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原为唐山市开平劳教所,地处唐山市开平区赵庄,现归属石家庄市劳教局管辖。自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非法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以来,始终充当邪党利用工具和帮凶,迫害致死、致残众多法轮功修炼者。随着海内外大法弟子近几年不断的利用各种方式揭露邪恶、讲清真相,那里已有所好转。但自零八年,中共邪党为保“奥运”,大肆疯狂非法抓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河北省第一劳教所迫害开始加重。

劳教所是三层楼房,二层、三层结构相同,南面五间,西面一大间,北面二间,是关押劳教人员的。北面一年四季不见阳光,极其阴冷,夏天睡觉都要经常盖被子,一入秋季(九月)便寒冷刺骨,被称为“冰窖”,不是人住的地方。在关押劳教人员的西北侧,有一栋三层的楼房,教育科(实际就是关押大法弟子的小号,连警察都不愿意去)就在一层的北面,长期无人住,极其寒冷,是警察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很多大法弟子都曾经在这里遭受过严酷的迫害。

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在零八年七、八月间非法关押法轮功修炼者约有三、四十人。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都被强制照像,许多修炼者强烈抵制,警察就扳着她们的脸、抓着头发,强制照像。八月初,法轮功修炼者集体抵制劳教所的规定:不喊“队长好”,有的被罚站。


法轮功学员杨淼被强迫照相

八月底,一个上访被劳教的老太太,因看到同屋的法轮功修炼者不喊“队长好”,被干警王玉芬罚站,而且不准睡觉(夜十点半后才允许睡觉),受不了精神刺激上吊自杀,幸被同屋及时发现没造成后果。从那以后,法轮功修炼者没有再喊“队长好”。也因此事,在九月份,劳教所各个房间都安装了最先进的监控器,因为警察觉得用上访人员监视法轮功学员不放心,安装监控器本身就是直接针对迫害大法弟子的,能监视每个人的一言一行,甚至每个人的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这是对最基本的人权和隐私权的严重侵犯与践踏,充份暴露出邪党流氓无耻的本质。

零八年十月下旬至十一月底,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统一晨炼,警察陆海存、王文平、闫红丽将大法弟子王伟月、周书银拉进教育科在春秋椅上绑了一天才放回,(两手、两脚分别绑在椅子扶手和椅腿上,全身不能动,钻心的冷,时间一长,几乎不能走路),白凤玉陆续被绑了三天放回,郑宝华绑了两天一夜放回,后又拉入北屋“冰窖”绑了五天五夜,本来就十分寒冷,还大敞着窗户正对着郑宝华吹;刘淑格被绑春秋椅九天九夜,中间闫红丽惨无人道的不许刘淑格和郑宝华上厕所,致使刘淑格大便失禁,拉了四次裤子,刘淑格绝食反迫害才被放回,这种对最基本人格尊严的践踏与污辱,使刘淑格身心受到巨大伤害,血压升高。


春秋椅就是带扶手的木头椅子,有缝隙的,将人绑在上面,手脚都固定在椅子上,时间长了痛苦异常。

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王文平亲自带领干警强行搜身,查抄大法弟子身上是否有经文,连内衣、内裤都不放过。

零九年一月一日,法轮功修炼者集体不报数,抵制非法搜身与迫害,王伟月当即被王文平带进办公室扇了十几个耳光,绑在春秋椅上四天四夜才放回;之后几天大法弟子陆续被残酷迫害。白凤玉、任淑芬被绑椅子两天一夜;郑宝华陆续五天五夜;刘淑格、侯芳、刘晓君、杨淼、李慧被拉入教育科在走廊里站着冻了一天(早八点至下午五点)。恶警看到大法弟子仍然坚持,第二天下午,将所有不报数的人统统带到外面挨冻(除王兰凤、杨淼身体不好没有挨冻)。美其名曰“坐冰牢”。外面寒风刺骨,二十多人站着,终因郑宝华由于连日被迫害昏倒在地,邪恶才没有再继续。

但恶警把白凤玉、刘淑格、刘晓君、侯芳、郑宝华、杨淼、王兰凤七位大法弟子筛出另组班组,加重对她们的迫害,把她们七个人调入最阴冷的北屋。为了强迫她们几个人报数,不准她们打饭,声称要吃饭就先报数。二天二夜,七位大法弟子仅用三十块饼干、一袋半方便面维持,寒冷、饥饿和邪恶残酷的精神压力与肉体迫害并没有使她们妥协与屈服。第三天,她们主动找王文平用大法赋予的智慧,理性、平和、慈悲的给其讲真相,王文平、陆海存最后同意可以吃饭。王兰凤被迫害的严重高血压,最后被保外就医。一星期后,她们六人被调入南面。

