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依兰县王海峰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日】我叫王海锋,是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兴安村大法弟子。我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可是在过去的十年来,我却多次遭中共人员的迫害。我曾被绑架到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遭恶警折磨。以下是我遭迫害的经历。

1999年7月20日邪党开始无理镇压后,警察多次上门骚扰,我三次被非法抓进看守所,一次被非法劳教,其中多次被谩骂、殴打。几次花去两万多元钱,家里人和亲朋好友在物质和精神上受到很大伤害。

第一次,张焕友和钟崇俊一起合谋抓了我们十多个大法弟子,最后我舅和我因不在保证书上签字,被他们送进看守所。在610门口赵连成还吓唬我们俩说:“你们俩要是进看守所就得死里头。”

第二天,钟崇俊和姜俊找我谈话,问我炼不炼了?当我说炼时,他们就掘我手指头,还打我嘴巴子,拳打脚踢后怕有伤,他们就用我的鞋底子猛打我后背,还把我的衣服扒开,按我的脑袋。总共被他们打了一个小时左右,最后钟崇俊说:“你干巴扯叶还挺抗打的。”当时我只是感觉浑身发冷。后来家里花了4000多元钱,他们才把我放了。

第二次是2002年我们去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人诬告,当时由于他们不明真相,他们就打我,把我的眼角踢一个口子。被抓到团山子派出所后,所长张焕友给我舅妈打电话说我舅和我被抓了,晚上舅妈和村长来了,张焕友说:“交一两千元就放人。”第二天家里找人去乡政府,赵连成骗家人说做个笔录就放人,结果做完笔录被送进看守所,借口是县里都知道了。家里人托人花了一万多元还是不放人。

我和我舅开始绝食抗议他们的迫害,要求无罪释放。二月初八在县看守所副所长的指使下,让七八个犯人强迫给我们灌奶粉水,他们捏住鼻子不让呼吸,致使肺子里呛进了水,脸色发紫,所长一看怕人死在他们那里,就给610恶人打电话请示,两个多小时后,一看人不行了,就把我送进县医院。恶人们怕担责任,互相推脱。所长赵连成让家里人签字,家里人也很生气,就说“人是你们抓的,我们不管了”,因他们害怕第三天他们就放我回家了。

两个月后赵连成、钟崇俊和县里国保大队一群恶警半夜把我强行绑架到车上,把我的手反铐上,我妻子出来要人:“凭什么抓我丈夫?!”县国保大队的王队长就推我妻子,还薅住她的头发使劲往前拽,然后猛的一推,我妻子的后脑勺子被磕在地上,人当时就晕过去了,他们赶紧开车就跑。当时我在车里看着,我的手被反铐着,我就在车里喊,“你们的行为简直就是土匪、流氓,竟然对一个女人下此毒手。你们也有父母和妻儿老小,你们问问你们的良心何在呀?!”就这样我又一次被他们绑架到看守所,两天后被非法送进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迫害。

刚进劳教所恶党警察大队长赵爽带头用电棍电,还拳打脚踢,打了两个小时左右,最后把我铐在二铺床头上,铐了三天两夜。恶警强正国、王利国经常问我们还炼不炼了,我们说“炼”,他们就拳打脚踢,用电棍电等很多酷刑来折磨我们。就在这种酷刑迫害下度过了两年。因为在劳教所被迫害的次数太多了不想再一一叙述。

十年来的残酷迫害,给我及我的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其实我写的这些也只是大法弟子受迫害的一点一滴,和我一样受迫害的同修及家人还有千千万万。

有时想想,那些被中共恶党利用的恶警们也是受害者,真心的希望你们能悬崖勒马,弃暗投明,不要再迫害这些好人了。天理昭昭,善恶有报。我们真心希望你给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善待大法得福报,心生善念福万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