫便拿起一根木棍要和恶人辩理。阚积香和丈夫就是不开门,恶人又不敢跳墙,因为他们要跳墙阚积香的丈夫就和他们拼命,就这样阚积香在家里,恶人在家外,展开了正邪大战,当时阚积香一点也不怕,和他们理直气壮的辩理,恶人有:孟庆龙、王继权、仵刚、王明军、张谦、赵俭、张明磊、李培信、公方震、潘玉山、张家昭、于化增、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人,共二十多人,三辆车,把阚积香的家包围起来,从早上不到六点一直到上午十点左右才离开。恶人走了,阚积香夫妇也不敢在家只好躲在外面,直到年根恶人都放假了,阚积香夫妇才敢回家过年。过了年坦埠镇政府和派出所的恶人还是不放过阚积香。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八日晚上,王明军、张谦还有两个不知名的恶人,共四个人,又砸阚积香家的大门,邻居们听到后,都赶到阚积香家把恶人赶走了。

还有一次忘记了日子,孟庆龙、王继全、仵刚、王明军、还有七个不知名的打手们砸阚积香家的门,恶人不让阚积香过安稳日子,阚积香和丈夫只好离家出走,阚积香去了临沂,丈夫去了张店,孩子跟她老娘家。

株连无辜,亲人有家不敢回

恶徒们找不到阚积香,就到阚积香娘家去找,阚积香娘家、哥哥家都受连累,阚积香的三个女儿他们也不放过,大的才十四岁,两个小的才八岁,他们要抓孩子。大女儿跑了(当时孩子住在她的娘家),他们狠命的追,是她大娘把孩子藏起来,才免了一难。恶徒们又抓住两个小孩往车里拉,孩子吓的没命的哭,他们才松开了手。阚积香的哥哥也躲起来不敢回家。他们抄阚积香哥的家,抢去兔毛8斤。当时阚积香一家五口在四个地方,三个孩子,两个跟她老娘,一个跟她二姑家,开学后很多日子没敢去上学,阚积香娘家人也都躲在山上不敢回家,好家庭被共产邪党害的妻离子散,提心吊胆打发日子。

诬定劳教,受尽摧残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二年三月初七的晚上,阚积香在外地送资料,被临沂市罗庄高新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在高新区公安分局关押两天,罗庄高新区公安分局局长踢了阚积香几脚,边踢边骂,后被送回蒙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送到邪恶的“六一零”,在那里又被关押十八天。

因为阚积香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他们对阚积香便进行没有人性的残酷迫害,武装部长房思民、类延成一伙对阚积香欺骗、恐吓、侮辱、打骂,最后他们还是达不到目地,因为阚积香死也不配合什么“转化”。

他们把阚积香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期间,他们不让阚积香睡觉,白天黑夜的给阚积香灌输邪恶的谎言,给阚积香洗脑“转化”,对阚积香进行精神折磨,直到被迫害的站立不稳,走路摇摇晃晃,神情恍惚,最终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又被劳教所送到精神病院呆了一天,说是给阚积香检查身体,恶警看阚积香实在不行了,才肯放人。

返回家园,劫难接连不断

回到家后,阚积香看书学法,奇迹般恢复正常。但恶徒们不让她过安稳日子,不断的骚扰迫害她。二零零四年古历九月九日晚上十点半左右,坦埠镇邪恶之徒王明军,带领十多个恶徒,还有两个女的不知名,爬墙跳进阚积香家,弄开大门,又砸开屋门。阚积香丈夫在外地打工不在家,只有阚积香和两个小孩正在睡觉,王明军趁机绑架阚积香。他们闯进门就抓人,两个小孩吓的哭喊妈妈,他们不管孩子的喊叫,把阚积香拉到车上带走了。两个小孩都没有穿衣服,追赶阚积香快到了大路上。当时已经是半夜11点多了,夜深人静,恶警不顾孩子的哭喊和追赶,把孩子撇在路上,两个孩子连冻带吓,病了很多日子。