零九年元宵佳节,万家团圆的日子,白凤玉等六位大法弟子为表达对师父的敬意,摆放两盘水果,并双手合十。王艳华从监控器看到后,直接进屋抢走水果,当白凤玉指出不要这样时,王艳华当即上来掐白凤玉的脖子,其他五人马上阻止,正告王艳华,王艳华没有再继续。

第二天,恶警开始迫害,先将杨淼带入医院检查身体,因血压太高(110/195),又将其送回。就在带杨淼去医院的时候,干警王玉芬以去小卖部购物为由将白凤玉、刘淑格、郑宝华、侯芳、刘晓君五人骗至教育科,陆海存、王文平、闫红丽亲自下手把她们在春秋椅上绑了一天,下午才陆续将她们五人放回。

在经历了一次次的严酷迫害之后,六位大法弟子身心受到不同程度的严重摧残,身体都比较虚弱,白凤玉迫害成心脏病(她本身有先天性心脏病,自从修炼法轮功之后痊愈。在这里又被迫害的心脏病频繁发作),刘淑格、刘晓君被迫害成高血压(120/180),郑宝华双腿抽筋,疼得直哭,侯芳头痛欲裂。

零九年二月二十日,六位大法弟子炼功,恶警将她们整体拆开,二月二十三日把郑宝华、刘晓君调入西屋迫害(详情见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 唐山开平女子劳教所恶警凶残)刘淑格、杨淼调入北屋“冰窖”,每天早晨只要一炼功,警察就是上手铐、绑绳(从早五点至七点),后杨海风、丁小光用电棍电她俩,每到闫红丽值班,闫红丽就把被子全扔在地上,将刘淑格绑在床上还不许上厕所,刘淑格多次呼喊就是不理,致使刘淑格尿床3次。

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刘晓君、侯芳、郑宝华三人绝食抗议警察暴行,要求无条件释放,三人陆续绝食一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因为她们拒不配合,经常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许打人”,警察陆海存、王文平、杨海凤、王艳华、王玉芬、刘丽英、丁小光、贾凤梅和医生王洪利、何宏伟就对她们进行殴打与野蛮灌食,每次灌食都使得鼻腔出血、腹泻、呕吐,身体极度痛苦,郑宝华有几次灌食时,管子几次插到肺上,拔出管子时都带着血。

零九年四月初,六位大法弟子进一步抵制邪恶的残酷迫害,先后不穿劳教服。四月下旬,恶警将侯芳、白凤玉、刘淑格、杨淼调在一起,把正在绝食的郑宝华、刘晓君分开单独迫害,尤其残忍的是还扒下她们的衣服只剩胸罩和内裤。四月二十五日,当王文平、王洪利给刘晓君灌食时,刘晓君高呼“法轮大法好”,侯芳、白凤玉、刘淑格、杨淼听到后,同时高呼“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不许打人“,呼声响彻云霄。王文平冲进房间心虚的叫嚷:“喊啥、喊啥,谁打人了,谁看见打人了”,四位大法弟子义正辞严地问她:如果不打她(刘晓君),她能喊吗?都这么长时间了,她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如果没打她,就让我们亲自见她问一问?”王文平心虚的敷衍几句走了,之后不久,白凤玉犯了心脏病,近一个小时才恢复正常。

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因人员过多,劳教所将女队分成两个队(五大队、六大队)恶警把六位大法弟子拆开,刘淑格、侯芳、白凤玉、刘晓君在五大队(二楼),郑宝华、杨淼在六大队(三楼)。零九年五月初,由于长时间灌食,郑宝华身体很虚弱,虽然正常进食,却总是低烧、天天吐痰,在送外面医院检查身体后,闫红丽和干警刘丽英把郑宝华单独调出强制给其输液一周,在她身体虚弱不堪的情况下,每天输液前闫红丽还灭绝人性的扒下她的衣服,强制套上劳教服,输液回来,怕她脱掉还把她绑在床上。在残忍迫害郑宝华同时,闫红丽亲自下手扒杨淼的衣服,当杨淼找出自己衣服穿上时,闫红丽、刘丽英连续二天,天天去扒,甚至连杨淼身上的吊带背心都撕坏了,最后只给其剩下二个胸罩、三个内裤,使其精神、心灵受到巨大的创伤。