王明军等恶徒把阚积香送到县“六一零”,关在一间屋里,不给吃饭不给喝水。看门的恶徒可以随便打骂,就是给饭也只一点点,常常不给水喝。这样过了十多天后,就逼阚积香看电视,全是杀人和自杀的谎言,阚积香不看恶徒就打骂,对她进行惨无人道的精神折磨。

直到有一天,阚积香觉的身体难受,突然晕倒在地上,不能起来也不会说话了,恶徒们才把她抬到床上,从此不管不问不管死活。看门的恶徒还说“看看死了吗,死了拉出去扔了算完。”阚积香两天没吃没喝,他们才找医生给她看病。医生说:是大脑受了刺激,别让看那种电视。从那以后他们才不逼阚积香看电视了。可是从那以后,阚积香的精神不正常起来,好几天不会说话,有时说话很不理智,就是这样他们也不放人。王明军趁机三天两头到阚积香家里找她的两个哥哥敲诈钱财,并用劳教判刑来威胁,逼迫她哥借钱交勒索金。她的家里人几次到县“六一零”打听,邪恶之徒都说不知道。这样王明军敲诈勒索三千元钱后,才肯放人。

阚积香在县“六一零”被非法关押期间,他们说和做完全不一样,县“六一零”的恶徒们说着好话,干着最坏的事,还逼着她说党怎么好。回到家,阚积香才知道两个孩子那天晚上一夜没合眼,都吓得头晕头疼,一个在她奶奶家,一个跟她姥姥家。听学校老师说,本来学习很好的孩子,学习成绩下降了,严重影响了她们的学习,大女儿回家得知阚积香被抓走,因为家里不能给她拿生活费,回到学校要求退学,出去打工去了。王明军带领土匪抄家时,阚积香的柜里有很多衣服还有一些值钱的东西,也被他们把柜砸开,把衣服扔了一地,里面的有她丈夫去新加坡时的一些手续和一些纪念品,全被王明军拿走,第二天又让大队书记把那些手续捎回来,捎给阚积香婆婆。阚积香婆婆拿给阚积香看,她才知道里面的纪念品让他们给私吞了。阚积香被关押四十八天,身心受到残酷的迫害,王明军一伙私闯民宅,抢夺钱财,天理不容。

二零零五年五月一日之前,坦埠镇政府“六一零”的两个人又窜到阚积香家,他们进门就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阚积香说:“炼又怎么样,不炼又怎么样?”他们说政府不允许炼。阚积香说:“我在自己家里炼功谁也管不着,你们这些年对我的迫害还嫌少吗,我在自己家里招惹谁了,你们三天两头来找我的麻烦。”他们说:我们也就是来看看,要没什么事我们就走。阚积香说:“我以前病得起不来床,你们谁来看我了,现在我炼功好好的,你们到是三天两头来管我。”他们无奈走了。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上午,蒙阴县“六一零”和坦埠镇派出所恶人先爬墙跳进金钱管庄阚积香家窥视一番,后叫来该村书记等人,一起将阚积香家大门砸开。光天化日之下,在阚积香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将阚积香家抢劫一通。阚积香被非法劫走的个人财产有:笔记本电脑一台,mp3三个,打印机两台,刻录机一台,个人信仰物品一大宗,总价值约一万元,恶党政府人员把阚积香逼得有家不能归。现又被绑架再次遭迫害。

心系苍生,所以才百折不回

阚积香以前体弱多病,有气管炎、哮喘、头晕、腰腿痛、神经衰弱,经常不能起床,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丈夫被逼的学会摊煎饼、做饭。丈夫是个木工,一年到头挣的钱还不够阚积香和孩子的医药费,三个孩子也经常感冒打针,丈夫三天两头在家照顾阚积香和孩子,阚积香还经常冲着他发火,从不给他个好脸色。丈夫也得了阑尾炎,打针吃药,医生说早晚得动手术,真是过了一天愁一天,不知怎么过下去。