下面这张照片就是当时被撕坏的吊带背心:

那几天,杨淼只穿内衣、内裤,肩上搭着一块自己的洗脸毛巾,后一上访的阿姨实在不忍心再看下去,将自己的一件毛衫让杨淼穿上。

五月十九日,恶警再次将郑宝华、杨淼调在一起。郑宝华因身体虚弱,穿上自己的一身秋衣秋裤。恶警继续对她俩实行迫害、污辱人格,不许上厕所大便,在屋里方便。二人强烈抗议。在第七天早晨,当郑宝华、杨淼炼功时,闫红丽拿着手铐、绑绳进来,杨淼当即提出已经六天六夜没去厕所了,要求上厕所,闫红丽一口回绝,然后给杨淼上手铐。这时杨淼大喊:“闫队长扒人衣服不让上厕所”。郑宝华也同时高喊:“闫队长扒光我们衣服不许上厕所”。闫红丽马上拿着绑绳直接塞进杨淼嘴里,用拇指掐住其舌根,致使其呼吸急促,差点窒息。在闫红丽授意下,一普教用毛巾猛塞郑宝华的嘴,使其满嘴角流血。等到第十天(九天九夜没去厕所),郑宝华、杨淼两人身体都很虚弱,晚上已无法正常睡眠,不能躺下;郑宝华肚子胀得象怀孕一样。下午四点多钟狱警把医生叫来,没一会儿叫二人上厕所,由于长时间迫害,二人那几天的尿全是血尿。之后不长时间,二人又绝食反迫害,被闫红丽和医生强制灌食时几近昏死。

零九年七月初,恶警把杨淼单独调出,关进北屋冰窖,因为她拒绝穿劳教服,从五月开始将她的衣服扒光,三个多月的时间,她就是穿着内衣、内裤过来的。一直到八月底,在她的一再要求和一个干警协调下,穿上了一身秋衣秋裤。

十月初,恶警又将郑宝华和杨淼关在一起,那时天气已经很冷了,她俩一再要求归还衣服。在十一月初,才归还了毛衣毛裤,但拒不归还郑宝华的棉袄和羽绒服。北屋“冰窖”寒冷刺骨,其他普教铺二三层褥子,盖三床被子。她俩一人只铺一个褥子盖一床被子。邪恶让她俩活受罪,就是让她俩冻着,晚上根本无法入睡,常常冻醒。

十一月十五日,郑宝华突然高烧,连续几天,天天吐痰。送医院检查是肺结核晚期。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急忙打电话通知家人,让家人把生命垂危的郑宝华接回。

此外,河北第一劳教所每月诱骗劳教人员填写一份表格,签字按手印,然后每月减两天刑期,一月做一次。做百分没有让你直接保证,但前提是遵守劳教所的所规队纪和五要、十不准。这些所谓的规定中就有认罪认错,服从管教,不许修炼“法轮大法”的内容,同时还有拥护恶党的内容。而且恶警还一副伪善的说:你签了字就可以早回家,你回家做什么不行?你在这里能做什么呀?我们这都是为了你好。这些话是很具迷惑性的。

本文所述只是河北第一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希望知道其它详情的正义之士给予更详实的揭露。在此呼吁营救唐海县大法弟子侯芳等。


河北第一劳教所部份警察:

陆海存:男,三十七、八岁原女队大队长,自分队后不再管理女队,现为管理处处长
王文平:女,三十九岁,五大队大队长
王艳华:女,三十多岁五大队中队长
闫红丽:女,三十九岁,六大队大队长,原为指导员,此人一直是<明慧网>恶人名单中的人,已被列入国际追查组织追查名单,但至今仍不悔悟,动辄就是污辱、羞辱大法弟子。

杨海凤:女,四十二岁,六大队中队长
刘丽英,女,三十三岁
贾凤梅,女,四十三岁
王玉芬,女,三十多岁
张宁,女,二十九岁
以上四人均为六大队干警。其中贾凤梅、张宁虽不动手,但经常讥讽大法弟子。
王洪利:男,医院院长。此人十分邪恶,灌食时经常下手打女大法弟子。
何宏伟:男,医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