阚积香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就喝酒吸烟,见了酒就没命的喝个醉,整天大哭大闹,有时又哭又笑,经常到邻居们家里要酒喝,要饭吃,有时因为要喝酒就又哭又闹,简直吵翻了天,丈夫和亲戚都打听着哪里有神医,就去请,请了很多神医给阚积香许愿治病,花了很多钱也没有治好,所以欠了很多债,三个孩子都还太小,邻居嫂子们有的流下了同情的眼泪,全家人都为阚积香发愁。

一九九七年,阚积香有幸走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从此以后身上所有的毛病都消失了,身体健康了,心情特别好。三个孩子也从此健康起来,从不感冒了,丈夫的阑尾炎病也消失了,阚积香自己炼功全家人的病都消失了,使阚积香感受到大法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好处都是真的。她深深的感激师父对她全家的救度之恩。每当想起师父的救度之恩,她就止不住的流泪,她经常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救了我全家。从此,阚积香严格按“真、善、忍”的法理为标准,提高心性,牢记师父的教诲,无论在哪里都做一个好人,遇事找自己的问题,发现错误坚决改掉,与人相处谦和忍让,在家里尊敬老人,用心照顾丈夫和孩子。所以阚积香自从学了法轮功,家庭特别幸福和睦,日子也富裕起来,阚积香曾自豪的说:这是修炼得来的福。

读到这里,有人可能说,法轮功确实很好,能使人身心得以净化,甚至起死回生,可中共恶党掌握着暴力机器,法轮功学员在家里学练不就行了吗?但是善良的人们想过没有,面对中共的恶行选择沉默只能让它更加骄横跋扈,造成更大的社会悲剧。回想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多少人慑于中共淫威保持沉默明哲保身,眼睁睁自己的亲人同胞被中共虐杀。

十多年来,中共所迫害的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如果人们保持沉默或助恶为虐,那么,造成的社会苦果将会更加惨重。法轮功学员对大法不只是知恩必报,更重要的是他们看到了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众生即将面临被天道淘汰的危险后果,所以才不顾个人安危,广传真相,解救苍生而百折不回。所幸的是,无数的生命在真相面前都做出了明智的抉择,得到了上天的佑护,可叹的是,仍有一部份人继续保持沉默认可中共暴行,恐怕在上天清算中共时也只能随同中共去了,这可不是随便说说吓唬人的。


临沂国保支队电话 (区号0539,邮编:276000)
姓名 手机 家庭电话
王政  13605390709
公衍勤 13905391316
高兴先 13562982838
王安森 13256576936 8187618
侯江燕 13853956950 8153765
张敬华 13678691926 8178596
邵建鹏 13696399887 8329218
马晨晖 13953989363
何婧  13953916126 8312811
王兆臣 13864984446
李忠仁 13508999311
王海  13518693330
颜宁宁 13969989392
刘乃康 13505390331
张磊  13608999796
张文通 15953911197

临沂市兰山区国保大队电话
刘洪义 8379139
武绍平 8178196
闫金玲 8379139
侯×娟 8189122
一中队 邢永农 8379139
李素梅 8189122
张晓华 8379139
于学芳 8379139
二中队 ×延山 8379139
慕海燕 8189105
赵京义 8379139
三中队 左幸福 8224224
吕鹏飞 8379139
葛×明
段金奎 8189097

临沂市兰山区车站派出所电话
     办公 ××手机
李振富 8212558 13905398576
马红  8224224 13705396106
石丽丽 8224224 13953966069
沈学波 8224224 13805391179
李静  8224224 13505490440
李秀春 8224224 13869985868
徐波  8224224 13508998836
李学友 8224224 8903331
宋建新 8224224 13685390665
曹继传 8224224 13864922128
沈伦海 8224224 13969992692
左幸福 8224224 13395398885
韩宗国 8224224 13853996272
李凤才 8224224 13105393978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